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7章】意外受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杨俊睁开昏昏欲睡的双眼,见前面是一个庞大的宫殿,楼台高筑,梁柱都油着一层黑漆,在群殿的东西两侧筑有几个用巨石砌成的圆坛,猜想大概是祭祀用的。正在杨俊东张西望的时候,他忽然发现群臣都在庙门外停住了脚步,正犹豫自己是不是该进去的时候见杨谅向自己招招手,急忙大步赶了上去。忽听得一阵悦耳的钟磬乐声想起,随即笙竽萧笛也响了起来,庙内的响亮的吟唱:肃祭典,协良辰。具嘉荐,俟皇臻。礼方成,乐已变。感灵心,回天眷。辟华阙,下乾宫。

乘精气,御祥风。望爟火,通田烛。膺介圭,受瑄玉。神之临,庆阴阳。烟衢洞,宸路深。善既福,德斯辅。流鸿祚,遍区宇。杨俊走进庙内见偌大的院子里摆满这宰杀的牛羊猪,以及一些青铜筑城的麒麟、凤凰等祥瑞之物,最多的则是此次大捷缴获的珍宝。他发现进入庙门除了杨家四兄弟外还有史万岁和长孙晟以及三个面生的老者。有礼官端上一个盛满清水的铜盆,杨勇净手之后,走上中心的巨大圆坛,史万岁和长孙晟随在身后,随即乐声吟唱词一变,又有人吟唱道:于穆我君,昭明有融。

道济区域,功格玄穹。百神警卫,万国承风,仁深德厚,信洽义丰。明发思政,勤忧在躬。鸿基惟永,福祚长隆。在圆坛上还出现了六十四个人,身穿黑黑介帻,头戴进贤冠,,手持着等鸑、旄、羽、籥等物,随着乐声呆板得舞动着。另杨俊吃惊的那三个老者之中,那个面色红润,身穿高大,目露精光的老者居然脱了衣服光着走上圆坛,其余两位老者手持礼官递来的扫帚在圆坛上扫了起来。那赤裸的老者手持着玉珏走到圆坛中央,一个礼官端着三盏盛满清酒的酒樽走到老者身前,只听得乐声吟唱词再变,老者端起第一个象牙酒樽将清酒缓缓洒在地上,接着又端起第二个刻满山云图纹个青铜酒樽将清酒缓缓洒在地上,最后端起第三个平底的金樽将清酒缓缓洒在地上。

待赤裸老者礼毕之后,乐声吟唱再变,接着群臣进如庙内,在杨勇的带领下叩拜起来。一开始杨俊还觉得挺有意思,可慢慢地发现这礼节十分的冗长,拜完之后又去各殿拜祭高祖太原府庙、曾祖康王庙、曾祖献王庙、太祖武元皇帝庙等庙,直把杨俊折腾的头晕眼花。杨俊总算熬到了结束,心道:自己宁可去听原先自己车间主任的讲话,也不愿在来参加这种玩意了。忽听得肚子传来一声怪叫,马上想到今日皇帝老子请客,暗付这次一定要吃个够本儿!浩浩荡荡的仪仗队穿过开远门向皇城移动,杨俊发现大兴城的外城郭城墙修的十分简陋,有的甚至都还是断断续续,与皇城的城墙比起来简直寒酸的如同乞丐,整个大兴城就如同一个巨大的棋盘,横纵交织的大街将各坊分成一个个的格子。

百姓们也围在大街两侧七嘴八舌的议论着,虽然大兴城远离边塞,太平日子已经过了几十年,但大隋与突厥之间的战争仍是他们茶余饭后的主要谈论内容,加之兴的又是正义之师。故此人们也毫不吝啬的将热情献给这些凯旋的将士。杨俊忽然有一种当明星的感觉,虽然自己不是主角,但感受一下这气氛也是不错的,他从车帷的缝隙里看到不远处高大的宫阙,赶忙用手扒开车帷露出一条缝隙,想要看看这隋朝皇宫的庐山真面目。皇城内一座座殿宇拔地凌空,巍峨雄壮,雕梁画栋,金碧辉煌,御苑内亭台楼阁、花草木石、飞道石梁,杨俊之看的两眼发直,惊讶地合不拢嘴,心道:不愧是皇帝住的地方!执事的太监将众将官引致玉泉宫,按照品级落座,一个个婀娜多姿的宫女如飞蝶穿梭在其中,只听礼乐一响,文武百官急忙俯首叩在地上,一声尖尖的声音传来:皇上驾到!大约过了一刻钟,杨坚才在众侍卫的簇拥下踏入玉泉宫,杨俊心里骂道:你TM这么久才来,干嘛让老子跪那么早!害得老子腰都酸了!“众卿平身!”杨坚坐在龙椅之上说道。

众人这才挺直腰板跪坐在桌前,杨俊用眼偷偷地四处扫了一眼,发现这些官员们脸上丝毫没有疲倦之色,心道:这些家伙们的功夫还真是练出来了!“通事舍人虞世基颁诏!”杨坚一副莫测高深的样子说道。话音刚落,从杨坚的身侧走出一个中年男子,长相极为俊俏,手持诏书诵道:“赐越国公杨素缣二万匹,及万钉宝带,加子玄感位大将军;赐太平公史万岁田三十顷,绢万段,;授长孙晟上开府仪同三司,赐米万石,绫锦五百段………….授秦王杨俊雍州牧兼太子左卫率!”文武百官听罢心里全都一惊,让他们吃惊不是杨素等有功之臣,而是秦王杨俊!按照惯例,秦王是不能在京师任职的,如今皇上不仅把京师的咽喉雍州教给了杨俊,还让其兼任太子左卫率,百官们一时猜不透皇上的意思。

杨俊更不明白其中深层次的意思,只知道自己的皇帝老爹封自己一个官儿,赶忙跑出去谢恩,心里不住的埋怨着:看来以后没有好日子过了!太子杨勇心中大喜,看来父亲已然明白自己的意思,让杨俊兼任太子左卫率明显是将其交由自己调配,日后自己有了三弟为自己扼守京师,可谓是高枕无忧!杨广的脸色也不由得沉了下来,如果大哥和三弟联手的话,自己的恐怕就没有胜算了!不过据自己暗地里搜集的消息,自己这个三弟似乎并不是那么甘心为大哥卖命。

自己是该坐山观虎斗还是该拉拢自己的三弟,一时还拿不定主意。赏赐完毕,歌舞助兴,满朝的官员先是拍了皇上一顿马屁,接着又相互吹捧一翻,表面上一个个称兄道弟,暗地里都在琢磨着接下来该怎么站队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