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神秘的老骗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华布衣道:“当年太祖进京之时,于五台山上遇到一位老道,请其算了一卦。老道送给太祖一个数字,8341。后来,太祖在寿终八十三岁,在位四十一年。”“师父说的老道,不会是桥底下的老骗子吧?”他难以置信,张大了嘴巴。“老道自称疯道人,为师三岁之时,曾随你太师父阳灵先生见过一见。只是那时年纪尚幼,记忆已经模糊了,依稀应该是这个样子。”华布衣说出一段惊世骇俗的话。张均吃吃道:“可是师父,你三岁的时候,该是三四十年前啊。再说太祖入京前,至少距今六七十年了吧?他怎么还没死?”华布衣笑道:“抱丹之后,人活百岁不稀奇。

”张均忍不住又朝老疯子看了一眼,不过这一看之下,认为对方是高人的想法立即又烟消云散了。因为此时老骗子正被城管追赶得抱头鼠窜,没半点高人隐士的风范。苦笑一声,他道:“师父,您老人家这回看走眼了。”华布衣笑笑,不再说什么。这时,不远处的宋世平走过来,坐在张均对面,笑道:“小兄弟,我们又见面了。”张均笑道:“是啊,这么巧。”宋世平看了华布衣一眼,眼神顿时一滞,神色变得凝重起来,道:“小兄弟,这位是你朋友?”“我师父。”张均道。

宋世平对华布衣微微点头,没说什么,转问张均:“小兄弟果然不俗,能有这样的高人当师父,前途一定不可限量。”然后又道,“刚才小兄弟去算命,可有结果?”张均自然不跟他讲真话,嘻嘻笑道:“老骗子说我这辈子能娶八个老婆。”宋世平也跟着笑,说:“小兄弟,你要是在京都待得时间久,我改天请你喝茶。”“不客气。”张均道。宋世平说完就离开酒店,朝老骗子逃跑的方向走去。张均皱眉,不起眼的老骗子,怎么会被国安局的人盯上?正在这个时候,一名青年男子走进酒店,他的眸子没有焦点,冷漠地平视前方。

他一进酒店,就准确地朝华布衣的方向走过来。华布衣站起身,脸色居然很严肃,道:“司徒兄,十年未见,你的剑术更加深不可测。”这个青年人正是司徒星,打他一进酒店,张均就感觉浑身不舒服,双脚不自觉站出真武母拳的架子,气血一下子收敛起来。青年人道:“华兄,没想到你能突破这一关,恭喜。”“坐。”华布衣道。司徒星坐下,他始终没看张均一眼,只和华布衣说话。“司徒兄此来大陆,可是要找那个人?”华布衣问,眉头微锁。司徒星坐在那里,就像一柄横空出世的锋锐宝剑,背挺得笔直,淡淡道:“我苦修十五年,便是要与他一战。

”华布衣叹气:“你们的道不同,何必一定要分出胜负。”司徒星双眼直视华布衣:“华兄,你如今丹道大成,难道没想过与他一战?”华布衣神色淡然,道:“他大势已成,杀他很难。当年,他杀不死你,今日更无人能杀他。”“未必。”司徒星目平淡地道,“我已弃剑。”华布衣一呆,良久才缓缓点头,道:“好,好,很好。”他连说三个好,又道:“你把剑练没了,我倒不担心你的安危了,就算他有了神通,杀你也难。”司徒星道:“华兄找我,有什么吩咐?”华布衣拿出那把双峰宝剑,微微苦笑:“本想用此剑从你处换一式‘天外飞仙’,你却弃剑不用了。

”司徒星的目光,终于落在张均身上。那是怎样的目光啊,眸子仿佛两个无底黑洞,能够吸纳一切的光亮和生命。于那黑洞深处,似乎暗藏两把绝世凶剑,随时可以出来收割生命。张均打了一个寒噤,恭敬地道:“见过前辈!”司徒星移开目光,摇头道:“这世上也只有你能做出这种事,找来陆云祥、玉虚观主、柳真如三大绝顶高手教他,你就不怕贪多嚼不烂?”华布衣笑道:“能学多少,看他的造化,我只是领他入门而已,能走多远还靠他自己。”他沉默了片刻,道:“我可以传他剑术,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华布衣道:“你说。”“这世上的剑仙一脉,只怕没有多少,三年内,你帮我挑一个资质上好的弟子。”司徒星道。华布衣一脸为难,但他思索了片刻,还是道:“好罢。”司徒星笑道:“好,后天让他一个人去白龙寺找我。”说完,他起身离开。对方一走,张均揉揉鼻子,道:“师父,又给您老人家添麻烦了,想必找个徒弟不容易吧?”华布衣哼了一声,道:“为师找到你这个憨货用了二十年,你说容易不容易?”张均吐吐舌头,也不敢反驳,心中却暗暗得意,心说找到二十年才找到自己,那不就说明自己资质奇佳嘛。

当天下午,华布衣要去为某位大人物诊治,张均则一个人在京城逛荡。说实话,他是第一次来京都。没有想像中的那样好,交通不方便,空气不干净,他宁可住在清河县城,也不爱待在这里。下午一个人吃了点东西,在餐桌上看到一页广告纸,上面说附近正好在举办车大型展览。车展上有不少优惠活动,他想想,就决定去瞅瞅。张均十八岁那年,他用了一个暑假把驾照考到手了,只可惜一直没怎么摸过车,如今早就手生了。想想,也该买辆车了。吃过饭,他到站牌下等公交,连挤了三回都没能上去,再看看满满当当的公交车,他头皮一阵发麻,直接就放弃了。

“要是天天来挤公交车,能把我的真武母拳练出水平来。”他心中打趣地想。没办法,他只得去打车。出租车倒是一辆一辆的过,可惜就是没停下的,让他心中一阵郁闷。这时一辆红色minicooper自东往西行驶,恰好是车展的方向。透过车窗,张均看到驾车的是一位二十多岁,颇有英气的短发美女。他等车等得不耐烦,心中一动,连忙招手,大声道:“美女,能不能搭你车?”车子开过两个车身的距离,“嘎”得一声停下,短发美女探过头来,打量了张均一眼,道:“上来吧。

”张均心中大喜,连忙道:“谢谢啊。”几步奔过去,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去哪?”美女问。“车展,就在前面,不远。”张均道。女人点点头:“系好安全带。”然后开动了车子。“听口音不是京都人吧?”女人问,嘴里嚼着口香糖,唇红齿白的,很亮丽。张均点头:“是,我是外地人。”说完,他暗中打量,忍着没用透视。不过凭肉眼,感觉这小妞的胸部规模不小,侧面看去腰身也很纤美,是那种第一眼就能粘住男人目光的身材。“嘎!”突然间,车子紧急停住,女人柳眉紧锁,死死盯住左前方。

张均往前一看,不得了!一家黄金饰品店的门口,不断有人拼命往外跑,还有人大声尖叫,样子很惊恐。“你在车上等着。”说完,女人跳下车,快步朝金店跑去。张均判断,金店十有*发生了抢劫案。前几天,他还刚刚看到一则新闻,有伙劫匪一天之内连劫五家金店,而且全部得手。相对而言,金店的保安水平要比银行差得远,实施抢劫更为容易,得手的机率大,成为匪徒的首先目标。想了想,他还是下来车子,朝金店走去。人家大美女都有打抱不平的勇气,作为纯爷们的他当然不甘落于人后,再说学了大半年功夫,他自认对付一般匪徒没多少难度。

当他走到金店门口,店里的顾客能跑的早已跑光了,没跑出来的也都趴在地上一动不敢动。店里面有五名蒙面匪徒,全部手持刀斧利器,其中一人还拿着自制手枪。他们正大肆砸柜台玻璃,把金银玉器一股脑儿地装进口袋。地上有三名保安躺在了血泊中,其余的五六名保安则远远地缩在柜台后面,不敢出来。短发美女半个身子藏在店外,正探头往里看,神情凝重。张均走过来,低声道:“怎么办?”女人回头看了张均一眼,道:“回去,这里危险。”张均一听乐了,道:“你一个女人都不怕,我怕什么。

”然后就大摇大摆直接往金店走。短发美女吃了一惊,想叫他已经晚了,气得跺了下脚,连忙就拿出手机报警。猛见有人进来,几个蒙面匪徒都恶狠狠地瞪过来,那拿枪的匪徒厉声喝道:“趴下,不然打死你!”张均就像一个误入金店的倒霉鬼,一脸的惊惶失措,连忙道:“别开枪,别开枪。”然后微蹲,作势要趴在地上。看到张均的样子,那匪徒便不再理会,转身继续砸玻璃取首饰。就在他转身的一瞬间,张均动了,他双脚在地上一蹬,人像炮弹一样撞过去。他刚才往下蹲,正好站出乘龙步的架子,然后猛运气血,猝然发难。

这一下暴发,他使出的全部力量,速度奇快,力量刚猛。那匪徒手里的斧头才砸上玻璃,就感觉呼吸一窒,然后听到“咔嚓”一声,整个人被稻草人一样被撞飞了。这一撞力量奇猛,匪徒的肋骨和手臂上的骨头全部断裂,脑袋了被狠狠撞了一下。他落地之后就已经昏迷过去,口鼻耳孔里不断往外冒着鲜血,身子不停抽搐。其余人都惊呆了,然后大吼一声,斧头、砍刀一齐向张均招呼。未完待续,欲知后事如何,请登录订阅更多章节。支持作者,支持正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