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4章】心系梦舒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杨俊正被巢元方问的头疼之际,一个洁白的身影走了进来,动人的喉声打断了两人的谈话:“回秦王殿下,我已检查过陈姑娘全身,都是一些皮外伤并无大碍。陈姑娘已然服了药睡下了。”“巢姑娘辛苦了,本王这里谢过。”杨俊知道虽然暂时陈婤可能还没生命危险,有危险的时候还没到呢,听巢菲絮话里所言似是知道了陈婤的身份,看来这两个倒是投缘得很。“絮儿,这里没你什么事了,先行下去吧!”巢元方生怕杨俊打自己女儿的主意,赶忙将巢菲絮打发出去。

巢菲絮又再次向杨俊和巢元方施了礼后,方迈着莲步走了出去。这种素洁的美,也许只有云美莲能与她一争长短,云美莲身上是一种淳朴的美,而这巢菲絮则是一种高雅,杨俊望着那背影不自觉的胡思乱想起来,忽听地耳边传来一声咳嗽,连忙收回心神,为了掩饰自己的失态地急忙问道:“巢医博士,陈姑娘病需要多久才能康复?”巢元方想了想说道:“如果仅仅是外伤的话,恐怕没有十天半月是好不了的。”杨俊一阵发愁,那自己也不能天天带着陈婤往这里跑,让陈叔宝带她回府?算了吧,陈叔宝那糊里糊涂的样子着实难让人安心!带她回秦府?崔梦舒那一关太难过了!“巢医博士,本王有个不情之请。

”杨俊想了想讪讪地说道。巢元方闻听一颗心都快跳出嗓子眼儿,心道:该不会是想收小女儿为妾吧!很不情愿地说道:“殿下尽管吩咐。”杨俊见巢元方好像一副老大愿意的样子,心道:你不愿意也没办法,现在只能是委屈你了。故意清清喉咙说道:“陈姑娘的伤势一时难以痊愈,本王府中多有不便,所以想让陈姑娘在贵府将养数日,待痊愈之后在行离去,不知道巢医博士意下如何?”巢元方狠狠地咽了口唾沫,把悬着心吞了回去,高兴地笑道:“没问题,没问题,殿下尽管放心,微臣会让小女细心照料陈姑娘!”杨俊心里一阵纳闷,想不通眼前这老头为什么起先愁眉苦脸,现在又如此高兴,不过既然他肯答应自己也就放心了,忙道:“那就有劳巢医博士!本王府上还有些琐事,待几日后再来拜会。

”“微臣恭送殿下。”巢元方躬身施礼说道,忽然听到杨俊说日后在来,本来高兴地脸一下又拉长了,心道:我真是老糊涂了,这明显是引狼入室嘛!杨俊见巢元方忽喜忽悲,不由得一笑,心道:都言老小孩,看过来果真不假!崔立成早已在门外等候多时,见杨俊出来赶忙迎了上去说道:“王爷,是否该回府了,我怕王妃那里会出乱子。”杨俊闻听心里不由得一紧,急道:“快,回府。”“殿下,微臣还要去坊内巡视…….”元旻见杨俊要回府急忙上前说道。

杨俊暗怪自己失礼,赶忙说道:“此次劳烦元将军,本王真是过意不去。元将军有事尽管去忙,本王自行回府就是了。”“殿下不必客气,这些都是微臣分内之事!”元旻赶忙答道。杨俊现在心里挂着崔梦舒,客套了几句便匆匆钻进辂车,疾驰而去。元旻望着远去的辂车,暗道:这秦王自从病愈之后变化如此之大,今日皇上还问及自己应该给秦王安排个何职。辂车刚一到府门,杨俊就从车上窜了下来,飞快跑向内宅,猛地推开自己卧室的房门,只见崔梦舒正独自坐在床头垂泪,一颗心这才放心,依靠在门上大口的喘着粗气。

崔梦舒也是被他吓的不轻,见杨俊如此紧张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赶忙擦了擦眼泪走到杨俊身前搀扶着他的手臂说道:“你这是怎么了,可是朝中出了什么大事?”杨俊轻轻地摸着崔梦舒那被自己打的红肿的脸颊,猛地用自己的大嘴封住了她的绛唇,贪婪地吮吸着嘴里的芳香,一条小蛇顽皮的在崔梦舒嘴里游动着,一双大手环绕到崔梦舒的身后轻轻地扣在她的臀部上。崔梦舒虽然已为人妇,但先前的杨俊只懂得发泄兽欲,哪有这般情趣,仿佛自己如同要窒息一般,可偏那种感觉十分的美妙,只觉杨俊的一双大手如有魔力一般,弄得自己得浑身一阵酥软。

良久,杨俊才放过怀里的俘虏说道:“刚才自己一个人在哭什么?”崔梦舒嘟着巧嘴,满含醋意地说道:“谁叫你那么紧张那狐狸精,喜新厌旧,你是不是嫌弃妾身人老珠黄。”杨俊看着崔梦舒那副可怜巴巴的怨妇人模样,不由失声笑道:“梦舒,你在我心中永远都是最漂亮的,如果能少吃点醋就更漂亮了!”“哼!自从你好了之后就学的这般油嘴滑舌,难怪那个些小狐狸精都自己送上门来。”崔梦舒说着不满的用粉拳在杨俊的胸膛捶了两下说道。杨俊听崔梦舒依然还张口闭口称‘陈婤’为狐狸精,知道她还是不相信自己,赶忙解释道:“梦舒,你不要在胡思乱想了。

我真的和陈姑娘没什么,我心中只有你一个人。”心道:反正屋里也没第三者,甜言蜜语又不花钱,甩开脸皮说吧。崔梦舒被杨俊说的心中美滋滋的,羞涩地用额头轻轻地顶着杨俊地胸膛不再说话。杨俊见时机前边做的铺垫差不多,苦口婆心地说道:“梦舒,你要相信我,我会永远对你好!你以后不要在作贱自己,更不要胡思乱想迁怒于别人,知道吗?”崔梦舒猛地抬起头白了杨俊一眼,气鼓鼓地说道:“我就知道你还惦记那狐狸精,你心里一直都在怪我是不是?”杨俊真想抓狂,心里不住的告诉自己:忍住,忍住!忙又笑着刮了一下崔梦舒的琼鼻说道:“你难道非得把你老公逼成采花贼才甘心嘛!”崔梦舒低头想了想,犹豫了良久才下定决心说道:“那如果我同意你纳她为妾,你是不是就不怪我了,不过你得答应我纳她为妾之后,在也不许沾花惹草了。

”咳,咳,杨俊一阵狂咳,知道今日和崔梦舒是说不清了,紧紧地将她搂在怀里低声地在她耳边说道:“今晚为夫要宠爱你。”说完便用嘴唇轻轻地啜着崔梦舒的耳垂。崔梦舒也是许久未尝得巫山之乐,不由得失声着瘫软着杨俊地怀里。剩下的自是一夜无话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