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睁开眼那一刹那,辛欣发现整个人置身于纯白色的空间,干净温暖,在一瞬间的恍惚和错愕后,她弯了眉眼。(请记住读看看的网址一个强烈的到几乎可以肯定的念头冲进她的脑子,她没死。轻轻的掀开被角走下床来,皮肤接触到光滑的地板时传来一丝冷冷的凉意,“咝”的一声,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空气中沉浸着淡淡的消毒水味。眼睛猛的一眯,突然意识到这是一间病房。确切的说是一件豪华病房。房间很宽,阳光透过落地窗丝丝缕缕的投射进来,把房间照的通亮,甚至可以看见空气中零星漂浮的灰尘。

抬头变可以看到墙上挂着的30寸超薄液晶电视,进门不远处还摆着一组的嫩黄的艺沙发和玻璃质的桌子。记忆还残留在去世的那一刻,耳边是妈妈嘶声裂肺的哭声,眼前是爸爸憔悴到几乎苍白的脸。医生说:“你们和孩子做一下最后的告别吧,估计她……………….”话没说完,接着就响起母亲悲呛绝望的痛哭声。门被关上的一霎那,妈妈突然起身扑在她身上,眼泪如同泻闸的洪水,在她绝望的心里泛滥成灾。一寸一寸将她吞噬。最后,一切都归于沉寂。指尖柔软的触感,刺鼻的消毒水味,耀眼的阳光。

一切真实的感觉更加证实了她的猜测。“哈哈哈”,辛欣突然咧嘴大笑起来“我还活着,我还活着。”她要求不高,管它穿越借尸还魂还是重生的,只要活着就好。门口突然传来扭动门把的“吱呀”声,心脏骤然一紧,辛欣吓的她赶紧跑回床上,直接一番被子盖在身上,然后闭上眼装睡。刘玉芬和沈翼峰两人一前一后进了病房。刘玉芬走到在床边坐下,掀开被子拿出女儿的小手轻轻婆娑着,嘴里不停的念叨着“言言,你怎么还不醒来啊。”沈翼峰关好门,走到刘玉芬的背后,双手自然的搭在她的肩上,“玉芬,你别这样,父亲说,除非她真的死了,不然就必须得嫁过去。

”声音低沉而沙哑。刘玉芬闻言大怒,猛的站起身来,颤巍巍的指着眼前的沈翼峰:“你…………….,难道你们真的要逼死她吗?”声音带着一丝气息不稳的抽泣,显然刚刚哭过。她本是一个温婉的女人,要不是女儿被逼的自杀,她也不会如此叱声的指责一向对自己爱护有加的丈夫。(百度搜索读看看辛欣忍不住眉头紧蹙,这是什么情况,难不成她刚活过来,又要再死一次?不会这么悲惨吧。沈翼峰看着暴怒的妻子突然觉得哑口无言。无奈的背过身去。刘玉芬坐回床边,柔软的手指轻轻的婆娑着辛欣的脸颊,为她抚平紧皱的眉角。

辛欣只觉得好像有一股温热的清泉从心间流过,整个人就像感受着某种不容抗拒的号召一般,眼睛就这么不由自主的睁开了。刘玉芬泪眼朦胧的脸上猛的一惊,楞了几秒,接着变为狂喜,嘴里大喊着:“医生,医生,我女儿醒了,我女儿醒了。”站起身来,立马朝门外奔去。这种时候还是男人比较清醒,沈翼峰走到病床前按下呼叫铃,也不去管跑出去的妻子,眼睛紧紧的盯着刚刚醒来的女儿,一脸关切的问着:“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辛欣的记忆很好,刚才刘玉芬那句难道你们“你们要逼死她吗”深深的刻进了她脑子里,以至于让她对沈翼峰关心没有一丝的感动,只是睁着她那黑葡萄一样晶亮的大眼睛死死地瞪着沈翼峰。

沈翼峰整个人就那么僵在那里,保持着弯腰的姿势,眼睛专注的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女儿。时间仿佛定格在此刻,刚毅的脸上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哀伤。刘玉芬领着医生涌进了病房,床前的沈翼峰被剂到了沙发边上,顺势坐下,仰身向沙发后背靠去,眼睛无力的盯着素白的天花板。难道他真的错了么?本来就和女儿不怎么亲近,这下子,该更恨他了吧。医生详细的为辛欣检查了一遍身体,又细致的问了辛欣醒来后的感觉。刘玉芬一直焦急的站旁边看着医生检查,双手不停的搅动的,处于一种想上前来却又怕打扰到医生检查的纠结状态之中。

“怎么样,我女儿没事了吧?”医生检查完之后,刘玉芬终于忍不住问道“嗯,没事了,再休养一天就可以出院了。”“谢谢医生”关门声响起,房间归于平静,仿若一滩绝望的死水。辛欣不说话,因为她不知道此刻自己是谁,无从说起。睁着一双圆溜溜的大眼,肆无忌惮的打量着眼前的沈翼峰和刘玉芬。刘玉芬不说话,她怕一开口就让女儿想起被逼婚的往事,干脆选择闭嘴,特别是女儿火辣的眼神更让她感到无比的愧疚,只是一味的径自掉泪。最后是沈翼峰,他常年出差很少在家,本来和女儿的沟通就不多,再加上刚才辛欣那犀利的眼神,就好比一把锋利无比的小刀一刀一刀的在他身上凌迟,更让他不知如何开口。

沉默之后,房间里突然传来一阵“咕噜”声,辛欣的肚子叫腾的好不欢快。辛欣有些不好意思的低头,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双手搭在肚子上有一下没有一下的轻柔着。不敢看刘玉芬的眼睛。“先忍一会,我去给你买粥。”刘玉芬抹了一把眼泪抿嘴一笑,作势要起身。“你陪着她,还是我去吧。”沈翼峰严肃的时候总是带着一股子不可抗拒的威严,说话掷地有声,也不等人答应就径自朝门口走去。沈言仔细的打量着眼前刘玉芬。她的第一感觉就是这个女人很有气质。 精致的妆容,乌黑的长发高高的盘起,合身的黑色连衣裙将其□的身材表现的淋漓尽致。

说话的时候却透着一股子温婉和轻柔,白皙的脸上漾着微微的笑意,可是这微笑中却带着一股子酸楚的味道。辛欣的脑袋飞速运转,从刚才的情形看来,这个女人应该是很爱自己女儿的。不然也不会这么大声的跟自己的丈夫叫板。为了防止出错,她还是颤巍巍的叫了一句“妈妈”。闻言,刘玉芬身体前倾,激动的将女儿抱入怀里。眼泪如同卸闸的洪水,汹涌澎湃。“言言,你吓死妈妈了,你吓死妈妈了,你知不知道,要是再晚点发现,你就…………..”后面的话完部淹没在刘玉芬哽咽的哭泣声中。

看着眼前悲伤的女人,辛欣不禁想起了自己临终前妈妈悲痛欲绝的脸,不自觉的伸手回抱了眼前的女人,紧紧的,好像要把上辈子对妈妈的爱通过这一抱全部发泄出来。既然上辈子不能在父母面前好好的进孝,那么就让她这辈子补上吧。就当是她对这具身体前主人的报答。这辈子她一定要好好的活着,好好的爱惜自己的身体,长命百岁。哭声渐渐平复,刘玉芬放开了辛欣,纤细的手指轻轻的擦去辛欣眼角的泪水,“言言,你不要再做傻事了,这次妈妈一定会帮你的。

”她的眼神中透出某种不可撼动的坚定。辛欣不免一瞠,这么严重?难道要嫁给叫花子不成,还寻死,要不要这么“勇敢”,上辈子她可是做梦都想活着呢?真是的,太不懂得尊重生命了。……………….沈翼峰回来的时候,身边还跟着一个人。小麦色的肤质,短刺的平头,浓黑的剑眉,有神的大眼,鼻梁挺拔,轮廓硬朗鲜明,整个人看起来成熟稳重,特别是那身还没来得及换下的军装,穿在他一米八几的模特架子身上,更加衬托出了他的威严。对,就是威严,这是辛欣对牧子扬的第一印象。

牧子扬大步的走上前去,没头没尾的就来了一句“听说你病了,我过来看看。”他本就不是一个话多的人,说话向来都精悍简练。沈老爷子打电话给他时只是说过来谈论一下他和沈言的婚事,沈言病了也是刚来碰到沈翼峰的时候才知道的。辛欣有些心虚的收回自己火热的视线,眨巴着眼睛,底气不足的说了一句“谢谢”声音温温的透着一股子甜腻,很轻,仿若漂浮在空中的羽毛。牧子扬深邃的眼睛专注的看着病床上一脸苍白辛欣。上次见到她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

那时候她才五岁,而他十五岁,那时的她性子有点冲,哄了半天想让她叫一句哥哥都不肯,两只胖嘟嘟的小胳膊紧紧的叉腰,嘴巴撅得老高,张口就来了一句:“凭什么让我叫你哥哥,我又不认识你。”虽说他对婚姻没有什么特别的概念,不过在那些青春萌动的岁月里,当战友们一个个的高谈阔论着自己女朋友如何如何的时候,他也会止不住幻想一下未婚妻的模样。都说女大十八变,以前那个可爱霸气的小女孩,如今也不晓得长成什么摸样了。看着眼前苍白的辛欣,牧子扬脑海里第一个冒出的词语就是“病西施。

”他潜意识里觉得经常生病上医院的人肯定身体不好,潺潺弱弱的,更何况辛欣此时确实正“病”着。而西施,毋庸置疑的是指长相了。沈言继承了刘玉芬良好的基因,脸长的还不是一般的好看。牛奶一样白嫩的皮肤,黑葡萄似地大眼睛一眨一眨的就跟黑夜里的星星似地,灵动狡黠。鼻子高高的,殷桃小嘴微微的翘起,精致的五官嵌在她巴掌大的笑脸上,整个人看起来就瓷娃娃一样,美丽而精致,有种让人移不开眼的惊艳。“结婚的事你不用操心,我会和长辈们去商量的。

”牧子扬宛若神祗一般自顾自的宣告自己决定,丝毫都没有想过人家愿不愿意嫁给他。从看到辛欣的第一眼起,他就不再排斥这场婚姻了。当然,他以前也没有排斥过,只是抱着一种无所谓得态度而已。不过刚刚进门看到绝美的沈言时,他还是有一瞬间恍惚。从来没想过当年那么霸气的小女孩长大后会这么漂亮。果然是女大十八变啊。辛欣瞪着她乌溜溜大眼,嘴巴微张,一脸惊恐的望着眼前极具质感的男人。结什么婚,为什么要结婚。听他话里的意思好像这婚事敲定了,可是她还没有发表意见啊?更悲惨的是,这没头没尾的婚事,她压根不知道出何处开始发表意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