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8章】宣华夫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028杨俊喘着粗气这才仔细地观察身下的妇人,粉香的汗水打湿了两鬓的青丝,一双酥透的雪峰之上有几道被粗鲁抓弄的红痕,肌肤胜雪,眉目如画,怜爱地扶着她的面颊说道:“你叫什么名字?”那妇人疲惫的睁开双眼,冷冷地一笑说道:“姓陈,名姝瑗,南陈的宁远公主,你父皇册封的宣华夫人!”杨俊只觉得头嗡地发晕,好久才平静下来说道:“你怎么会在东宫?!”心里不停思索着,如今自己的罪名可太大了,既然在现代这种事情也得算乱伦,若是被杨坚知道自己必死无疑。

这陈姝瑗也是南陈的后人,那她与陈婤是什么关系?怪不得自己觉得她像江南女子。“东宫?哼!你来这里不就是想宠幸这里的女子,这掖庭宫又怎么会来的太子!不过相信一会皇上就会来了!”陈姝瑗非常满足地欣赏着杨俊那吃惊的神情。“什么?!皇上要来?!你是故意这么做的!”杨俊霍地从陈姝瑗身上坐了起来,惊恐地大声吼道。陈姝瑗冷冷地看着杨俊,怨毒地说道:“不错!总算老天开眼,给我这次机会!我在熏香下了,故意让你淫乱后宫,不久就会上演一场父子相残的好戏!哈……哈,我要用我这残破的身体为江南无数的子民报仇!”平日里由于独孤伽罗的嫉妒,她接近杨坚机会并不多,在加之戒备森严,因此十多年来苟且偷生就是为了报仇。

杨俊真想一刀宰了眼前的陈姝瑗,可他知道亡国之恨岂是那么容易忘却,她是无辜的,但自己更是无辜的,此时已无暇理会陈姝瑗,赶忙跳下床榻胡乱穿起自己的衣服。忽然,宫内传来一声高呼:皇后驾到!杨俊和陈姝瑗俱都愣在当场,既然事情已然无可避免,在做其他的也是徒劳,杨俊反而一下子冷静了下来,慢条斯理的穿着衣服。而陈姝瑗已然下来必死之心,何必在乎这最后的一丝廉耻,因此只是静静地躺在床上呆呆地望着杨俊。独孤伽罗刚陪杨坚批完奏折,准备回甘露殿,不料正好遇到宣华夫人派去密报杨坚的宫女,一翻威吓之下那宫女便吐露了实情。

于是,她才急忙赶往掖庭宫,虽说皇后是后宫之主,但独孤伽罗很少参与掖庭之事,她平日与杨坚一起上朝,参评朝中政事,因此朝中群臣私下里将杨坚和独孤伽罗合称为‘二贤’。而掖庭主要是由这陈姝瑗来搭理。“你们都在这里侯着!”独孤伽罗的声音在门口响起。门微微一开,独孤伽罗走了进了,看着屋内淫秽的景象,神色反而异常的平静地说道:“陈夫人,皇上是不会来了,恐怕这次让你失望了!”陈姝瑗赤裸着站了起来,淡淡地说道:“皇后还真是体恤我们这些做妃子的,大驾到这掖庭来看我!”“儿臣参见母后!”杨俊跪倒说道,如今是死猪不怕开水烫。

独孤伽罗看着杨俊心里不由得有些动怒,训斥道:“俊儿,你恁得如此糊涂,今日若不是为娘得到消息,你恐怕就大祸临头了!你真是色胆包天!”“儿臣知罪!”杨俊知道其余的解释都是徒劳,心灰意冷地跪在地上说道。“陈夫人,你那点心思本宫早就知道,想不到今日俊儿尽然着了你道儿!别以为凭着几分姿色就想迷惑皇上,只要有本宫在一天,你就休想得逞!你居然以身侍父子二人,你可还知道这天下还有廉耻二字!”独孤伽罗鄙夷地说道。陈姝瑗冷冷地一笑,自恋地摸了摸身体说道:“哼!廉耻?自从国破那日开始,宁远公主就已经死了,留下的只是一个献媚求宠的罪人!”“很好,很好!昔年本宫能杀了尉迟明月,今日也能杀了你!让你到黄泉去见那些南陈故人!”独孤伽罗狠毒地说道。

杨俊虽然知道陈姝瑗是在设计陷害自己,也许是因为自己与她有了关系的缘故,自己实在狠不下心看着她就这么死去,哀求道:“母后,此时皆因儿臣而起,儿臣求你放过陈夫人!”独孤伽罗恨铁不成钢地骂道:“俊儿,你可知道今日不杀了她,若是被你父皇得知,你就是有八个头颅也不够砍!”“母后,儿臣知道!不过儿臣还是恳请母后放过陈夫人,儿臣甘愿到父皇那里请罪!”杨俊坚定地说道。陈姝瑗那毫无生气的目光突然有了一丝生气,默默地望着地上的杨俊,心中逃避似地告诉自己:他这是想折磨我,让我痛不欲生!独孤伽罗气得狠狠地打了杨俊一记耳光骂道:“你的那些毒辣哪去了!为了这么一个不知廉耻、心如蛇蝎的妇人值得吗?”杨俊心道:自己反正已是死过一次的人了,本就不属于这个世界,能够多活这些日子已然是赚了,下定决心说道:“母后,儿臣恳求你饶恕陈夫人!”独孤伽罗愤怒的看着陈姝瑗说道:“难不成你真是苏妲己转世,这世间的男人见了你就会被迷得失了心性!”“谢皇后夸奖,不过就算我是苏妲己,你也绝不是姜皇后!”陈姝瑗目光中露着不屑地说道。

“哼!本宫今日看在俊儿的情面上饶你一次,如果你胆敢在皇上面前胡言乱语,本宫有的事手段对付你!”独孤伽罗拗不过杨俊,既然自己已经提前插手此事,就不怕陈姝瑗到杨坚那里告状。“谢母后,儿臣这就去父皇那里请罪!”杨俊叩首说道独孤伽罗心里这个气恼,心道:俊儿恁的自从痊愈后变得这般呆傻,没好气地说道:“还不速速整理好衣衫随为娘走!”说完便来开房门走了出去。杨俊这时再看不出独孤伽罗是在袒护自己,那就是纯粹的傻子了,赶忙整理了一下朝服,望了一眼的陈姝瑗,摇着头走了出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