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H市最幽雅静美的山区清河弯早年被人买下,山顶不知何时修建一座超大的豪华别墅,白木栅栏,褐红色屋顶,青茵绿草坪,设计之独具匠心气派又典雅。浪漫又庄严三层洋楼在太阳光下显得光采夺目又耀眼,别墅旁边还有个几千平方米的游泳池,天蓝色的清水可见池底的一切,四周都是鹅卵石的小道通向幽静的山林间的游玩之处。白天可以躺在家里静静地聆听大自然的声音,是最优美最和谐的交响曲,让人百听不厌,不管是山清水秀美丽景色,还是繁华的都市景象都可以在别墅前一一展览。

说真的,能够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之中,那还真的是幸福啊!“爹地,妈咪,是不是要打电话回来给妹妹,叫她带着小枫回家吃饭,今天是周六。”低沉醇厚的声音在一楼的大厅响起,宽敞的大厅布置得温馨又舒适,正中放着红木桌几,围罢放着大红色的沙发坐着三人。正在看报纸的容少秋闻声抬起头瞥儿子一眼,六十来岁的他仍是精神抖擞,春风满面,唯有笑起来时眼角带出几条细密的鱼鳞纹,浓眉下是一双炯炯有神瞳眸,黝黑的深不见底,举手投足间利落干脆,从他身出找不出属于老人迟钝和呆滞。

“丫头又忘记回家,打电话叫司机去接人!”脸色严谨的容少秋丢下一句话,又继续看自己手上的都市报刊。年纪三十的容绍文成熟稳重,现任容氏集团的董事长,俊逸的脸孔平淡如常,对自个儿爹地的态度习惯于常,随手拿起西装外套,身起后边穿边叫:“妈咪,你打吧,我去接小雅回家,出去半天还不知道回来!”五十来岁的容妈妈雍容华贵,身穿淡蓝色的淑女装更显得贵气逼人,雪白的肌肤泽亮动人,微微发福的脸庞略施薄粉,艳丽的风姿不减当年。

“去吧,路上小心点,芯儿丫头也不把我乖孙带回来,每个星期都要打电话!”嘴里说着抱怨的话,容妈妈脸上却找不出半点的责怪之意,拿起旁边台桌的移动电话就打拔号。“知道了,爹地再见,妈咪再见!”帅气十足的容绍文跟父母打招呼之后就转身离开,一身笔直的西装恰到好处的显出他完美的身形,举手投足之间,带着一种英伦贵族的翩翩绅士风度,优雅的无可挑剔。“唔!”报纸下传来一声回应。“绍文开车小心,记得带小雅早点回家!”望着大儿子的背景,容妈妈再次吩咐,直到握着的电话传来声音才回应:“喂,是老王吗?你去红月轩接小姐和小少爷回家!”“记得开车慢一点,带她们母子早点回来!”“叫小姐不要去买东西,家里什么都有!”“小少爷要用的东西家里也有,什么东西都不用带回来!”“…”听着自己老婆罗嗦的话,容少秋又抬起头来望着前眼的人,老脸溢洋着幸福的微笑,陪着她等着孩子们回家。

看似平淡是话语,却是出现在H市的首富之家。H市的首富容家是上流社会的结交的对象,不管是狐狸般的政客,还是狡诈无比的奸商没有敢不尊重的。容家不但在商界有着令人羡慕的资本,身后更是隐匿着通天的政治后台,无人可及。不但如此,容家那个温馨的家庭也是让所有人嫉妒的对象,因为容家的人视自己的家人为至宝,更不会允许任何人来伤害自己的家人,否则,容家的人报复起来的手段也是让人生不如死。然而唯一让人觉得有瑕疵的便是容家小姐未婚生子,这个可是所有的八卦女人最为津津乐道的话题,不过谁也没有胆量在容家人的面前提起半个相关联的字眼。

传言容家小姐容蕊芯美若天仙,温柔可人,从小到大都是容家的掌上明珠,那可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宝贝至极。五年前容小姐医科大学毕业后并没有出去工作,反而是出门旅游几个月才回家,过了七八个月后居然产下一名男孩,可是奇怪的是谁也不知道孩子的爸爸是谁。多了个拖油瓶,容蕊芯贵门千金小姐的行情瞬时跌入了万丈深渊,没有人敢上门提亲。所以已经二十六岁的容蕊芯至今未婚。虽然容家的财富、地位令人心动眼红,可还真的没有人敢去招惹容家的人。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