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回 警察关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陈致远一跑进房间,就扒桌大叫。碰巧,这个时候,陈致远的哥哥陈致峰回到家了,听见房间里的哭声,心感不妙,箭一般地跑入房间,问弟弟到底出了什么事,陈致远哭着这把事情又说从头到尾再一遍。陈致峰听了后,气愤得要命,拍着胸口说:“没事,有我在,没事的,明天,那女人就知道会咱们哥俩的厉害。别哭了别哭了!”第二天早上,陈致远回到学校,还没踏进校门,就被到别人奇异的目光关注。而想踏进校门的时候,就被昨天那三剑客盯着,碰巧这时肖强与校务主任也路过,才躲过了一劫。

接着到了陈致远的身影影射到教室门前,教室里的大部分人不约而同逃进同一角落,文咏珊气定神闲坐在教师中央。过了一会儿,三剑客进教室。教师也走进教室,看了一眼,叫了一声自习,就离开教室了。今天的自习课是尤其安静,谁也没出声,仿佛没人似的。就连打下课铃也没人离开自己的座位,也没有人要上厕所,隔壁班的同学走过还以为他们整天在考试。当然了,毕竟教室里面就只有五个人而已。不久,放学的铃声也响了,所有人陆陆续续地离开教室。陈致远走到学校门口,哥哥陈致峰迎面而来,身边还有大群人。

陈致远心中吃了一大惊:哥哥怎么来了?就连大哥哥们怎么也来了?!陈致峰走到弟弟陈致远身边,打个眼色,问:“那个女人姓文的?那个被众人围着的女人?文咏珊?!”没等陈致远回答,陈致峰就要转身了。陈致远立即拉住哥哥:“哥哥,小事一桩,我自己解决就可以了,别生气,别生气。”“小事,你看清楚吧。”陈致峰指着文咏珊身边的人说:“这些家伙,该不会是路过的吧?!”说完,不顾弟弟的反对,与众人一齐向文咏珊走去。三剑客当然不会坐以待毙,终因寡不敌众地三人都挂了彩,文咏珊气愤地抱头鼠窜地逃走了。

事完后,陈致峰与大伙欢呼喜悦,还到夜店高歌了一晚,唯有陈致远闷闷不乐,不一会儿就借口赶功课离开了。大伙还笑陈家出了个大学生呢?!第二天,陈致远还没醒来,就有人就拍门了。打开门,只见几个穿着警服的人趾高气扬地站在门口。那群人问:“那个是陈致远啊?”陈致远看见这个情景,战战兢兢地回答:“我就是,警察先生出了什么事?”那群人其中一个肩上有花笑着的说:“陈致峰是你哥哥对吧?那个家伙出事了!现在在局里,正等着你呢?”陈致远听了大吃一惊,陈父陈母闻讯赶来,陈母几乎昏倒了,哭着抱着陈致远说:“警察先生,到底出了啥事呀?到底出了啥事呀?啥事呀?!”“到局里就知道哩!”警察们高傲地推开陈母,强拉陈致远走了。

一路上,陈致远的情绪都低沉,隐隐约约地听见几个警察相互间窃窃私语:“孔sir,这回就攒的吧!大捞一笔,别忘了兄弟啊?!”到了警察局,又是另一番新的景象了:陈致峰大义凌然地说,“是我干的!就是我打了那个三八。谁叫她欺负我弟弟!老子和她拼命!”“那么说,你就是承认聚众闹事,殴打伤人了!”警察听到陈致峰自己承认,省了自己不少功夫。“谁干的?!”陈致远很害怕,渐渐靠近陈致峰,低声地说:“哥,是谁来……”陈致峰“哼”了一声,大声喊:“还会有谁?!就是文咏珊吧!”这时,陈大汶和陈母两人先来到了警察局。

陈大汶一见陈致峰、陈致远就火大,将两个儿子疼骂一顿。陈母只顾着哭,警察局的人可不耐烦,冷冷地说:“自己的家事回家再吵,别在那里吵。烦不烦啊!”陈母哭着希望放人,倒是被踢了两脚。陈致峰很愤怒,一下子跳起来要拼命。两个警察冲出来,将陈致峰关牢里,再怎么也出不了来,大骂不停。陈大汶却机警得很,指着陈致远说:“都是这家伙干的,把他关起来吧!都关了吧!”陈致远脑子里一片空白,幸好陈致峰这位“幕后凶手”已经被拿下了,也不想再多想枝节旁支,放过了陈致远一马,让陈致远和陈大汶、陈母回家去了。

回家后,陈母早已昏了过去,陈大汶仍旧对着陈致远大骂,并将陈致远赶去家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