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1章】美人请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云姑娘,我看你先行回去,改日咱们再谈。”杨俊实在拿崔梦舒没有办法,打也不是,骂也不是,真是头疼,只好先将云美莲打发走。云美莲虽然出身低微但自幼跟在父亲身边饱读诗书,骨子里有些一种清高和倔强,见崔梦舒骄横不讲礼数,心里也十分生气,而且自己的事情还没说呢,如果就这般回去怎么和坊里的父老乡亲说。“庶民云美莲,有要事奏请秦王千岁!”云美莲再次拜倒不卑不亢地说道。杨俊顿时觉得自己怀里的崔梦舒挣扎的更加厉害了,他自己也被两人折腾地一肚子火气,用力将崔梦舒往旁边一蹾,喝斥道:“你给我安静点儿!”崔梦舒见杨俊真的动怒,不敢再闹,撅着小嘴负气的站在一旁,狠狠地盯着地上的云美莲。

她已经浑然不觉地改变着自己,以前她只是想独占杨俊,更多的是怨恨驱使着自己去报复,可自从杨俊病愈之后,她觉得到了自己梦中一直奢望的幸福,她喜欢杨俊让着自己、迁就自己、哄着自己的那种感觉,因此她现在对杨俊完全是爱,是一种害怕失去的爱,是一种不愿意与别人分享的爱,所以她才会见到杨俊生气后害怕,才不再和以前一般疯狂的报复一切的切。“云姑娘,你找本王到底有何事?”杨俊见崔梦舒安静下来,心里也长长地出了一口气,默念了句:阿弥陀佛。

“回秦王千岁,崇德坊的租庸调要比其他坊的高出一成,百姓们苦不堪言,所以民女请求王爷按京兆郡的标准收取。”云美莲跪在地上大义凛然地说道,颇有点以死纳谏的味道。“什么租庸调?是不是地租?免了,免了,都免了就是了。”杨俊听不懂云美莲嘴里的名词,大致猜想是地租之类的东西,自己是无产阶级出身,如今翻身做主人,饮水,哪能在剥削自己的同胞。崔梦舒当惯了杨俊的‘词典’,气股股的白了一眼杨俊说道:“大隋规定年满二十三岁男子称之为课丁,主户内有课丁者称之为课户。

课户每丁纳粟二石,称为‘租’;桑蚕之乡,每丁输绢或絁二丈,附加绵三两,麻布之乡,则改为输布二丈五尺,附加麻三斤,称为‘调’;每丁岁役二十日,若不应役,则用绢代役,每天折绢三尺,二十天折绢六丈,若遇闰年,加役二天,则折绢六丈六尺,折布的尺数,比绢要增加四分之一,即每天折布三尺七寸五分,二十天共折布七丈五尺,若遇闰年,加役天,即折布八丈二尺五寸,这种折绢或折布的代役金色,称为‘庸’。按照隋制‘调’和‘庸’是要上缴国库的,封地的亲王是没有权利免除的;而租则可以按照封地食邑的课户数量,由亲王直接收取。

你倒是大方,都免了,户部那如何交代?我们一个偌大的秦王府靠什么维持生计?!”云美莲也万没料到杨俊会说出刚才的昏话来,虽然自己知道那不太可能实现,由于事实和自己预想的差别太远,心里准备不足,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那就把收缴国库的部分按最低的收取,封地的‘租’全都免了!”杨俊不耐烦地说道,直听得云山雾绕,心里反正就是一个打算:说什么也不能在剥削农民了,虽然自己解救不了全国,但归自己所属的一亩三分地还是可以做到的。

云美莲此时如梦方醒,赶忙叩首说道:“谢秦王千岁,谢秦王千岁!”一旁的崔梦舒气的一把拧着杨俊的耳朵骂道:“我看你是被这小狐狸精迷了心窍!”杨俊感觉耳朵传来一阵撕裂的疼痛,不自觉的弯下身子,嚎叫道:“梦舒,你轻点儿,轻点儿,脸已经毁容了,你还想我再掉一只耳朵吗?!”崔梦舒自然舍不得下狠手,松开玉手叉着细腰气道:“掉了更好,省得那些小狐狸精整日里惦记着你!”云美莲被崔梦舒羞臊的满脸通红,但却不敢还嘴,一是因为身份悬殊,二是生怕惹怒了崔梦舒,杨俊会反悔刚才做出的承诺。

杨俊一边揉着火辣辣地耳朵,一边咧着嘴说道:“云姑娘,快快请起。”“谢秦王千岁。”云美莲说完深垂着头,一双眸子羞赧地不敢看杨俊,默默地站在一旁,一颗心晃晃地跳着。杨俊看着云美莲那处子羞涩的模样,仿佛想起自己刚谈恋爱的情景,心里痒痒地,可想到崔梦舒在旁赶忙装作一副一本正经的样子说道:“云姑娘,还有其他事情吗?”云美莲听罢桃腮更红了,想起临行时弟弟托付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心道:原本是句客套之言,可谁知会有如此尴尬之情景,这叫自己如何说的出口。

杨俊见云美莲欲言又止,似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柔声说道:“云姑娘有话尽管说,是不是坊里出了什么事情?”云美莲被杨俊说的心中一惊,急忙摇着一双素手说道:“没有,没有,没有。只是我弟弟他……….他………”崔梦舒见二人言语之间‘郎情妾意’,心里更加有气,冷冰冰地说道:“你弟弟怎么了?是不是看上谁家姑娘了,想让王爷给他做主?!”云美莲心思敏锐,她早已感觉到崔梦舒对自己的敌意,处处针对自己,现在又听她挖苦自己,也不由得娇怒道:“我和弟弟是穷苦之人,不敢劳烦王爷御驾。

只是弟弟在我临行前,想让我代为邀请秦王千岁有空到家中坐坐,以表我姊弟二人对王爷的一翻恩德。”“借口!我看是你这小狐狸精动了春心,贪图富贵,想勾引秦王才对!”崔梦舒指着云美莲大声的嚷道。杨俊心道:这都是哪挨哪啊?!为了以防事情继续恶化,赶忙提前牵住崔梦舒的玉手,对云美莲说道:“云姑娘,本王已然知晓,你且现行回去,待闲暇之时一定登门拜访!”云美莲受了崔梦舒的欺辱,芳心一阵委屈,掩着面流着泪水跑了。“哼!还登门拜访?!我还到你真的收敛心性,原来是沽名钓誉,败絮其中,你这个登徒子!”崔梦舒指着杨俊阴阳怪气地说道。

杨俊经过这些日子的磨练,已经找到了一些对付崔梦舒的窍门,如果只是一味的生气的话,那估计自己一天能气死八回,猛地将崔梦舒搂在怀里,狠狠地吻在她那香唇之上。崔梦舒被杨俊偷袭得手,身体徒劳的挣扎了几次,便放弃了,刚逃出魔口就狠狠地在杨俊手臂上咬了一口。杨俊望着自己胳膊上留下的两排贝齿的痕迹,苦着脸说道:“这么狠心,肉都快掉了!”崔梦舒耸动了一下琼鼻,得意地说道:“谁叫你今日欺负我!”说完便幸福地依偎在杨俊的怀里。

杨俊心中对崔梦舒真是叫人又爱恨,她那股子痴情劲儿还真是让人心生怜惜,可就是爱的让人窒息,难以承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