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1章】姐弟相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杨俊牵着小杨浩和杨若雨来到湖边的胡椅上,深深地躺在上面说道:“梦舒,我今日在街上遇到姨表兄一家了。”崔梦舒边给杨俊捶着腿边说道:“这么巧!你怎么没邀他们来家里坐坐吗?”“哦,他们说让我先行回府等候,他们随后就到。”杨俊松开杨浩和杨若雨说道:“若雨,带着弟弟去玩会儿,我和你母亲说说话!”“哼!总是打发我们走!”杨若雨说完不满的做了个鬼脸,拉着小杨浩跑了。“你怎么不早说,我这就让立成去准备些酒菜。”崔梦舒说完重重地在杨俊的腿上拧了一下。

“啊!”杨俊痛得咧嘴大叫一声,苦着脸说道:“你下次拧之前能不能提前打个招呼?!崔表弟正去安排一位贵宾。”“贵宾?”崔梦舒好奇的追问道:“什么贵宾?现在在府里吗?”杨俊抓住崔梦舒柔荑般的玉手,将她拉倒自己地怀里,打趣道:“这个贵宾是我请来的一个谋士,他可是一位风流翩翩的公子哥,你可得把家里的这些婢女们看好了。”崔梦舒伏在杨俊身上,用两只小手拽着杨俊的两只耳垂,顽皮地说道:“我才不看呢,我只管看好你就行了!”“我有什么好看的?!你这是以小女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杨俊理直气壮地抗议道。

“哼!你若要是君子,怕是这全天下的人都该是君子了!”崔梦舒闻听杨俊地自诩‘君子’不由地笑道。“我怎么了?!我一不杀人,二不防火,光明正大,为什么算不得君子?!”杨俊别着头据理力争地说道。崔梦舒俏红着脸啐道:“君子才不会向你那你般,想出那么多乌七八糟的手段折腾奴家!”杨俊听罢实在无语反驳,此时在敏感地感觉到崔梦舒挤压下的柔软,遐想起她那乳白硕大的模样,下身立刻兴奋起来。崔梦舒感觉到杨俊的变化,惊呼一声狠狠地捶了一下杨俊,便从他怀里逃了出来。

正在二人打情骂俏之际,一声脚步声传来,崔立成走到二人身前说道:“王爷,唐国公李渊前来拜见王爷。”杨俊从胡椅上跳起,用肥大的裤子掩盖了下突兀地下身,点头说道:“本王这就去接他们,张公子你安排妥当了吗?”“回王爷,我已安排他住进东侧的小竹园里。”崔立成答道。“嗯,如此甚好!”杨俊说完拉着崔梦舒向府门外走去。府门外李渊的一些侍卫正相互议论着秦府是如何的巍峨和宏大,杨俊陪笑道:“表兄,小弟迎接来迟,速速里面请。”“窦姐姐,这些年不见,你还是如此年轻漂亮。

”崔梦舒亲热地拉着窦婉婷的手说道。窦婉婷淡淡一笑说道:“我那里比得上妹妹,我听说你把俊表弟迷得都转性了!”“窦姐姐,休要听那些流言蜚语,恁得连你也来取笑我!”崔梦舒娇嗔地说道,心里却欢喜得狠。“娘,我也要去玩。”一声奶气的声音传来。众人低头一看,原来是李世民用小手指着远处正在湖水里嬉戏的杨若雨和杨浩。“崔管家,你带表少爷去过去,小心看着他们就是了。”崔梦舒对崔立成吩咐道。窦婉婷见崔梦舒一翻好意也不便推辞,但面色仍有几分放心不下的将李世民交给崔立成。

李世民挣脱开束缚,咯咯地笑着向杨浩二人跑去,崔立成则紧跟在身后。杨俊现在最怕见到窦婉婷,想起张丽华所说的直觉,心里一阵阵发虚,逃避地走在最前面,将众人引进秦府的大殿。众人席地坐下,崔梦舒吩咐婢女们上茶。“表弟,我在岐州闻听你的病重满心里甚是挂念,你表嫂更是寝食难安,只是没有皇上的诏令不敢私自回京。后来京师传来你病愈的消息,可真是把我们高兴坏了。”李渊偷瞄了下窦婉婷说道。杨俊尴尬地一笑说道:“谢表兄,表嫂挂念。”“表兄,表嫂,此次进京并要多待些时日,俊郎最近总叨念儿时往事。

”崔梦舒唯恐不乱地笑道。李渊哈哈一笑说道:“哦?我近日也是时常和你表嫂谈起往事。”窦婉婷没有说话,优雅地端起茶杯,呷了口茶淡淡地说道:“往事如过眼云烟,何必图增烦乱。”杨俊也急忙表态,笑着附和道:“表嫂所言甚是,过去的事情就让她过去吧。”此时他心里巴不得从此划清界限,以前的事情完全和自己没关系,最好一笔勾销。崔梦舒见杨俊似是对窦婉婷的情意不再留恋,心里顿时美滋滋地说道:“今日我们应该高兴才是,都怪我多嘴!不知表兄这次进京要逗留多少时日?”窦婉婷握着茶杯的玉手不停地颤抖着,佯装喝茶强忍者自己不要失态,眼神中闪过无尽的忧伤。

“这次进京面见皇上之后就要立即返回岐州,皇上闲大兴城太过炎热,准备去岐州的仁寿宫避暑。”李渊惋惜的一叹说道。杨俊心里一阵窃喜,杨坚离开皇宫,自己就可以轻松许多,省得总是提心吊胆的担心自己做错事。“我听说表弟被皇上擢升为雍州牧。我早就和你表嫂说,瑕不掩瑜,像表弟这等人才怎么会皇上束置高阁,更何况表弟还是亲王!”李渊一副早知如此的样子说道。“表兄过誉了,小弟哪有什么才能,不过是父皇硬安在头上的差事罢了。”杨俊苦笑着说道。

李渊调笑道:“表弟,这差事别人做梦都求不来,你反倒是一副不情愿地样子。”“小弟我可无福消受,我只盼着平日里陪伴在妻子和儿女身边,过些清净逍遥地日子。”杨俊无奈地摇着头感慨地说道。李渊心中不由得嗤之以鼻,心道:难道这杨俊病愈之后尽然连男人的志向都磨灭了,从此他不足为虑也!不过面上仍笑着附和道:“表弟,洁身高雅,为兄真是惭愧啊!”崔梦舒见杨俊当众表白对自己和儿女的疼爱,喜笑颜开地说道:“表兄莫要被他诓骗了,他整日里只顾惦记着那些歌妓优怜,哪里记挂过这秦府里的母女三人。

”李渊闻听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杨俊红着脸懒得和崔梦舒辩解,掩饰地端起茶杯喝了起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