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3章】云超闯府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杨俊还没走到前院便远远地听见云超那粗旷的大嗓门,眼角的余光瞥见跟在后面的崔梦舒,心道:今日之事又是一锅粥!前院的青石板上绳索紧锁着一个庄家汉打扮的少年,整个身子犹如刚出水面落到地上的鱼儿,上下不停的抖动着,脸上浮肿,显然是受了点教训,看到杨俊走来犹如发疯一般挣扎着骂道:“杨俊小儿,你这个衣冠禽兽,小爷今日要杀了你为我姐姐报仇!”杨俊满肚子火气,一看云超那猖狂地样子气的对两旁的侍卫说道:“把他拉起来,给我接着打!”两旁的侍卫得了秦王的指示,将云超从地上拽起来,抡圆手臂‘噼里啪啦’就是一顿大耳光。

这些王府的侍卫素来骄横,早就看不惯云超这般放肆,只是闻听他嘴里提及秦王宠幸过其姐姐,所以刚才只是把他绑住,微微教训一下而已,不敢下重手。几下下来,云超的槽牙就被打掉一个,鲜血顺着嘴角流淌而下,一双眼睛狠毒地瞪着杨俊,紧咬着牙关没有叫喊过一声。杨俊见云超那副惨不忍睹的样子,心中一软,气也消了,低声向侍卫们说道:“住手!”几个侍卫赶忙放下那已经打的火辣辣发麻的手掌,心里全都暗暗佩服云超是一条铁打的汉子。“云超,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杨俊柔声的问道。

“呸!”云超用力将嘴里的牙齿狠狠地啐到杨俊的脸上,骂道:“你自己做的什么事,你自己不知道吗?!只要小爷还有一口气定叫你不得好死!”杨俊真想吩咐身旁的侍卫接着再炼一顿云超,可他知道云超心地淳朴只是性子鲁莽了些,于是忍住了心中的火气,耐着性子说道:“你是否听到一些什么传言,误会了本王。”云超狂吼道:“误会?那只能怪我瞎眼,相信你们这个喝人血的王爷,我早该想到你心里一直在打我姐姐的主意!”“哼!自己做过的事情都不敢承认吗?!”崔梦舒见云超都这般模样还死死咬定杨俊欺辱了云美莲,天下哪有空穴来风之事。

以前杨俊霸占良家妇女之事她可以不管,但现在不同了,她现在深深地爱着杨俊,因此一定要坚决将杨俊的这个毛病打掉。“你给我闭嘴!你少说一句会死吗?!”杨俊青筋暴跳,冲着崔梦舒怒吼道。崔梦舒也是个烈性子,但微微张了张朱唇,还是没敢顶撞盛怒下的杨俊,转过身独自垂泪起来,可脚下却丝毫没有离去的意思。忽然,有侍卫来报:启禀殿下,云姑娘想要闯进王府,现已被挡在府门外。“放她进来!”杨俊心道:来的正好,老子要和她当面锣对面鼓的好好对质一翻,想要懒上本王也不能用这个法子!云美莲提着长裙,气喘嘘嘘地跑到众人面前,一见云超如此模样,泣不成声地跪倒在杨俊身前说道:“请秦王千岁手下留情,我弟弟他只是一时鲁莽才会冒犯秦王千岁,求求你高抬贵手放他一马!”“姐姐,你休要求这畜生,我大不了就是一死!”云超吐吐嘴里的淤血,大声地说道。

云美莲对自己这个弟弟是又气又担心,瞪着凤目说道:“你给我闭嘴!还不快像秦王千岁谢罪!”云超天不怕地不怕就是怕自己这个姐姐,见姐姐生气便低着头不再说话,却丝毫没有向杨俊请罪的意思。“云姑娘,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何你弟弟一口咬定本王毁了你的贞节?”杨俊心中有气,也懒得顾及女儿家的脸面。云美莲粉面本就因跑动而红晕,此时被杨俊当众说出女儿家的私隐之事,俏脸顿时成了绛茄子,她自幼受父亲儒家礼教思想的熏陶,此时恨不得立即撞死在当场,可一想到自己弟弟的性命还在杨俊手里,轻咬着贝齿说道:“回秦王千岁,刚才我受了王妃一些委屈,回到家中偷偷流泪,不料被弟弟发现,所以他误以为王爷………”说道最后实在说不下去了。

杨俊长出一口气,心道:云超这顿揍挨得实在够冤的,不过给他个教训也好,让他长长记性,省得以后在这般莽撞,这也就是遇到自己,否则就是有九条命也都死完了!“云姑娘,请起!此时因拙荆而起,但令弟也着实鲁莽了些,本王这里给云姑娘陪罪!”杨俊说完微微一躬身说道。云美莲觉得虽然自己清誉受辱,但秦王不再怪罪自己的弟弟,心中倒也知足,赶忙伏地说道:“谢秦王千岁不杀之恩。”说完便准备起身,由于刚才一路跑来双腿早已酸软,加之在地上又跪了这么久,她直觉双腿一阵颤抖站立不稳,便要栽倒。

杨俊在她身前眼疾手快,本能地一把将她抱在怀里,一只手竟然巧合地按在了一座山峰之上。云美莲吓得一下子将杨俊推了个腚蹾儿,一张脸又是羞臊又是慌张地说道:“秦王千岁,我不是…….是那个………”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站在一旁的崔梦舒见确实是一场误会,自己正为错怪杨俊而自责,可忽然见二人又搂又抱,情形十分妩媚,不由得柳眉倒竖,拔下头上的银簪就向云美莲扎去。正处于慌乱之中的云美莲,那里来得及反应,双手掩面,尖叫一声,站在原地等待着那银簪的落下。

杨俊蹲坐在地上,看的是一清二楚,霍的从地上窜了起来,紧紧抱住云美莲挡在她的身前,他只觉得后背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忍不住‘啊’的大叫了一声,额头上的汗水刷的就下来了。崔梦舒也没想到自己居然刺中的是杨俊,赶忙丢掉手里的银簪,拉着杨俊地手臂慌张地说道:“相公,我不是想刺你,我是想刺她!对,我是想刺那个狐狸精的!”杨俊真想对崔梦舒说:你是不是非得玩死我才甘心?!可一看她那手足无措的样子,心又软了下来,用手轻轻擦拭着她脸上的泪珠,挤出一丝笑容说道:“没事的。

”云美莲呆呆地站在那里,娇躯上残留着还有一抹杨俊留下的汗渍,眼前的这个男人今日竟然两次轻薄了自己,虽然他也是为了救自己,他似乎并不像外面传闻所说的那么残暴。秦府的侍卫和婢女一见杨俊受伤俱都吓坏了,全都围拢了过来,可这伤是王妃刺的,别人也不敢说什么,急忙去找郎中,拿金疮药。毕竟只是簪子戳了洞,杨俊感觉虽然疼但也还不至于哭爹喊娘,忙对崔立成说道:“你命人送云姑娘和云超回去,顺便在府里拿些金疮药带过去。”崔立成赶忙应了声,命侍卫们给云超松绑。

云超一看确实是自己误会了杨俊,跪在地上憨声说道:“秦王千岁,今日我云超知道自己罪该万死。日后我云超就是舍了这条性命也要报答你!你要是…要是真的看上我姐姐,我也不会阻拦你。”他为了向杨俊表示自己的歉意,心直口快把自己的心里话全都说了出来。杨俊心道:前边说的还像句人话,到后面就变味儿了。刚忙挥着手说道:“好了,好了!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你且先陪你姐姐回去,本王还得看郎中。”云美莲被自己的弟弟当众‘卖’给杨俊,脸上一阵火热,可见杨俊急着打发自己走,似是丝毫没有情意,心中却又不免又有几分失落,张张嘴想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好搀扶着云超两步一回头的走出秦府。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