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5章】钦点坊正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那几个军卒跟在杨俊后面越走越肝儿颤,到了秦府见杨俊果真是秦王,一个个吓得磕头如小鸡啄米,不过好在杨俊被没有为难他们。杨俊内心很为自己这见义勇为、锄强扶弱的英雄行为而得意。不过他也确实承认这件事情办的有点窝囊,如果能像电影里那样将这几个军卒痛扁一顿就完美了。可是自己这几斤几两在清楚不过,年轻时还好勇斗狠的打过几架,但自从有了女朋友之后就再也没和别人争斗过了,如果刚才真要和那几个大兵打起来,估计自己也只能是个挨打的命。

云家姐弟自然对杨俊千恩万谢,原来这云姑娘名唤云美莲,其母早亡,其父任过一个芝麻大的小官,两年前因病逝去了,于是就留下了这相依为命的姐弟二人。姐弟二人正与杨俊攀谈之际,一声饱含醋意的女子声音响起:“这是哪家的姑娘长个如此俊俏!”杨俊顿时感觉后脊背冒出一股凉气儿,急忙转身笑道:“梦舒,你怎么来了。”“我能不来吗?以前都是那些坊正们给你送,现在学会自己去找了!”崔梦舒白了杨俊一眼,没好气地说道。杨俊心道:看来以前这秦王还真是够花的!轻轻拉过崔梦舒的小手将事情经过大概的讲了一遍。

云美莲是何等的蕙质兰心,听出崔梦舒话外弦音,急忙微微拜倒说道:“秦王的恩德,我姐弟二人没齿难忘。”崔梦舒本就被杨俊当着外人的面牵手有些羞赧,见杨俊没有骗自己心里就更加高兴,努着小嘴说道:“哼!以前你是要人,现在学会偷心了!”云美莲和杨俊被崔梦舒当众一说俱都脸上火辣辣的,杨俊为了避免太过尴尬急忙转移话题的问道:“梦舒,这坊正是什么?”云美莲姐弟二人诧异地望着杨俊,全都不解地想着他堂堂一个秦王恁的问这般无知的问题,但二人身份低微自然不敢张嘴询问。

崔梦舒倒是已经习惯了杨俊平日里的这些没头没脑的问题,她现在反而十分喜欢杨俊像个大孩子一样围着自己问这问那,细心地解释道:“这大兴城共有一百零八坊,每坊设一名坊正,掌管每坊四门的钥匙和督察房内百姓,惩戒作奸犯科者,乃是个难入品级的小吏。”云美莲姐弟心里感叹道:这坊正之职虽然不大但掌管一坊事务,对坊内的百姓来说已经是了不得的事儿了,和你们这些各个雄踞一方的亲王相比自然是不值一提。大兴城的百姓虽然居住在天子脚下,可那些皇族重臣一个个高高在上,出入皆有一条庞大的侍卫相随,见上一面难如登天。

平日里与他们打交道最多的还是这些基层的坊正,对他们也欺压的最凶,双方的矛盾十分尖锐。崔梦舒见这姐弟二人秉性淳朴敦厚,不由得记上心来笑道:“相公,我看云家姐弟识文断字,不如让云超做这崇德坊的坊正吧?”云家姐弟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傻愣愣地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杨俊也有些意外忙问道:“这可以吗?不用通过朝廷吗?”崔梦舒犹如含苞待放的桃花般扑哧一笑说道:“按理说呢,应该和京兆尹知会一声,不过历来这各坊的坊正都由坊内的皇亲挑个得力的人担任,以便维护各坊的治安。

”她早就看那坊正不顺眼了,为了讨好杨俊隔三差五就送来个美人,因此生病之前的杨俊对其格外的袒护,才使得那坊正在坊内嚣张跋扈。杨俊也猜到几分其中的原由,才让自己更换这坊正,不过这坊正也确实不是什么好人,因此点头说道:“如此甚好,不知你姐弟二人是否愿意?”云超用大手重重地拍了拍大脑壳,急忙跪倒咧着大嘴说道:“愿意,愿意!谢秦王大恩!”云美莲觉得自己与秦王非亲非故,这等好事平白送给自己,心里总是不踏实,可一想到如果弟弟做了坊正,光耀门楣不说,就是以后也不会随便受人欺辱,除了眼前这个秦王!可如果这秦王别有用心,拼了一死也要保住自己这清白之躯。

杨俊在现代社会里知道这官场里最是势力,担心这姐弟二人会受人刁难,向身边的婢女吩咐道:“你去把崔立成叫来。”这崔立成是杨俊病愈之后,崔梦舒亲自挑选的一名管家,是她的一个远房表弟。虽然杨俊有一种被挟持的感觉,但一想到崔梦舒只是怕自己去沾花惹草才有此一举,便自我安慰道:身正不怕影子斜!片刻,一个二十多岁年轻男子走了进来,棱角分明的国字脸,高挑削瘦的身材,轻风细雨地说动:“王爷,你有何吩咐?”“崔管家,这位小哥是崇德坊新任的云坊正,你明日亲自陪他去将一些手续都办妥当!”杨俊用手指了指云超说道。

崔立成打量了下云超低头应着。崔梦舒见杨俊如此痛快的应允下此事,心里十分高兴,俏皮地白了他一眼说道:“相公,你今日可是细心的狠!”杨俊讪讪地一笑,又让人给姐弟二人拿了几贯钱,可云美莲宁死不收。于是杨俊也不好勉强,害怕崔梦舒又往歪处想,急忙派人将二人送出府门。“这般着急打发她们姐弟二弟回去,该不是心里有鬼吧。”崔梦舒上一眼下一眼的看着杨俊说道。杨俊被她看的发毛,干涩地一笑说道:“我只是看她姐弟二人身世可怜所以才会这般照顾,再说那让云超做坊正的主意可是你自己出的。

”崔梦舒见左右无人,撒娇地扑进杨俊的怀里,嘿嘿一笑说道:“哼!量你也不敢,你要是在敢去寻花问柳,我就再毒死你一次。”杨俊全身顿时鸡皮疙瘩掉了满地,虽然崔梦舒是用打情骂俏的语气,可他丝毫不感怀疑这句话的真实性,心道:以后总是提心吊胆的过日子也不是办法,看来必须对她进行洗脑,坚持不懈地做政治思想工作。于是试探着说道:“梦舒,在我心里,你和雪儿、浩儿永远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先来点甜言蜜语哄骗一下,多少年不说这么酸的话了,乍一说还真有点不好意思。

崔梦舒浑身一颤紧紧地搂着杨俊抽泣起来,她自从嫁到杨家以后,还是头一次听丈夫对自己说这种暖心的话。杨俊反复地检讨着自己,这句话很重吗?怎么一下子就说哭了,虽然八十年代自己谈恋爱时很保守,可也没见自己的女朋友会这样过,轻轻地抚着崔梦舒的玉脊说道:“梦舒,你这是怎么了?可是我话太重了?”崔梦舒仰起头犹如雨后盛开的百合,妩媚的笑道:“哼!在你心里只能有我是最重要的!”杨俊无奈地一笑,在崔梦舒的琼鼻上轻轻地刮了一下说道:“行!居然连浩儿和雨儿的醋都吃!”可心里去叫苦连连,心道:这个崔梦舒病的太厉害了,看来自己任重道远。

“就吃,就吃,反正你只能对我一个人好!”崔梦舒不依不饶的用粉拳捶打着杨俊。“好!好!好!只对你一个人好!”杨俊将崔梦舒用力地搂了搂,心里有几分无奈更有几分怜惜。小说城。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