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回三方势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转左,在5分钟之里进入左边第二条巷道,不然,你永远见不到你的女儿了。”“转右!第五个路口。”、“继续向前!”……。不断有电话打过来。“隆!”一旁的车被炸了。而陈致远的“坐骑”却是一如以往,继续驶车,而一旁的车接二连三地发生人为事故,而被炸车上的人也被迫下车。渐渐地,陈致远与文业希的车子离所有人远了。渐渐地,陈致远看不见除文业希之外的其他人。又过了一会儿,旧式汽车进入一条完全没有任何分叉口的小巷,入了死胡同口——死胡同后面的是一间荒废了的旧工厂。

两人下车,走进废工厂,在一条狭小的道上又走了一会儿之后,肖强、雨舫迎面而来。文业希举起双手,说:“我来了!冯兄呢?”这时一个身穿整齐干净中山装的男人从一个不显眼的角落走去来。而这个男人,正是那天与那个医生、那个手势短尖刀性感女郎在一起的年轻男子,也就是文业希口中的冯兄,肖强与雨舫的带头大哥——冯志来。冯志来微笑着说:“该怎么说呢。其实呢,我也没心跟文老哥你过不去。说句实话,我也不想把你的宝贝女儿,我的好侄女——文咏珊送到我身边。

让你们父女如此离心。但是,我也实在是没办法呀。”说着,一招手。让肖强将文咏珊从后堂带了出来。这时的文咏珊,脸色发白,面黄肌瘦,如一堆咕隆,见到文业希,气喘喘地说:“老……老爸!……老爸!”文业希点点头,“吾”了一声:“既然如此,既然,如此,就有我们父女俩做东,到振兴酒店吃顿饭吧。我已经定了酒席。请吧。”肖强插嘴了:“到外面去,那我们还活得成吗?!”冯志来面色一变,盯了一眼肖强。肖强立刻松开抓着文咏珊的手,将她推到一旁。

冯志来冲文业系一笑,说:“小孩子不懂事,文老哥,别见怪。别见怪。”文业希也笑了笑:“没关系,别碍事。这位肖强侄儿,跟我媳妇肖妮美是一家人。他的个性,我也清楚。既然,如此,那咱们哥俩就好好地聚聚旧吧。”冯志来叹了口气:“聚旧,不了,不了。我就因为老朋友才摆了一道!哦!放心吧。我是说,在我来这里之前,我收到了我的老朋友的电话,我的老朋友孔维维的电话。他跟我说,他的家被烧了,他的老婆被人抢了,他的位置被人夺了。他想我帮他做个事,做掉你,把一切拿回来。

我跟他说,这不是法子,大伙都是兄弟嘛!只是呢,还希望喂文哥你高举贵手,能能帮个忙,毕竟,文老哥你神通广大嘛。可就在我刚到老哥你家。不巧,老哥你们夫妻两都不在家,却看见了小侄女。老哥你别见怪呀!都是我老哥昏花,不懂事,侄女明明在玩过家家,她装装小偷。我一时不这些年轻人的玩意。就!呀!”文业系听了很高兴,说:“哦!我家这丫头,平时总是闹,要我钱,零花钱就是不够。于是,就去偷我的钱。幸好,冯兄你帮我的忙,肯教孩子。”“千万别这样话。

我也是为了自己。我还是那话,我根本……。真的只想你帮个忙。”冯志来客气地说。“行,还不是钱吗?”文业希在钱这个问题上是大方得很,毕竟有的就是钱嘛!“不,已经不是钱的问题。”孔维维从天而降。而肖强一枪对着雨舫的头部打过去,又立刻将枪头指着冯志来。冯志来对着文业希,用眼睛微笑:“答案出来了。我也是被这位老朋友玩弄的。请文老哥你别见怪。因为我们俩都得死了。”然后又转头,对孔维维说:“可我想在临死前知道答案,真正的答案。事情的来龙去脉。

”文业希也表示要明白这到底是什么一回事。陈致远呢,只想逃,可身体根本不听使唤。肖强*奸笑着。文咏珊倒在地上,很努力的想爬起来,却办不到。雨舫看上去跟死尸没多大差异。一切,似乎停止了,连时间也停止流动孔维维的眼睛扫视了各人一遍,阴冷笑了一声,说:“事情,好!说。到了黄泉,我再跟你们好好谈谈。”冯志来不管孔维维的话,跟文业希说:“文老哥,我想请教一下。你一回把你张老头搬到有的是什么法子?”【注:张老头是上任的市政委主席,在不久前被文业希所搬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