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40 长鼻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尖针刺入青色的血管,输液管中涌入一小截鲜红的血液。随着生理液缓缓的进入静脉血管,整个手腕也开始变得冰凉起来。护士用医用胶带把针头固定好,和乔曼琳交待了几声便出了病房。乔宝半靠在床头,眼睛盯着手腕,紧抿着嘴唇一声不吭。乔曼琳把被子往上拉了拉帮她盖好,开口问道:“好久没见到钟意了,你最近怎么不找他玩了?”乔宝嗯了一声,支支吾吾的回答道:“他……好忙的,要考试。不好打扰他。”她说的话有一半是真的,再过一个多月就要过年了,学生们都在忙着期末考试。

而假的那一半,则是自己有意避着他,有几次远远的看见他,就故意放慢了脚步等他走远。那天在酒吧里被钟意碰了个正着,他眼里的震惊和伤痛显而易见。回去的路上,两个人坐一辆车,钟意一句话都没有说,目光游离而空洞,让乔宝觉得有些害怕。她低着头,偷偷的拿眼睛去瞟他,像是一个犯了错的小孩既后怕又不安。一直以来,乔宝都把钟意当哥哥看待,苏清泽不在的那几年,有什么委屈都是找他倾诉。作业不会做了,零花钱不够用了,闯了祸没法摆平了,习惯了向他倾诉,也习惯了依赖他。

现在,她做了这样一件大逆不道的事情,他一定对她失望极了。司机先送乔宝回苏家,临进门前,钟意从车里追了出来。“宝儿。”他喊住她:“我们可以谈谈吗?”乔宝看着他点了点头,默默的跟着他走到路边的一棵榕树下。“钟意,你是不是觉得我特别坏?所以……不想理我了?”憋了一晚上的话,终于说出了口。钟意笑得很勉强,“你担心了一晚上,就是在怕这个吗?”看到乔宝点头,他又问道:“你不怕我把你们的事情告诉别人吗?”“不会的。”乔宝立刻摇头,无比确定的语气,“我知道你不会的,你不是那样的人。

”钟意苦笑,“我不是那样的人,那我又是怎么样的人?宝儿,你一点都不了解我。”他目光落在她脸上,语气里有着说不出的苦涩,“你知道吗?我一直在等你长大。我以为我是唯一有资格拥有你的人,我甚至都想过,等你满了18岁,我们就订婚。不过,现在看来……只是我一厢情愿。”他看着她脸上越来越惊讶的表情,自嘲的笑了笑,继续说道:“我以为你还小,不懂这些,所以一直没有和你说……”他伸手握住她的肩头,低头凝望着她的眼。“宝儿,我不知道现在说会不会太晚了。

但是……我喜欢你,也愿意等你。”乔宝被他突然的表白吓到了,深吸了一口气压住了心跳。“钟意,我……我和苏清泽……”她结结巴巴的不知道怎么表达。却听钟意又说道:“你不用现在拒绝我。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你想说,你喜欢小叔是不是?”他伸手摸上她的头发,笑着说道:“别傻了,你和小叔是不会有结果的。你们的年龄、身份,都是不可逾越的距离,更何况……”他顿了一下,继续道:“他总有一天要结婚的,你能保证他会永远爱你吗?到时候,他会有自己的妻子、孩子,对你的喜欢也会慢慢地消失……”“你不要说了!”乔宝捂住自己的耳朵,喊叫着跑开。

钟意描绘的画面对她来说,太可怕,也太残忍。恍恍惚惚之间,她似乎来到了一扇窗前。男人搂着一个温柔漂亮的女人。那女人有一头乌黑柔顺的头发,笑起来脸颊有浅浅的酒窝。她一笑,他就附身去吻她。她娇喃着依偎到他怀里。门外面,突然跑进来一个小男孩,脸上衣服上弄的都是泥巴,他扑到男人膝盖上,蹭得他一腿的泥。他却只是笑,眼睛里是深不见底的温柔和宠溺。小男孩仰着粉嘟嘟的脸,伸着手要抱抱。他大笑着把小男孩抱起来,目光一瞥,捕捉看到了窗外的身影。

他愣了一下,笑着问道:“宝宝,你怎么哭了?”只一句话,女孩的视线瞬间被泪水所淹没。“宝宝,你醒醒,快醒醒啊!”苏清泽拍了拍她的脸,试图把她从噩梦中叫醒。乔宝泪眼汪汪的睁开眼,在看到苏清泽近在咫尺的脸时,却哭得越发厉害起来。苏清泽脸色一变,几步就跨到了门口,“医生!医生!”他朝着值班室大声喊道。一阵慌乱的脚步声响起,医生护士从值班室跑出来,走廊里顿时乱作一团。“没什么大碍,就是着了点凉,感冒发烧。”医生拿下听诊器,汇报道。

“要不要做个全身检查?”苏清泽看了一眼床上惊魂未定的女孩,仍然不放心。医生咳嗽了一声,看了一眼满屋子时刻准备着的白衣天使们。这阵仗,怎么可能只是感冒发烧?面前同仁无言的谴责,他顿时觉得压力山大。“这个……检查一下也好。”医院是您家开的,想怎么检查就怎么检查。医生在心里暗忖。“我没事,不做检查!”乔宝不想大晚上的活折腾,赶紧制止他们。“都出去!”她喊道。苏清朝看她似乎缓过来了,便朝医务人员挥挥手,“都出去吧!”门被带上,苏清泽走到病床前,刚想坐下,就听乔宝说:“你也出去!”他愣了一下,“这是怎么了?”也不管她摆了一副生人勿近的脸,坐到床头,揉揉她的脑袋,“难受得很?”乔宝厌恶的撇开脑袋,瞪他:“不要随便碰我。

”屁股往旁边挪了挪,离他远一些。苏清泽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搞不懂这翻天覆地的变化是从何而来。早上还好好的,怎么一天不见待遇就直线下降了。想来还是因为生病闹的,身体不舒坦,心情自然不好,闹点小脾气也情有可原。“有什么想吃的没?我去买。”圈她进怀里,顺手把被子往上拉了拉。“我妈妈呢?”乔宝突然想起来,一觉醒过来都没有见着乔曼琳。苏清泽说:“你睡着了,我就让她先回去了。你要是醒的早就送你回家,要是醒的晚就在医院住一晚。”这间VIP病房,各类设施齐全,除了有一股消毒水的味道,条件并不比酒店差。

乔曼琳等到乔宝睡着了才去看望程楚欣,正好苏清泽和院长了解完病情,刚出门就碰上了她。他让乔曼琳先回去,他在这里看着。乔曼琳只以为他要在这里守着程楚欣,顺便帮她照顾一下乔宝,所以也就放心回去了。经过此次医院一行,乔曼琳心中的一块石头也算落了地。之前一直担心小叔子和女儿之间的暧昧关系,这下见着苏清泽对程楚欣这般上心,才知道或许是自己多虑了。想想也觉得不可能,苏清泽这样的男人,多少名媛千金正眼都不瞧一下,又怎么会对乔宝这样一个黄毛丫头产生特殊的感情呢。

她暗笑自己太疑神疑鬼了。乔宝挂了点滴,嘴里苦涩,吃不进东西。房间里有一台液晶电视,她拿着遥控器不停的换着台。苏清泽就坐在旁边的沙发上,喝茶看报纸。乔宝把上百个电视台前前后后翻了几轮,一个喜欢的节目都没找到,负气的把遥控器狠狠丢到被子上。苏清泽听见她摔遥控的声音,收了报纸,走到床边。“又闹什么脾气?孩子似地!”他弯腰捡起遥控器,按关了电视。“我本来就是孩子!”乔宝吼道。“行行行,你是孩子,你是小祖宗,让着你,行不?”苏清泽伸手刮了下她的鼻子,像是自言自语:“你说你生个病吧,怎么受罪的是我。

”乔宝听他埋怨,更加生气,怒气冲冲的喊道:“谁让你在这里啦!你走你走!你爱陪谁陪谁去,我才不稀罕呢!”说着把被子往头上一罩,不再理他。苏清泽揉着额角,盯着床上的“蒙古包”若有所思。小丫头这脾气见长啊!他这是招谁惹谁了?不对!她这话里有话啊,什么叫爱陪谁陪谁去?他除了陪她还能陪谁?“乔宝宝!”苏清泽一把掀开她的被子,“你给我说清楚了,到底在闹什么别扭?”“哼!”乔宝瞪了他一眼,重新把被子盖起来。这一次,她把被角牢牢的压在自己身下,把自己裹成了一个大粽子。

看他还掀得动!苏清泽其实不是个有耐心的人。在下属面前他从来不说第二遍话。他说一次你就必须记住,并且彻底执行。想他说第二遍?也行!你到财务结账!对乔宝,他算是很有耐心的。通常的策略是先骗,后哄,实在不行的话,那就来硬的!从小到大一贯不变的招数,屡试不爽。乔宝脾气再拧,最终也抵不过他这区区三招。从美国回来后,他惯着她,宠着她,容忍她的限度是越来越大。已经很少需要动用武力镇压这种低级手段了。不过,往往最低级的,却也是最有效的。

“苏清泽!你混蛋!快放我下来!”乔宝被连人带被子抱了起来。整个人被裹在被子里,看不到外面的状况,只知道自己离开了病房,被他一路抱着不知道要去哪里。她手脚并用,拼命的在被子里挣扎。“再动就把你扔下去!”苏清泽恶狠狠的说道。一句话,乔宝立刻就乖了。他绝对不是说着玩的,他真的敢!以前她被他这么收拾过好几次,最开始也以为他只是吓唬她,还有恃无恐的挑衅他。最惨的一次,她在车上和他闹,他就是这么威胁她的。她没听话,于是就被他扔在了高架上。

她在烈日下走了近十公里的路,才看到他的车子大刺刺的停在路上。他手插着裤袋悠闲的靠着车门,笑得既明媚又邪气:“怎么样?是想上车吹空调,还是继续压马路?”面前这个又坏又狠心的男人,乔宝只能收敛了爪子,乖乖的俯首称臣。经验总结起来,可以概括成一句话:苏清泽总有办法把乔宝收拾的服服帖帖的。汽车后座上,乔宝身上裹着被子,一手拿着牛奶,一手拿着泡芙。大晚上的裹着被子看星星,实在是好雅兴!苏清泽连人带被子把她抱在怀里,趁着她咬泡芙,低头吸了一口她左边手里的牛奶。

乔宝翻了翻白眼:想吃不会再买一份啊!非要和她抢!吃饱喝足,苏清泽还没忘“审问”她:“说吧!到底怎么了?”舔了舔她嘴角的泡芙屑,卷进嘴里品尝着,嗯,味道不错!乔宝被他从医院颠颠簸簸的扛了出来,一路惊吓忐忑的塞进了车里。最后,汽车开上了山顶,吃着甜点赏着星空,哪里还记得那点小脾气。被他一提醒,这才懊悔起来。——乔宝啊,乔宝!你太没节操了!他这是明显的是打一棒子,再给一颗枣啊!把你当猴子养呢!她一本正经的说道:“我,我做噩梦了。

梦见你变成了人贩子,把我骗到深山老林里卖给野人做媳妇儿。对了,我还替你数钞票呢,抱怨怎么才卖了两百块!以我的姿色,怎么着也得值三百块吧!”“噗!”苏清泽把头搁在她肩膀上,嘴唇贴上她的颈脖,沉沉的笑:“你就掰吧!”信她才有鬼。“苏清泽!”乔宝转过身体,看着他,“你会骗我吗?”表情要多认真有多认真。苏清泽吻上她的额头,她的眼睛,她的鼻子,往下来到她两瓣红润的唇上,“不会,”他说,“我永远不会骗你!”印下他的唇,也印下他的承诺。

乔宝闭上眼睛,感觉到他轻轻啄着她的双唇,像是在品尝一颗冰激凌球,慢慢的舔,柔柔的嘬,用自己的唾液润湿她的唇。她放松身体,靠进他怀里,任他的气息侵.占她全身。苏清泽含着她的下唇,牙齿轻轻的咬弄。唇齿间的柔软让他一度失控,不知不觉就加重了咬噬的力道。乔宝吃痛的嘤咛出声,松开的牙关趁机被侵入,唇舌进占。苏清泽灵巧的舌间描绘着她的牙龈,细细舔过她口中每一处柔软。浓浓的柔情随着一寸寸的深吻,在这秋夜里肆意绽放。乔宝伏在他胸口,剧烈喘息着。

她整理着呼吸,抬头问道:“苏清泽,我们是不是在恋爱?”她仰着脸,一脸的天真傻气,眼睛里亮晶晶的,竟然比天上的星星还要璀璨。这一刻,苏清泽想,或许没有什么能够比他的宝宝还要美好。“那你说呢?我们是不是?”苏清泽笑看着她,反问。乔宝皱起眉,认真的思考了一分钟,摇摇头,叹息道:“还是不要了。”她严肃而郑重,表情严谨的像是在回答一道物理题,“只要恋爱,就会失恋。苏清泽,我们不要恋爱,这样就不会失恋了。”苏清泽顿时失笑,这般谬论还说得如此理直气壮。

却也不反对,点头道:“好,我们不失恋。”他伸手重新把她捞进怀里,宠溺的吻着她的发顶。许久,他说道:“程楚欣会去国外接受治疗,以后都不会出现在我们身边了。除了你,不会有任何人。”乔宝转过脸,惊讶的看着他。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吗?她期期艾艾的问道:“你,你怎么知道……”苏清泽抵着她的额头,笑:“因为你的鼻子变长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