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 亲父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乔宝!你个疯婆子!我恨死你了!!!”极度愤怒的吼声,从身后传来。十岁的穆南拽紧了拳头站在小路边,胸口一鼓一鼓的,显示出他极度的愤怒。早晨外婆刚给他换的新衣服,这会儿胸口已经沾满了泥浆,正滴滴答答的往下流淌,隐隐约约的能看出来,印在他雪白T恤上的,是一只小小的脚印。乔宝回头看了一眼满身狼狈的小男生,露出又白又尖的小虎牙,脸上扬着得意的笑容。想惹我?哼哼!也不看看我是谁!乔宝嘻嘻笑了两声,拎起陷在泥地里的塑料凉鞋,甩了甩上面的泥浆,打道回府!正值傍晚时分,三坊镇小学的学生们纷纷背着书包,踏上了这条回家的必经之路。

连续下了几天大雨,地上已经泥泞一片,坑坑洼洼的凹地里积满了雨水。大伙儿穿着花花绿绿的橡胶雨鞋,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穆南的大喊大叫,立刻引起了大家的注意。两个小男生,踩着水坑,啪嗒啪嗒的跑了过来。“南子!你怎么了?”小胖墩赵家明指着穆南胸前的脚印,一脸的惊讶。个子矮矮的楚小东,转着脑袋左右张望着,两只招风耳来回晃动着。“谁干的?我给你报……”当他瞥到背对着他们,裤腿高高卷起,光着两只脚丫子,大摇大摆毫无形象可言的女孩儿时,突然噤了声。

原来是乔宝啊!楚小东抓了抓脑袋,为难的望着穆南。其他人也就算了,这个乔宝,他可是万万不敢惹的。这个野丫头,也不知道是怎么长得,厉害得很,天不怕地不怕的。上次有人恶作剧,抓了一条水蛇塞到她抽屉里,被她一把拖住尾巴,呼啦哗啦的转着圈圈扔出了教室。那个恶作剧的男同学吓得躲进了男厕所,结果被这野丫头硬是闯进去狠狠揍了一顿。乔宝的名号在三坊镇,可是响当当的。爹不爱,娘不疼,一个没人管教约束的野孩子,就连高年级的孩子,都只敢暗地里指指点点的,哪个都不敢当面挑衅她。

“你给我站住!”穆南跑上前去,拉住乔宝的胳膊。乔宝甩开他的手,瞪着眼睛,威胁道:“干嘛?还想挨揍?”说着,甩了甩手里沾满了泥泞的凉鞋,鞋底上的泥巴被甩得到处飞溅。虽说穆南和乔宝同岁,不过男孩子发育的晚,所以个头还不如乔宝高,气势上就输了一大截。他们两家只隔着一条街住着。不过,穆南家住在一个三层小楼里,而乔宝家只是一间简陋的平房。穆南擦了擦脸上溅到得泥巴,气得不轻。他咬着牙根,吼道:“你怎么这么野蛮啊!谁家女孩子像你一样啊!你看看,你看看!”他指着自己狼藉的胸口。

乔宝哼了一声,撇过头去。穆南眼圈红红的,满脸愤慨,却还强忍着说:“中午遇到你姆妈。她让我告诉你,你家里要来客人,让你放学后早点回家!”乔宝一愣:“你就是要告诉我这个?”穆南大声嚷道:“你以为我要说什么!”他踩着水坑赶上她,刚说了“你姆妈”三个字,就被她一凉鞋甩了过来,脸上友好的笑容顿时被粉碎。乔宝吐了吐舌头,知道自己冤枉了好人。可是,谁让他对她笑来着!谁让他说她姆妈来着!这个学校里,从来没有人对她笑过,他们都只会嘲笑她的姆妈是个补车胎的,嘲笑她的阿爸老得像是她的爷爷。

就连为人师表的老师,都暗地里议论她是捡来的孩子。她考试考得再好,也得不到奖状,因为她没有钱买校服、买红领巾。没有统一的服装和鲜艳的红领巾,她就不能参加升国旗的仪式,不参加升旗仪式的学生就不是好学生,是没有资格参加三好学生评比的。而评不上三好学生,她的阿爸就会说:“上学有什么用啊!浪费那些个钱,还不如卖掉了,好赚两个酒钱!”每当这个时候,她姆妈就会抡起正在修补橡胶内胎,一边打一边骂:“喝喝喝!一天到晚就知道喝!喝死你算了!”在这样的家庭下长大的乔宝,很小就学会了用凶悍来装备自己,只要自己够凶够狠,就没有人敢欺负自己,嘲笑自己。

以至于,十里八街的乡亲都知道,乔家有个凶悍的女儿,连疯狗都怕她,远远的见着她,就要低着脑袋装王八。乔宝光着脚丫子往回跑,路过一条小水沟时,把红色的塑料凉鞋在水里荡了荡,洗干净了。至于穆南的T恤如何,这并不在她的考虑范围内。谁让他大下雨天的,还穿个白衣服的,就算她没有甩他一身泥巴,也是会被他自己弄脏的吧!她哼着不着调的歌曲,一蹦一跳的跑回了家。自家老旧的平房前,一辆簇新的小轿车,停在门口的空地上,虽然轮胎上沾满了泥浆,却丝毫不影响这辆汽车的豪华外型。

光可鉴人的玻璃窗,倒影着她小小的身影。大门口,几个邻居大妈围在一起,朝他们家门里张望着,指指点点。一个老妇看到了乔宝,惊喜的招呼道:“哎呀!小宝!快过来,快过来!”几个大妈大婶都异常殷切的朝她招手。乔宝莫名其妙的向她们走去,搞不懂她们这是怎么了,平时对她可是爱理不理,恨不得不认识她似地。今天刮的是什么风?她决定回头去看看树枝,手臂却被一个胖胖的大妈一把拖住,问:“小宝!这是你们家什么亲戚?”“是啊,是啊!没听说你们家有个开小汽车的亲戚啊!该不是……你亲生父母找来了吧?”“嗯,我看像呢!看那先生太太的相貌,和小宝就是有些个像的呢!肯定是的呀!”“小宝!以后到了有钱人家,可不要忘记了我们啊!”“……”大妈们嘀嘀咕咕的声音,乔宝听得在耳朵里,觉得好像是做梦一般。

还不待她反应,就听到有人朝门里喊:“小宝姆妈,你家小宝放学回来啦!”紧接着,她就看到他们家破旧的木门内,走出一个漂亮的女人来。是的,她很漂亮!漂亮的就像是隔壁二丫头家里挂在墙上的月历。那里面的女人也是这样,涂着艳丽的红嘴唇,披着乌黑的长发,穿着白色的连衣裙……就好像是从画里走下来一样。“宝儿。”女人红唇轻启,声音里微微有些颤意,却和乔宝想象的一样动听。乔宝望着这个陌生的女人,有些发愣。她斜过身子,看向女人身后的父母。

阿爸笑得满脸褶子,似乎从来没有这样高兴过。姆妈脸上并没有太多表情,只是眼圈有些红红的。他们身后,一个穿着西服,相貌儒雅的男人跟了出来。他走到漂亮女人的身边,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目光慈祥的望着乔宝。“大家屋里谈吧!”男人浑厚温润的声音,是乔宝从来没有听过的。“啊,是啊是啊!小宝,快点进来!”阿爸朝她招手,前所未有的和蔼。乔宝随着大人回了堂屋,漂亮女人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她,神情有些激动,看到她高高卷起的裤腿下,踏着一双劣质塑料凉鞋时,眉头微微皱了皱。

“宝儿,我是你妈妈!”女人温柔地说道:“妈妈对不起你,现在才来找你。”刚说了一句,就抽咽了起来。她身边的西服男人揽着她的肩膀,柔声安慰着。乔宝眨巴着长长的眼睫毛,谈不上白皙的小脸上,是与之年龄不符的淡然。其实不用别人说,她也知道,现在的姆妈和阿爸并不是她的亲身父母。曾经有一段时间,她很介意别人说她不是姆妈阿爸亲生的。东街的李寡妇,说她八成是老乔头从人贩子手里买过来的。第二天,她家的鸡笼就破了一个洞,全部的小鸡仔都跑掉了。

西沟的老烟袋,说她是她姆妈姘着别的男人生下的野种,所以老乔头才不待见女儿。一觉睡醒来,他们家大门口就挂了几只死老鼠。哪个小孩要是敢说她的坏话,要么不要让她听见,只要让她听见了,她一定会把他们逮住狠恨教训一顿。所以,隔三差五的,就有家长拎着孩子上门讨说法。起初,乔宝姆妈还会斥责两声,到后来,拿顽劣的女儿实在没有了办法,也就不管不问了。“小宝!快叫人!苏先生和苏太太才是你亲生的父母!”乔宝阿爸推了一下她,朝着体面的女人和男人憨憨地笑。

乔宝抿着嘴唇,不开口。就在这个档口,一个妇人骂骂咧咧的声音传了进来。“乔家姆妈!乔家姆妈!你家乔宝又做了坏事了!看把我们家南子这身上弄的!他爸妈刚刚从城里寄回来的新衣服,这才穿了一天呢,就脏成这样了!你们家要好好管教女儿的呀!这样无法无天的,比男小孩还调皮,一点没有家教的啊!”穆南被一个盘发妇人拽着衣领拉进了门。妇人看到乔家堂屋里坐了两个衣着鲜亮的客人,愣了一下,才放轻了声音,说道:“一件衣服倒也不算什么,主要是你们家乔宝太凶啦!乔宝姆妈,你说说看,这附近没有被乔宝欺负的小孩还有几个啊?我们家南子从来没被人欺负过,你看看,被你们家乔宝闹成什么样了?”她拎了拎穆南那件糊了泥巴的白T恤,继续说道:“要是被他在城里做生意的姆妈阿爸知道了,还以为我们没有照顾好他呢!”乔宝姆妈看了一眼贵客,脸上有些挂不住。

“小南舅妈,实在不好意思了。要不这衣服脱下来,我洗干净了,给你们送过去吧!”“这不是洗不洗的问题!你们家女儿不能这样子不管不问的啊,虽说不是亲生的,也不能这么放纵的。小孩子闯了祸,总是要怪到你们大人头上的。”“是是。”乔宝姆妈应答着。“真的很抱歉。”椅子上坐着的女人站起了身,歉意的说道:“我们家宝儿,给您添麻烦了,真的对不起!”她微微低了一下头。“你……是?”穆南舅妈疑惑的看着她。女人温婉的笑了笑,道:“我是宝儿的生母。

之前……发生了一些事情,不得已才把宝儿送了人。”许是忆起伤心的过往,她语气里掺了一些落寞。“曼琳,都过去了!现在,宝儿不是回到我们身边了吗?”她身旁的男人,揽着妻子的肩膀,给予安慰。“哎呀!”穆南舅妈突然喊了一声,脸上又惊又喜:“你是那个唱歌的女明星吧!那个那个……”她伸着食指晃了晃,终于想了起来:“乔曼琳!真的是乔曼琳啊!你是乔宝的妈妈呀!这……这是真的呀?”乔曼琳点了点,承认了她的身份。她回过身,刚想和乔宝说话,乔宝突然疯了似地,拔腿往屋外跑去。

“宝儿!”“小宝!”“……”身后一声声疾呼,乔宝充耳不闻,吭哧吭哧的跑着,地上的水坑被踩得吧嗒吧嗒乱响,泥水飞溅出来,沾上了她的小腿肚。她飞快的奔跑,眼里的泪水刚溢出来,就被风吹走了。她的亲生父母终于来找她了,可是,她却高兴不起来。原来,她是有父母的,她不是捡来的孩子,也不是野种。她的妈妈也姓乔,而且,一直都知道她在这里。可是,为什么,当初不要她!为什么,到现在才来找她!乔宝跑到小湖边,折了一根细柳条,噼噼啪啪的抽打着树干,嘴里忿忿不平的埋怨着。

“乔宝……呼……呼……你跑得好快啊!”穆南两手叉腰,喘着粗气,追了上来。乔宝看都不看他,只管把手里的柳条抽得和皮鞭一样。“乔宝,原来你妈妈是个大明星啊!她是不是要接你去城里上学啦?”穆南问道。乔宝转脸瞪他,吼:“闭嘴!”穆南以为她是生气舅妈找上门的事情,赶紧摆着手解释道:“不是我说的!我没有向舅妈告状!真的真的!乔宝,你相信我!”“你烦死了!”乔宝一把把柳条扔进了小河,回头吼他:“你干嘛老跟着我!你们不都很讨厌我,成天在背后说我坏话的嘛!我是个坏小孩!你跟着我不怕学坏嘛!”她每问一句,就朝着穆南逼近一步。

乔宝越靠越进,眼看着就要把穆南逼得往后退去。“才不是呢!”穆南挺了挺脊背,坚定地说道:“我从来没有讨厌过你!”乔宝嘴里“切”了一声,对他的话不顾一屑。穆南见状,着急的说道:“你不是坏孩子!你从来没有主动欺负过别人,都是他们先招惹你的!你只是有仇报仇而已。”“上次教室里的玻璃明明不是你砸坏的,他们却都冤枉你,害你被老师罚站。我和老师说了,不是你做的,但是她不相信我,还让我以后……不要接近你。”最后几个字,他说的很小声。

“还有,还有……其中考试的时候,明明是李丽抄了你的试卷,结果老师非说你是抄袭她的,把你记了零分……你为什么不和老师解释呢?那些题都是自己做出来的啊,再做一遍老师肯定就相信你了!”小男生喋喋不休的讲着,一开始还害怕乔宝会生气,后来见着她只是抿着唇不说话,并没有要发火的样子,就越发起劲起来。“以后,你不要动不动就打人啊!他们骂你,你不要理他们就是了。你动手打了人,有理也变成没理了……”乔宝望着他坚定的小脸,浓浓的眉毛下一双漆黑的眼睛,小巧圆润的鼻头透着一股少年的稚气。

她突然觉得眼里有些难过,好像切洋葱的时候被葱沫子溅到了似地,有些痛,有些涩。从来,都没有人和她说过“你不是坏孩子”这样的话。大家都说只会骂她野孩子、没家教。她不知道面对那些人的谩骂应该怎么做,她只知道,她要把他们揍到哇哇乱叫,看他们再敢看不起她!“谢谢你。”她低着头,声音很轻。穆南摸摸后脑勺,傻呵呵的笑。乔宝见他这憨厚的摸样,也“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带着婴儿肥的脸上,晶晶亮的眸子像是黎明前那颗璀璨的启明星,那么亮,那么耀眼。

一时间,把男孩子看得,羞红了脸。小孩子之间的友情,来得特别简单。不过是几句话的交心,乔宝已经把穆南当做了最好的朋友。事实上,除了邻居家那只龇着牙的大黄狗,她还没认识过其他朋友呢。穆南,是乔宝整个童年时期,最为美好的记忆。在今后的很多年,她都记得这个婆婆妈妈一堆废话的小子,在柳絮飘飞的小河边,曾经说过的这些话。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