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5章】参加朝会(求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翌日,夜漏未尽,天空阴沉沉压得人喘不过气来,大兴城开坊的钟声接力响起,杨俊晃着迷迷糊糊的脑袋钻进辂车,心里不停埋怨着:没做官时总觉的做官好,可现在真做了官反到觉得还是无官一身轻好。宽大的朱雀街一辆辆赶往早朝的官员们见是秦王的辂车纷纷避让,杨俊一个回笼觉还没睡够,辂车便依然停在承天门外。“三哥,你恁的来的这么晚。”一声熟悉的声音传来。杨俊用力睁了睁双眼,走下辂车,见杨谅正站在辂车旁等候自己,赶忙说道:“五弟,你来的这么早。

”他余光扫过发现朱雀门前早已站满了穿着朝服的官员。“三哥,估计今日父皇就要派我回并州了,咱们兄弟又得分开一段时日了。”杨谅垂头丧气,依依不舍地说道。杨俊微微一笑豪壮地说道:“五弟休要如此,你我弟兄又不是生离死别,大丈夫志在四方,何必在乎这一时的分别。”“哈哈,三弟的豪气依然不减当年啊!”远处的杨广边说着也走了过来。“二哥。”杨俊和杨谅异口同声的唤道。杨广打量了几眼杨俊说道:“三弟,日后我和五弟不能在父皇和母后身旁尽孝,你要多多为父皇分忧才是。

”杨俊微微点点头说道:“二哥尽管放心,我绝不懈怠。”杨广犹豫了一下说道:“三弟,工部侍郎武山郡公郭衍的妻子患了癭症,你二嫂刚巧懂得一些治疗之术,所以要留在长安为其诊治。昭儿也远在豫章,你让弟妹常去陪陪她解解闷。”“二哥放心,我一定叮嘱梦舒常去晋王府陪陪二嫂。”杨广欣然应允道,心道:现在终于可以找个借口支开崔梦舒了,这样自己也能过几天清静日子。忽然,百官一阵骚动全都按次序站好,杨广和杨谅也都匆忙告辞走入队列,文武百官只剩下孤零零杨俊一人站在中间,焦急而茫然的望着大家。

“殿下,请入列!”正在杨俊愣在中间时,走过来一个头戴进贤冠,身穿绯红朝服的老者,银髯飘洒,举止之中透着文雅。“三哥,发什么呆,速速过来!”杨谅冲杨俊大急地招招手说道。杨俊放佛如抓住了救命的稻草,心中也不由得生出一阵感激,赶忙跑过去站到杨谅前面,天气本来就闷热,加上刚才的惊吓,后背都已被汗水浸透。“三哥,你今日这是怎么了,居然敢触那房老头的霉头!”杨谅低声在杨俊身后说道。杨俊哪好意思问:这房老头到底是何许人也?只好撒谎道:“刚才想一些事情走神了。

”一阵悠扬的钟声想起,姓房的老者高呼道:“文武百官,均已入列!”嘎啦啦,一声沉闷的声音传来,承天门应声而开,从门里齐刷刷走出一排侍卫,为首的监门校尉擎着黄色的绢帛大声诵道:“宣读门籍!晋王杨广!”杨俊只见自己前面的杨广躬身说道:“在!”,心道:这上朝也得点名?干脆弄个刷卡机放这里多好!正在走神之际,感觉后背被人推了一下,只听那校尉喊道:“秦王杨俊!”,赶忙躬身应道:“在!”待所有官员点完名之后,才在姓房的老者代领下走进皇城,宽大的石路两旁立着威武的千牛仗卫,一杆杆挂着红缨锋利的长矛散发着一股股寒气。

杨俊紧紧盯住自己身前的杨广,他做什么自己就学着做什么,心里暗自下定决心:一定要好好补习一下这古代的知识!巍峨高耸的太极殿,长长的台阶两侧全都是汉白玉的栏杆,雕刻在上面的祥瑞栩栩如生。杨俊脱掉鞋子踏入大殿,只见大殿的最前方是一张斧纹屏风,地上铺着软绵绵的踏席,金光闪闪的龙椅前方摆放着一个九鼎香炉。姓房的老者站在最前方的正中,过了好一会儿,方听得钟乐齐鸣,百官们赶忙又仔细地整理了下自己的朝服,只听外面执事太监喊道:“皇上驾到!”杨俊也赶紧学着众人的样子跪倒在地,心道:这一次又不知道得跪多长时间,奶奶地,转世非得附身在一个秦王身上,要是附身在这杨坚身上多好,省得自己的整日里跪来跪去的!大约过了一刻钟舆车才到,在众仪卫的簇拥下,令人眼花缭乱的羽藵、华盖,杨坚头戴十二旒通天冠,身着玄色皇袍,迈入太极殿,在杨坚的身后跟着的是太子杨勇。

群臣赶忙直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众卿平身!”杨坚坐在龙椅上朗声说道。群臣起身双手擎着笏按照班列站在两旁,杨坚目光扫过群臣说道:“今日朝事先议一事,高颎一案可有定论?刑部尚书薛胄,你先给朕说说!”薛胄出列朗声说道:“启禀陛下,微臣已然将高熲一家羁押进监,高熲的国令招供高熲和其子高表仁意图谋反。据那国令供述自从陛下将高熲的官职罢免之后,他一直怀恨在心,其子高表仁曾言:曹魏时的太傅初司马仲达起初托疾不朝,遂有天下,父亲遇此遭遇,焉知非福!而且高熲还暗中招来妖僧窥看国运,这国令还供述曾经有一个真觉的妖僧对高熲说我大隋明年会有大丧!”杨坚勃然大怒道:“放肆!帝王岂可力求!孔子以大圣之才,犹不得天下!高熲居然自闭晋宣帝,居心何在!”“陛下,这高熲居功自傲,不知进退,如今居然意图谋反,微臣以为应该将其斩杀,以儆效尤!”杨素出列说道,他与高熲多年不合,如今岂可放过如此机会。

礼部尚书牛弘也出列说道:“陛下,微臣也以为应当斩杀高熲以正朝纲!”太子杨勇寒着一张脸站在那里,这高熲曾是自己的老师,他的儿子高表仁又是自己的女婿。虽然明知高熲是被陷害,可父皇已然被杨素等人蛊惑,自己如今只能弃车保帅,但心里暗暗将杨素等人记在心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