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闻君有传国玉玺,千古文物,中华魂宝,不胜心向往之。 小说城,点,阅读原文小说城,点,阅读原文明日零点,当踏月来取,君素雅达,必不致令我徒劳往返也。”这张短笺短短数十余字,此刻就平铺在深红的檀木桌面上,自亮如白昼的灯光,将淡蓝的纸映成一种奇妙的浅紫色,也使那挺秀的字迹看来更飘逸潇洒,信上没有具名,却带着郁金香的香气,信上没有任何署名,但拿信的手却微微颤抖了起来。接到这封短笺的是罗斯柴尔德家族的首领伊盖.罗斯柴尔德。

他此刻就坐在桌子旁边,一张保养的雍容华贵的脸庞,扭曲了起来,眼睛瞪着这张短笺,一脸的不可置信,还有深深的恐惧。 精致的大厅里只有三人,他们长相相差无几,都是一家人,分别是老中少祖孙三代。年青的约翰.罗斯柴尔德低吼着咆哮道:“究竟是谁,谁泄露了族里的秘密?”罗斯柴尔德家族这曾经是一个说出来会让天下抖上三抖的家族。如今或许对绝大多数普通人来说它是陌生的,因为在大众传媒时代,人们的目光只会关注到类似“肯尼迪家族”“洛克菲勒家族”或者“摩根家族”这些声明显赫的名字上。

而二十世纪二战前的美国,曾经有一句经典的话形容当时美国的情况“民主党是属于摩根家族的,而共和党是属于洛克菲勒家族的……”其实在这句话后面还应该跟一句“而洛克菲勒和摩根,都曾经是属于罗斯柴尔德的!”严密的家族控制,完全不透明的黑箱操作,像钟表一般精确的协调,永远早于市场的信息获取,彻头彻尾的冷酷理智,永无止境的金权**,以及基于这一切的对金钱和财富的深刻洞察和天才的预见力,使得罗斯柴尔德家族在世界两百多年金融、政治和战争的残酷旋涡中所向披靡,建立了一个迄今为止人类历史上最为庞大的金融帝国。

十九世纪,欧洲有六大强国!分别是大英帝国、普鲁士、奥匈帝国、法兰西,俄国……还有……罗斯柴尔德家族!罗斯柴尔德家族还有一个显赫的外号,就是“第六帝国”。第六帝国有一个只有首领才知道的秘密。传国玉玺!中国的无价之宝——传国玉玺。“传国玉玺”在中国意味着皇权,而在罗斯柴尔德家族意味着首领。当年第一代罗斯柴尔德家族首领梅耶·罗斯柴尔德因为在无意中得到了“传国玉玺”以后,从此事业一帆风顺,成为了威廉王子的金融代理人,奠定了家族财产的基础。

此后,“传国玉玺”成为罗斯柴尔德家族权威的象征,并且改名为“财富之权杖”。由于二次世界大战,罗斯柴尔德这个犹太家族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地位以大不如前,但“传国玉玺”却一直成为罗斯柴尔德家族的信物,只是世人之将它当做“财富之权杖”,鲜有人知道它就是中国遗失千年的“传国玉玺”。而此刻一张短笺却揭露了这个事实。在约翰上首的是一位颧骨耸起,目光如鹰,阴鸷沉猛的中年人,他叫维尔.罗斯柴尔德是罗斯柴尔德的下任继承人,为人才智与狠辣并存。

他的面色也是十分沉重,锐利的目光不停地在对面墙上的立体显示屏上扫动。大如篮球场的墙壁上倒影着近百个方格,整个罗斯柴尔德家族的影像都能通过这显示屏显示出来。从显示屏来看,整个罗斯柴尔德家族称之为三步一岗,五步一哨,丝毫不显夸张。来往间的护卫每个人手中都拿着重型机枪,腰间挂着手雷,几乎每一个护卫都具有阿诺.施瓦辛格的那种体魄,足足有千人护卫着罗斯柴尔德家族的一切通道。这些人都是身经百战的死士,一个个都是精英中的精英,他们这一千人便是对上美国的海军陆战队都能保持绝对的优势。

可便是拥有如此护卫,伊盖、维尔、约翰子孙三人都无法保持镇定,只因对手太强,太诡异。盗帅楚留香!这个名字在中国武侠世界中是一个传奇人物:他是一个游侠,一个浪漫的贵族骑士。他来去如风,空气中只留下淡淡的郁金香气息。他行事有自己的原则,即使是偷盗也做得光明磊落,所谓盗亦有道。可偏偏这一个传奇人物,一个神话中的人物出现在了世间。如楚留香一样,他来去如风,没有人知道他长得什么样子,没有人知道他年岁几何,唯一知道的是他没有拿不到的东西。

不问而取,是为偷,问而取之,是为拿。在五年前,他凭空出现世间,不拿金银,只取国宝,只取失散世界的中国古董。取后竟以一人民币的价钱卖给故宫博物馆,物归原主。五年来,他走访于世界,任何流传世界的中国古物都无法逃脱他的魔掌。强如摩根家族、洛克菲勒家族的宝库都曾被他七出七入,如入无人之境。每每动手之前,他都会如楚留香一样,优雅的送上短签,通知时间地点和盗取之物,任凭主人如何防备,结果都是一样。最可悲的是迄今为止没有一个人见到他的影子,甚至不知他是男是女。

在他的面前任何高科技都如废品。“咚……咚……咚……”古老的钟声忽的想起,以为着新一天的到来。“时间到了!”伊盖、维尔、约翰三人在这一刻都忍不住低喝一声。维尔、约翰目光看着伊盖。传说中他从不失手,而且信守承诺,说何时取得就何时取得,从未有过失手,有的人甚至于宝物何时丢失的也不知道。他们在这关键时刻,唯一的想法就是确定“传国玉玺”是否还在。伊盖抹去额上因为紧张而流出的汗水,微微颤颤的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古老的木匣,打开匣子。

方圆四寸,上纽交五龙,“传国玉玺”出现在了三人的面前。伊盖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松了口气,张口道:“it……”他想说“it-is-here”是它还在的意思。可伊盖才仅仅开口说了一个“it”,诡异的事情发生了。“传国玉玺”竟然凭空消失,木匣里多了一张纸笺,那种淡蓝的纸笺,发出同样缥缈而浪漫的香气,同样挺秀的字迹写着:公子伴花失美,盗帅踏月留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