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大隋重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大兴城崇德坊秦孝王府,殿宇巍峨,山墙高耸,无数的蝉儿不遗余力的嘶鸣着,府邸里的却犹如雪覆的寒冬,甚至连大红的丹红梁柱都被白纱缠了起来,无数的下人们全都身穿重孝跪倒在大殿外。殿内的一张白色的帷帐床前,跪着一个全身素纱的绝美的妇人,云髻高盘,两道黛眉如三月柳叶,薄唇小口,杨柳细腰,犹如素洁的犹如春梅乍雪,秋兰披霜,只是那一双乌溜溜的眸子却无神的看着躺在床上的中年男子。在妇人的身侧还跪着一个十余岁的小姑娘,眉清目秀,也是身穿重孝,不停的抽泣着,两只俏生生的眼睛早已红肿。

“圣旨到!”府门外响起一声洪亮公鸭嗓喊道,接着一个整齐的仪仗队伍穿过府门径直踏进殿内。走在队伍最前面的是一个约么五十多岁的太监,手擎着印满祥云的玉轴圣旨,走到那妇人身前大声的诵道:“奉天承运,庶人杨俊知错能改,实乃百官表率,复为秦孝王加封上柱国。秦王王妃崔氏谋害亲夫,赐鸩酒一杯!钦赐。”“民女接旨!”妇人木呆呆的俯首说道,身侧的小女孩死死地抱住妇人沙哑地哭道:“母亲,不可以啊!皇爷爷怎么可以这么对你!”那首领太监也不觉的泫然泪下,转过身不忍再看,无奈地向着身后端着金壶御酒的侍卫挥挥手。

女孩见侍卫向自己母亲走来,急忙张开稚嫩的双臂护在自己母亲身前,绝望地看着那酒壶发疯地说道:“不可以,不可以的,我的母亲是王妃!”那侍卫见女孩挡住自己,只能手足无措的楞在原地,这毕竟是当今皇上的亲孙女,可不是自己一个小小的侍卫能招惹的。那妇人凄惨地一笑,轻轻地抱住自己的女儿,怜爱地抚mo着她的面颊说道:“若雨乖,我的好女儿!你已经长大了,要学会坚强,以后要好好照顾你弟弟,知道吗?”女孩摇着头扑到妇人怀里放声的哭泣起来,嘴里不停的呜咽着:“雨儿不要,雨儿要妈妈……..”那首领太监心里焦急,可这皇族家事哪敢多嘴,他陪伴在皇上身边几十年,对皇上的脾气最为清楚,别看皇上狠心对秦王,其实心里最疼爱的就是这个儿子,只是秦王病入膏肓才借已用来肃清朝风的。

正在众人乱作一团的时候,只听得帷帐里传来一阵急促的干咳之声,屋内的人全都吓的安静了下来,将目光射向床上的中年男子。只见床上的中年男子胸部随着咳嗽剧烈的起伏着,哇的从嘴里喷出一口乌血,随后便缓缓睁开了饧目,茫然地望着屋子里的一切。那首领太监和侍卫吓得双腿打颤,脸色发绿,而那妇人痴痴地望着床人的情郎,说不出是高兴还是悲伤。唯独那个女孩见自己的父亲醒来欣喜若狂,跑到父亲床边用绢帕小心翼翼的拭去那中年男子嘴边的血迹,挂满笑脸地说着:“父亲,你醒啦。

雨儿这几天等的你可是好辛苦。”中年男子望着趴在床边的小女孩微微扯动下嘴角,目光中充满了关爱,心道:这到底是在哪,她为什么管自己喊父亲?咦,都穿着古代的衣服?自己记得好像下班回家的路上被一辆车撞到了,怎么到这里了?“这里是哪里?你是谁啊?”中年男子用微弱地声音问着自己身旁的女孩。女孩用两只小手紧紧地握着中年男子的大手,完全沉浸在快乐之中,美滋滋的答道:“这里是家里啊,我是你的乖女儿若雨啊。”中年男子不忍伤害小若雨,仍只是一笑没有说话,心中却不由得一酸:在自己的记忆中自己确实有一个女儿,不过好像没有这么大年纪。

难道是回到古代了?不会吧,世界上真的有这种事情吗?“秦王活了!秦王活了!”那首领太监瞪着有些昏花的眼睛,激动地扯着嗓子叫道。旁边的众侍卫见不是诈尸,一颗心也都咽回到了肚子里,好奇的伸着脖子向床里张望着。“元公公,您看这酒…………….”端着鸩酒的侍卫走到那首领太监身旁悄悄地说道。那首领太监急忙摆摆手,说道:“不必了,尔等随我速速去回禀皇上!”说完急匆匆地带着众侍卫走出秦府。六月的天犹如孩子的脸,那元公公刚出秦府不久,只见苍穹之中忽的黑云翻滚,晴日无色,一道道雳闪从天而降,一声声雷声如战鼓响彻天际。

那妇人用膝盖紧紧向前蹭了几下,一头扑到中年男子身上痛苦起来,哭声中夹杂着悔恨、兴奋、惭愧,诸多复杂情感难以一言言尽。中年男子感觉浑身的力气仿佛被抽空了一般,几次试着用坐起都没有成功。那妇人仿佛见自己的情郎要起身,犹如刚从梦中醒来,转身向外大声地娇呼道:“快请郎中,快请郎中!”天空的雨闸龙神打开,瞬间倾盆暴雨冲入中华大地,百姓们全都忙着在自家的灵堂上向龙神磕头,感谢这场雨来的如此及时,否则那几亩薄田恐怕颗粒无收。

“好雨啊,哈哈,好雨啊!真是天佑我大隋,有此雨,天下安已!”杨坚兴奋地挥舞着肥大的衣袖,用手指着外面的大雨对皇后说道。独孤伽罗那张容颜尽逝的脸上却没有一丝笑容,伤感地说道:“可惜俊儿这孩子看不到了,定是俊儿升入天庭,将我大隋之困禀报给玉帝,这才降此及时雨啊!”杨坚轻轻拉过独孤伽罗的手拍了拍,眼中顿时涌上泪水道:“俊儿这孩子受苦了!”“皇…..上,皇……上,好消息啊!”元公公跑到了杨坚身前跪倒,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

“起来吧,什么事儿把你高兴成这个样子。”杨坚好奇地看着地上的元公公,笑着问道。元公公紧喘了几口大气说道:“恭喜皇上,秦王他活过来!”“什么?!”杨坚和独孤伽罗欢喜地异口同声地惊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儿速速给朕说来听听。”杨坚毕竟是一国之君,瞬间便恢复了冷静,但依然能以平复内心的喜悦。元公公接着便把自己在秦王府的所见所闻原原本本的讲述了一遍,最后还不忘拍了句马屁:“这些俱是老奴和几个侍卫亲见,必是皇上赦免秦王的仁德感动上苍,所以才降此及时之雨。

”“那崔氏如何了?”杨坚一语便点中元公公话里漏洞,阴着脸说道。元公公吓的急忙跪倒说道:“奴才该死!见秦王复生,天降吉水,怕杀了崔氏得罪神明,所以便自作主张没有让崔氏饮了那鸩酒!请皇上恕罪,奴才也是为我大隋着想!”独孤伽罗本就讨厌男人三妻四妾,这崔王妃因妒而杀秦王,实与自己有颇多相似,如今杨俊复生心里也有几分舍不得,急忙走到杨坚身前说道:“皇上,如今俊儿复生,实应还他一家团圆,我看这崔氏弑夫之罪也就宽赦了算了。

”杨坚闭着眼睛撵着须髯,良久才睁开双目说道:“嗯,就依皇后所言吧,省得我那乖孙女雨儿从此以后不再理睬朕了。”小说城。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