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6章】配祭之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正在杨俊胡思乱想之际,文武百官突然骚动起来,一个个翘脚张望,重墙上霎时战鼓齐名,咚咚的巨响震人魂魄。杨俊只见远处来了一条绵延到天边的队伍,心里也开始紧张起来,脑子里反复回忆着昨夜崔梦舒给自己的画像,别人到还在其次,如果自己将自己的两个兄弟杨广和杨谅认错,那干脆自己直接抹脖子算了。文武百官如众星捧月一般跟着杨坚和独孤伽罗向城下走去,杨俊感觉手心全是汗水,小心翼翼的跟着杨勇身侧,两只眼睛跟做贼一般东看西瞧,生怕自己出什么状况。

顷刻,远处的马蹄声渐渐大起来,在众人的视线里出现了一队战马方阵,为首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身着光明铠甲,英姿飒爽,眼里闪着一丝丝冷峻的目光;在他身侧则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少年,削瘦的面庞上挂着顽皮的笑容。杨俊知道这二人便是自己的兄弟杨广和杨谅。在距离广阳门一百多米时候,所有军卒跳下战马,为首的二人带着众将官小跑着来到杨坚身前跪倒在杨坚身前说道:“儿臣幸不负父皇所托,大捷而归!”身后的长长的队伍齐刷刷的跪倒山呼海啸般喊道:“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哈哈,尔等辛苦了,快快平身。

”杨坚十分满意地点头说道。“父皇,母后,儿臣好想念你们。”杨谅起身拉住独孤伽罗的手撒娇地说道。独孤伽罗对自己这小儿子是格外的宠爱,一脸老脸笑的合不拢嘴说道:“为娘也想你们,都当将军了还跟个孩子似的。”“大哥,三弟。”杨广脸上泛起笑意走到二人身前,猛的看到杨俊那五花脸,失声笑道:“三弟,你恁的把自己作践成这样。”杨谅闻听也好奇的跑到二人身前,亲昵的拉着杨俊的手说道:“三哥,我和二哥在边关听到你康复的消息真是高兴死了!”杨俊不自然的笑道:“二哥,五弟,我也是日夜思念你们。

”“可惜四弟远在巴蜀,否则我们兄弟五人一起痛饮这庆功酒该是何等的快哉!”杨勇面色微露一丝遗憾的说道。杨俊瞄见杨广和杨谅听完脸上也是一阵失落,也赶紧装出一副伤心地样子,不住的摇着头。“你二人此次立下大功,朕要重重奖赏你二人!”杨坚那声爽朗的声音再次响起。“臣不过是有些匹夫之勇罢了,如果不是晋王千岁运筹帷幄,臣恐怕早就马革裹尸了!”一个五十左右岁的全身戎装的老者朗声说道。杨勇听罢脸色立即数变,心道:自己害怕的事情终于发生了,此次西征父皇命二弟和杨素共同出兵灵武道,二弟自然不会放弃拉拢杨素的机会!杨素从开国初便一直征战南北,在军中威望极高,自己也早有拉拢之心,只是当时自己核心幕僚宰相高颎与杨素向来不和,故此自己才没有着手。

可世事难料,不久前父皇下诏征讨高句丽,任命高颎为行军长史,可结果铩羽而归,遭人诬陷,至今还压在大理寺待审。自己失了这条臂膀之后便想将杨素招入麾下,可谁知竟被二弟抢先一步!看己这个二弟野心还真是不小啊!“皇上乃是真龙天子,我大隋兴的是正义之师,焉有不胜之理。”这时另一个四十多岁的高大魁梧的大将洪声说道。“哼!这史万岁可是自大的很!”杨谅拉着杨俊的手不满的小声说道。杨俊对史万岁的名字陌生的很,因此没有太过放在心上,只是自己在家中见过杨素的画像,自己隐隐记得是此人协助杨广登上的大宝,于是不由的留意起来。

“陛下,祭庙的时辰将至。”一个身穿一身文官官服,文质彬彬的中年人说道。杨俊记得他好像是礼部尚书牛弘。杨坚点点头问道:“那就让太子带着去吧,朕在玉泉宫设宴为尔等庆功!”“陛下,只是这配祭之人还没选定。”牛弘面有难色地说道。“那就让晋王去吧。”杨坚想了想说道。杨坚话音刚落,忽的站出一个干瘦的老者说道:“陛下,臣以为不妥!”“哦?那依孝慈之言,朕该让谁去?”杨坚不但没有生气反而还饶有兴致的笑道。“依照古制,帝尧于平阳,以契配祭;帝舜于河东,咎繇配祭;夏禹于安邑,伯益配祭;殷汤于汾阴,伊尹配祭;文王、武王于斁渭之郊,周公、召公配祭;汉高帝于长陵,萧何配祭。

此次大隋西征晋王虽为帅,但却居于幕后。秦川行军总管长孙晟施计离间突厥,投毒于突厥饮泉,使我大隋不费吹灰之力大败突厥;太平公史万岁不费一兵一卒喝退达头可汗,入大漠数百里,踏平突厥牙帐都斤山。因此微臣以为应以长孙晟、史万岁二人为配祭!”老者掷地有声,引经据典的说道。“孝慈所言有理,那就以长孙晟、史万岁为配祭!”杨坚赞许地说道。杨俊自然弄不明白双方为什么而争执,只是见杨勇脸上露出一丝得意之色,而杨广、杨素和牛弘则面色十分难看。

按照隋制出征大捷而归是要祭庙的,主祭之人是皇帝或者太子,而配祭之人则是有功或者贤能之人,能上的太庙除了无限的荣誉之外,更是会得到皇上的信任。杨广心里直气得七窍生烟,心里暗骂:苏孝慈,老匹夫!日后定要将他除去。这苏孝慈在北周之时就盛名远播,自己的父皇对他十分敬重。现在这苏孝慈身为太子右庶子,乃是杨勇的得力臂膀之一。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杨俊对朝中的各股暗流知之甚少,自然看的是热闹。自己是个空降兵,与这杨家兄弟之间谈不上什么深厚的感情,因此一开始就抱定了坐山观虎斗的态度。

既然人都选定,太子杨勇乘着金辂车,带着群臣和众将士,浩浩荡荡的向西郊的宗庙驶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