第一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王小路眼睛死死地盯着爬在小花身上的大黑,捏着拳头给攒劲,就连嘴巴都激动的有些变形,正面看去竟有些歪。一旁盯着小花和大黑的秀妮脸蛋红扑扑地看了王小路一眼,“扑哧”一笑说:“小路,你家大黑这么能干是不是跟你学的?你咋就一直不听说有放炮呢?是不是有问题?”王小路将目光从大黑身上移开,看了一眼秀妮,顺便瞥了瞥她胸前的**,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结巴地说:“嫂,嫂子,话咋这样说呢?我还小,等过几年再说!”“小?都二十四五了,人家你这么大的时候娃娃都好几个了!等找个媳妇你这心思也就不放在大黑身上了!看你现在这个样,要是有个女人还不知道兴奋成什么样!”秀妮说着又转头看起了大黑和小花,都半个多小时了,怎么就没完没了。

王小路嘿嘿一笑:“那是人家,我只要有大黑就好,没人管,自由自在!有了女人麻烦,伺候不好了还招野男人,我才不受那个罪!”秀妮白了王小路一眼,朝他靠了靠,盯着还在不断蠕动的大黑说:“张家的巧巧不错,**大,屁股也大,是个好好过日子的人,你觉得咋样?合适嫂子就去给你说说,你也总不能一直守着大黑。再说,你看他舒服自己就没感觉?男人没有女人就不象个男人,你没听村里那些个嚼舌头的?人家都怀疑你不行呢!”秀妮身上的味道飘进了王小路的鼻孔,他使劲嗅了嗅,看了一眼她那微微晃动的**,有些不高兴地说:“巧巧是高中生,人又长的漂亮,她能看上我?嫂子,还是算了吧,我还不想娶媳妇!谁愿意嚼舌头谁嚼去,行不行只有我自己知道!”“就你这熊样,天生就是打光棍的料,我就不信你没想法!晚上抱枕头哭的时候,你就知道嫂子的好意了!”秀妮戳了王小路一指头,不满地瞪了他一眼,继续看着大黑和小花。

王小路被秀妮这样一戳,身子颤了一下,全身都紧张了起来,这一紧张,尿差点就下来。秀妮的闺女小容从屋里跑了出来,看了一眼大黑和小花,疑惑地抬头问:“妈,大黑在干吗?你也不拦住它,你看小花都在叫了!”“快回屋去,小孩子懂个啥,回去!”秀妮低头看了一眼女儿,眼睛一翻催促到,随手推了小容一把,“让你不要出来,你咋还出来了?快回去!”小容做了个鬼脸,一边往屋走一边说:“准许你看不准许我看?我又不是没见过,还不希罕呢!”王小路看着小容的身影直想笑,心里想,你现在不希罕,等再大一点就希罕了!“哎呀,总算是完事了,这畜生也真能干!这要是人啊,还真受不了!”秀妮轻轻地舒了口气,背转过身看着王小路,**似乎比刚才要晃动的厉害了一些,脸上的红晕也更加鲜艳。

王小路咽了口口水,一边拉大黑出来,一边说:“要是人也舒服,嫂子你又不是没尝过。”秀妮叹了口气:“还真没尝过,你哥总是几分钟就完事。要是让他象大黑一样干上一个小时,还不要了他的小命!你说这世上还有没有象大黑一样能干的男人?”“那要不要试试我家大黑?我免费提供!”王小路拉着不想走路的大黑,嬉皮笑脸地冲秀妮说到。秀妮扑上来就要打他:“去你妈的,不正经!”王小路躲闪了一下,哈哈一笑拉起大黑就走。“嫂子,你家小花不喜人,要我说啊,还是喜欢你那样的,哈哈!走喽!”“等等,把钱拿上!”秀妮竟有些羞涩,看了王小路一眼从口袋里掏出了十块钱。

王小路没有停下脚步,一边走一边喊:“嫂子,这次就不要你的钱了。等小花下崽了,你送我一头母的就成!”“咋,母的你想要?你个没出息的,只怕你家大黑会抢你的炕头,哈哈!”秀妮在他背后叫着,咯咯地笑个不停。王小路拉大黑到了山坡上放开它去溜达,自己一个人仰面倒在了地上。刚才看大黑干小花,自己裤裆里竟有些湿。他娘的,也不知道自己这辈子得罪了谁,什么都行就是男人的东西不行。每次看到大黑舒服的时候,他都有要女人的冲动,但从来就没有一次自己的东西竖起来过。

要不是因为这个,他也早就有老婆了,何必要整天与大黑相依为命。大黑是王小路养的一头公猪,算起来已经三岁多了。村里谁家的母猪发情了都会来找王小路带大黑过去配种,配一次十块钱,这成了王小路的生活来源。每次配完种了王小路总会给大黑弄点好吃的,以防止它累垮。有好多次,王小路半夜爬起来看着呼呼大睡的大黑暗自掉眼泪,心里愤愤不平地说:“大黑,我要是有你的一半神勇就好了,上天怎么就对我王小路这么不公平!”王小路不行的事除了他自己再没有一个人知道,虽然大家在一起开玩笑的时候曾怀疑过他的能力,但每次他都有办法搪塞过去。

有一段时间王小路无意间听人家说山上的公公草能让男人强壮,他便整天没事就上山去采公公草,然后拿回家当饭吃。吃个大概个把月,那东西没有竖起来,王小路反倒觉得头昏眼花,走起路来都象是扭秧歌。从那以后,王小路再也没有尝试过其他办法,彻底放弃了做个真正男人的想法。电脑访问:。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