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6章】张丽华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杨俊分了九牛二虎之力划着小船,摇摇晃晃,曲曲折折,最终总算安全到达了小岛。二人忽然岛上响起一阵天籁琴声,杨俊听得里面有人,好奇心更盛,跳下小船向岛上跑去。小岛四周全部用浓密的竹林包裹,杨俊好容易才找到一条小路,岛并不大,他几下便来到了小岛中央。只见在中央的花海之中一个绝美的女子正低头专心地抚琴,杨俊不由得愣住了,心道:这难不成是仙境,眼前的女子便是那瑶池仙女!“张丽华!”杨素气喘吁吁的也跑了上来,看到眼前的情景不由得惊呼出来。

那女子似是没有看到二人一般,只顾一心的抚琴。杨俊闻听杨素认识这女子,好奇地问道:“杨大人,这位姑娘是何来历?”杨素叹了口气,望着那绝美的女子眼神中有些痴迷地说道:“她原本是南朝陈国陈叔宝最宠爱的贵妃。昔年大隋三路大军兵发陈国,高熲攻克了陈国都城建康,俘虏了陈叔宝及其嫔妃。当时晋王早已爱惜张丽华的美色,暗中派高熲的儿子高德弘传令留下张丽华。高熲闻听大怒道:古时候有姜太公吕尚蒙面斩殷纣王宠妃妲己,今日我岂能留下这妖妃张丽华。

于是便将其斩于青溪。如果不是今日事发,恐怕高熲这招偷天换日没有人会发现!”杨俊现在对于南陈的女人极度感冒,先是有陈叔宝的女儿陈婤,后有陈叔宝的妹妹陈珠媛,这次又冒出一个陈叔宝的爱妃,实在不想在有什么牵连,收回恋恋不舍的眼神低声说道:“杨大人,我看我们还是去别去再逛逛吧。”杨素闻听一愣,刚忙把杨俊拉到一旁压低声音说道:“殿下,你打算要将张丽华如何处置?”“处置?这与本王有关吗?”杨俊一怔,心里忽然有一种不妙的预感。

杨素想起刚才杨俊那色眯眯的样子,心道:哼!你刚才淫相毕露,休想瞒过我!他本打算将张丽华暗中扣下来交给晋王杨广,只是如此一来难免会走漏风声,若是被皇上得知,那晋王伪装出来的贤德刚正的形象就功亏一篑了。不如将这祸根送给杨俊,自己还可以握着他的把柄,日后必要之时,他也算是一道护身符!想罢说道:“殿下,这张丽华本就是见不得光的人,如今高熲事发,此事必然会被皇上知晓,如此一来她必然难逃一死!”杨俊想想也却是如此,听着那一声声哀怨的琴声,回头又望了望那风华绝代的丽人,心中也确实不忍地说道:“那本王就将她暗中送给那陈叔宝!”心道:让他夫妻二人团聚也算是积德行善,脸上不觉竟有了得色。

杨素暗付:这秦王好生狡猾!装出一副紧张地样子说道:“殿下,万万不可,万万不可!须知那陈叔宝本就是亡国之主,平日里皇上定然在其左右派有耳目。如果此事被皇上得知,不但这张丽华活不了,恐怕还会牵连王爷你啊!”杨俊觉的杨素说的确实在理,面现愁容地说道:“那依杨大人的意思,本王应该怎么做?”“殿下,此事说难也不难。微臣送给殿下两计。”杨素剑杨俊上了自己的套,成竹在胸地捻着须髯笑道。“杨大人,速速说来。”杨俊心道:这些老东西一个个只可谓是老奸巨猾。

“这第一条也最为简单,那就是将这张丽华暗中杀死,一了百了,此事以后在无人知晓!”杨素狠狠地说道。杨俊一皱眉心道:这也叫一计?面色难看地说道:“杨大人,这样做与将其送给皇上发落有何异?还是说说你那第二计。”“殿下,这张丽华虽然艳名远播,可认识的人却没有几个。殿下大可将她带回秦王府,也学这高熲将其收在府中。此事只有你知我知,本官对殿下忠心可鉴,请殿下大可放心!”杨素装做忠诚耿耿地说道。杨俊在原地低着头踱来踱去,一时下不了决定,心道:按那杨素所言,自己岂不是又得惹上一件孽缘,可是如果不如此,自己又狠不下心看着佳人香消玉损。

现按杨素说的做吧,以后有机会在让她隐姓埋名,在嫁个好人家就是了。想罢无奈地说道:“那就依杨大人所言,不过此事若是被第三人得知,休怪本王无情!”最后装作狠毒的样子警告杨素。杨素毫无惧色的一笑说道:“殿下,多虑了!微臣在朝多年,这点事情还是能做到的!”恰巧此时琴声已罢,杨俊迈步走到张丽华身前柔声唤道:“张夫人。”他也一时不知道该如何称呼张丽华,想叫她‘陈夫人’可又怕她勾引陈年往事。张丽华淡定如水,起身微微施礼说道:“二位大人,可商议好民女的去处?”杨俊见她用葱白的柔荑扶过面前的青丝,黛眉如峰,一张被上天精雕细琢的面庞,偏又生的如此聪颖,自己简直不敢想象她在年经十岁该是什么样子!淡淡地一笑说道:“张夫人,尽管安心跟本王出去就是。

”他见张丽华没有多问,自己也没必要和这么聪明的女人解释。“王爷,请带路。”张丽华听对方自称王爷,心里不由得一叹,越美丽女人越是男人之间争抢的玩物,心如死水,至于自己的主人是谁已经不在乎了。杨素赶忙上前拉住说道:“殿下,且慢!如果就这般出去,太过惹眼!你须得让张夫人乔装一下才妥当。”“张夫人,你看你………”杨俊知道越漂亮的女人越在乎自己的容貌,为难地说道。“王爷稍等片刻。”张丽华说完便走进一旁的房屋里。不一会,便从屋子里走出一个手拿纸扇的俏丽公子哥,一身白色的锦绫长衫,头戴深色幞头,双肩如削,自由一股风流潇洒在眉梢。

杨俊觉的这女扮男装竟然连自己都有些认不出来了,甚至连张丽华的双峰都异常的平坦,不由得好奇地在她胸前端详起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