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卷 风展红旗如画 第一百二十节 人生 ,不外如此!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没心没肺的睡到日上三杆,爬起后坐床边上愣了愣神,想想从郭建军变成跃千愁真是不可思议,只见他喃喃道:“跃千愁,这名字寓意挺好,是没有烦恼的意思吧!还不知道本人到底长什么样。”想到这里,唤来丫鬟青草,服侍他洗漱更衣。完后坐在铜镜前,铜镜没有前世的镜子看得清晰,朦朦胧胧。跃千愁有点蔫了,再不清楚也大概看清了自己的样貌,与前世英俊潇洒的郭老大相比,现在的长像简直太普通了。唯一的优点就是比前世年轻,今年才十六岁。他自我安慰的想,应该是镜子的问题。

又吩咐青草准备了一盆墨汁。那张样貌平平的脸,倒映在盆中。跃千愁彻底死心了。昨晚还在梦中和神仙姐姐,郎才女貌的你侬我侬,现在真的是只能做梦了。有人报官,在城外发现一男一女的尸体。经官府勘验过后确认,死者是跃府的薛盖宝和他的贴身丫鬟,估计是碰到了劫匪,遭了祸害。跃府得了官府的消息后,派人确认了死者身份。得知薛盖宝死了,薛二娘哭得死去活来,但官府也查不出到底谁是凶手。跃千愁知道后,不得不佩服他老子心狠手辣,想不到跃长贵怕走漏风声,连那丫鬟也一起搞死了。

不几日,跃府挂白大办丧事,和尚道士一大堆,闹腾了好几天。俩父子也装出一副伤心的样子,这点二人倒不用人教,装得有模有样。薛二娘几日都是以泪洗面,叨唠着薛家断子绝孙了,后来不知道听了谁出的馊主意,拉着跃千愁哀求,要儿子多生几个男丁,过继一个给薛家传承香火。这事听得跃长贵脸色发青,牙疼不已。跃千愁支支吾吾的应付了过去。又几日,薛盖宝下葬后,薛二娘那股伤心劲过去了,使唤人把儿子叫了过来。跃千愁听到母亲叫,有点头皮发麻,这几天真是被母亲给哭怕了,他甚至都后悔当初不该杀薛盖宝,还是他老子聪明,找了个应酬的理由躲外面去了。

见母亲不哭了,跃千愁松了口气,乖乖的在跟前坐下。薛二娘手里拿了块晶莹剔透的玉佩,痴痴的看着,不一会儿眼眶又红了,泪珠在里面打转。跃千愁慌了,好话说尽,终于把母亲安慰了下来,自己也吓了一身冷汗。“母亲,您叫儿子来,有什么事么?”跃千愁怕她再哭,赶紧把话转入正题。薛二娘点点头,把叫儿子过来的来意幽幽道来。原来薛家发迹于薛二娘的曾祖那一代,据说薛家那位祖先曾经救过一名仙人,那仙人为感救命之恩,帮薛家成了一番产业,并留下一块玉佩,临走告诉薛家,他以后可再帮薛家一次,如有什么请求,摔碎玉佩他自然会来。

薛家祖先那时尚年轻,还未成婚,又忠厚老实,从来就没有打算过再求仙人,自然就把那玉佩当传家宝一代代传了下来。到了薛二娘父亲这一代,见长子禀性恶劣,没敢把这事告诉他。临终前,把玉佩交给了女儿,并告诉她,如果她哥哥的子嗣中有品性优厚者,可将玉佩传于他。倘若没有,宁可让这玉佩变成凡品,也不能打扰仙人。现在连薛家的唯一一根独苗也死了,这玉佩也没办法再传下去了。薛二娘的意思是,想拿这玉佩和儿子做个交易,只要儿子答应以后有了子嗣,过继一个给薛家继承香火,她手中的玉佩愿意留给儿子,不再传给薛家。

跃千愁听完了母亲的话,登时眼睛冒出绿光,盯着母亲手中的玉佩,艰难的咽了咽口水。自从知道这个世界有仙人后,他简直是魂牵梦绕啊!一直苦无门路的事情,想不到就捏在了母亲的手中。但当初母亲说过继的事情时,就遭到了父亲的强烈反对。要知道在这个世界,繁衍子嗣的责任大如天,跃家本来就人丁不旺,一连三代都是一脉单传,上次跃千愁失踪,跃长贵急得嘴上长了一圈泡。倘若自己儿子真的有出息,能多生上那么一两个,他高兴还来不及,怎么舍得过继一个给别人,当时就被他一口拒绝了。

这个事情自己能做主么?想到这里,跃千愁讪讪道:“母亲何不问问父亲,这事儿子怕是不能做主。”“你这孩子,能和你父亲讲得通,我还要跟你说什么?跟你说这些,不是想让你去求求你父亲嘛,你父亲一向对你百依百顺,你去求比我求好。”薛二娘生气道。嘿!连曲线救国都用上了,跃千愁心里笑笑,说道:“母亲何不让父亲知道玉佩的事情,说不定父亲就同意了。”薛二娘咬牙切齿道:“怎么没说,那天他不同意,我当晚就把玉佩的事情告诉他了,那个死人一根筋,就是不同意。

”“嘿嘿!”跃千愁挠挠头皮,尴尬笑道:“父亲不同意,那我也没办法了。”谁知他话刚一说完,薛二娘泪珠当即就一个劲的往下掉。我靠!又来了。跃千愁头皮发麻,赶紧求饶道:“母亲别哭,我去求父亲还不行么?”“真的?”薛二娘抹着眼泪问道。跃千愁哪里还敢说其他的,一个劲的点头答应了下来。……两日后,后花园两父子坐在石桌前。“父亲,仙人啊!这么好的事情你都不答应?不就是过继一个儿子嘛,到时候儿子生他七八个,随便挑。”跃千愁焦急道。

“混账东西,跃家的子孙岂能随便过继给别人。传出去,你让我这张老脸往哪里搁?我死后,还有何面目见列祖列宗!”跃长贵发火了。老家伙油盐不进,嘴都快磨破了!跃千愁暗骂一句,把话挑明道:“我想得到母亲手中的玉佩。”“愚蠢!”跃长贵骂了声,站起指着儿子骂道:“你现在不答应,难道还怕玉佩跑了不成,我两夫妻百年后,跃家什么东西不是你的。还用得着拿自己儿子去换么?蠢货!”“呃……”跃千愁愣住,终于知道父亲打的是什么主意了,暗道:“狠!这老家伙是想通吃啊!还想一个子都不往外掏,太黑了!”站起后,沉声道:“父亲,我想修仙!”跃长贵一怔,随即摇头道:“不行!修仙虽好,可没听说过仙人能传宗接代的。

我跃家就你一个儿子,你走了,谁来给我跃家传宗接代。”原来老家伙担心的是这个,貌似前世看的网络小说里,仙人都是可以生儿育女的。跃千愁心思一转,有了主意。于是胡编乱造了一次与仙人的偶遇,从他们嘴中得知,仙人不但可以传宗接代,而且还有传承数千年的修仙家族故事,总之是听得跃长贵目瞪口呆。最后,跃千愁问道:“父亲!您不希望我跃家也做个永世长存的修仙家族吗?”跃长贵没想过儿子会骗他,能把修仙者的事情讲的如此维妙维俏,想来也不会有假。

一般人怎么可能知道这些。不由得惊喜问道:“我儿说的可是实话,真的没有骗我?”跃千愁知道他心动了,又加了把火,再添油加醋的保证一番。跃长贵当即答应了下来。俩人立马一齐去找薛二娘。……发财了!发财了!双手捧着晶莹剔透的玉佩,跃千愁兴奋不已,终于骗到手了。他当场就想把玉佩给摔了,恨不得马上就跟仙人走,他妈的,那可是神仙啊!瑞士银行几个亿没有了有什么关系,哪怕是几百个亿,就算是几千个亿,老子看都不看一眼。要不是跃长贵拉着他,要他沐浴焚香尊敬仙人,他还真那样干了。

薛二娘开始听说儿子要跟仙人走,再也不想给她薛家继承香火的事情了,死活也不肯把玉佩交出来。但她哪里抗得住这意见统一的两父子,一老一少连哄带骗,费劲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玉佩搞到手了。后花园,摆好了香案。沐浴过的跃千愁跪在那里,又兴奋又紧张,捧着玉佩哆嗦个不停。事到临头,他又患得患失起来。一会儿想的是玉佩是不是真的有用啊!一会儿想的又是仙人来了会不会带我走啊!什么奇奇怪怪的想法都出来。儿子要走了,薛二娘靠在丈夫怀里抹眼泪。

跪在那里的跃千愁,扭过头来看着二人说道:“儿子要摔了!”其实他同样的话已经说了三遍了,每次都是光说不做。看得出来,这家伙确实有点紧张了。当他同样的话说了第七遍的时候,跃长贵火了,走去抢过他手中的玉佩,“啪!”一把摔碎在地,顿时整个后花园安静的出奇,薛二娘也不哭了,瞪着眼睛四处观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