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6章】接受任务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杨坚脸上虽然震怒但却并没有立即表达自己的意见,沉声说道:“你们的意思都是让朕斩杀高熲吗?”群臣俱都低下头不敢说话,谁也不愿意趟这讨不到好处的浑水,若是说‘斩杀’那就得罪了太子,若是说‘不杀’得罪杨素倒在其次,万一皇上怒气未消给扣一个‘高熲党羽’的罪名,那就太不值了。“微臣觉得不妥!”忽然一个老者出列说道。杨俊一看非是旁人,乃是那个姓房的老者,他从监门校尉宣读门籍时得知这位老者名叫房彦谦,字孝冲,官任殿内监察御史。

“孝冲,你因何说斩杀不妥?!这高熲谋反铁证如山难道不该斩杀吗?!否则这大隋的律例立之何用!”杨坚厉声质问道。房彦谦丝毫没有胆怯之色,从容不迫地说道:“陛下,高熲虽为大隋定鼎开国立下无数功勋,但谋反之罪罪无可恕。可陛下去岁斩杀了同样犯谋反之罪的虞庆则,今岁刚刚又斩杀了王世积,这三人都是开国老臣,若是再诛杀了高熲,天下的百姓该如何看陛下?!”兵部尚书柳述也赶忙出列附和道:“陛下,房大人所言甚是!微臣也觉得将高熲杀之不妥!”国子祭酒元善也战战兢兢地出列说道:“陛下,高熲在朝中民间颇有人心,杀之不妥啊!”杨坚勃然大怒指着元善吼道:“元善,当年是你举荐的高熲,言他可以托付国事,可如今又怎么样?!朕看你年岁不小了,从明日起就回家养老去吧!”元善跪在地上老泪穿过脸颊,说道:“老臣,叩谢陛下圣恩!”群臣一看元善纳谏的结果,那还敢替高熲说话,全都低着头沉默不语。

杨坚怒气消了不少,坐在龙椅之上,回想起当年三人与自己打拼天下的情景,感慨地说道:“罢了,朕不想被世人说成只知道诛杀功臣的第二个汉高祖,就将高熲扁为庶民,诸子发配边塞吧。朕对待他都胜过自己的儿子,即使不见面也似是在目前,可自从他罢免之后,朕就完全把他忘记了!所以君就是君,臣就是臣,不要以为功高就可以震主!朕能有孝冲在身边,实乃朕之幸也!赐锦缎百段,米百石,朝服一套,奴婢七人!”“谢陛下隆恩!”房彦谦赶忙跪拜谢恩,其余群臣也早有默契的跪倒高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整个大殿里唯独孤零零立着杨俊一个人,心里大骂:草,你们TMD跪下之到是提前打个招呼啊!“秦王,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杨坚疑惑地看着杨俊问道。

杨俊也赶忙跪倒支支吾吾地说道:“儿臣…….儿臣,只是觉得……觉得荣阳公主出身皇族,定是受了高表仁的蒙蔽,不该受此牵连,还请父皇将其赦免!”他只是听崔梦舒谈及过这高熲的三儿子高表仁娶的是杨勇的女儿荣阳公主,所以才急中生智地说道。杨勇心里不由得对杨俊大为感激,虽然心里早已打定主意要大义灭亲,可终究狠不下心,急忙哀求道:“还请父皇开恩!”群臣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平息圣怒的机会,为高熲求情不敢,难道为这荣阳公主求情还不敢吗?!一个个暗自怪自己疏忽让杨俊抢了头功,齐声说道:“请皇上开恩!”杨坚心中暗自称赞杨俊心思细腻,只是见他那副唯唯诺诺的样子,心中很是不满,沉着脸说道:“既然众卿求情,荣阳公主暂回东宫!”群臣又再次高呼万岁,只听薛胄说道:“陛下,高熲家的资产当收缴国库,只是这主事之人还没定下!”杨坚望着群臣想了想:“你就派秦王、越国公和孝冲去吧!”杨俊一听杨坚给自己安排任务赶忙出列领旨,心道:这倒好,刚上任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抄家!就是不知道有没有油水捞,不过有这房彦谦在,自己干脆就别动那份歪脑筋了。

“晋王,汉王,你们明日都回到自己的封地去吧!”杨坚看着充满威严的命令道。“儿臣遵旨!”二人齐声说道。杨谅面露笑容,心里倒是巴不得远离京师,天高皇帝远,在自己的封地里无拘无束、逍遥快活,哪像这京师里处处小心翼翼。杨广则依然是那张看不出喜怒的神情,让人猜不透他的打算。群臣和杨坚又议论了些各州郡呈上来的杂七杂八的事情,杨俊呆呆地站在一旁,倒是听了个半懂,而杨勇和杨广却不时地争相出列发表自己的见解,似是暗中争斗些什么。

总算盼到朝散,群臣再次跪倒高呼万岁,杨俊可是两只眼睛一直盯着吏部尚书长孙炽,心道:可不能让他跑了,自己对这皇城不熟悉,抓个向导总是必须的!“长孙大人!”杨俊分开人群里来到长孙炽面前,满面陪笑地说道。长孙炽一愣,赶忙躬身施礼道:“殿下,你找微臣何事?”杨俊赶忙说道:“长孙大人不必拘礼,父皇授我做雍州牧,一直没时间去吏部办理手续,今日正好与长孙同路去趟吏部!”“如此甚好,下官正好也有些政务回去处理!”长孙炽恍然地说道。

杨俊出了大兴殿,就转向了,心里就不停的盘算了,自己除了雍州牧这个差事还有一个太子左卫率,东宫应该是在东边才对。原本毒热的日头被天阴沉沉地乌云包裹着,但这大兴殿坐北朝南,方向应该还是能辨认的。尚书省就在皇城承天门街的左侧,因此二人不多时便来到了吏部,有亲王这个招牌,吏部的官吏们办起事情来效率也高的出奇,免除一切繁琐手续,直接将鱼符交给了杨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