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全书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风凝脑子顿时乱了,不知道如何表述此时心中的烦乱。一双绝望的眼睛,已经不知道多少次的这样看着轩萧。她只是深深的爱着他,这,也有错吗?他可以拒绝,以前也不是没有过!可是,他为什么要这样?这是什么意思?出家吗?当和尚吗?“我本舍利,来世一生,献于我佛,阿弥陀佛!”轩萧慢慢垂下眼睛,慢慢说道。风凝看着轩萧的样子,从来没有过的绝望袭上心头!如果说以前轩萧不喜欢她,她还可以争取!那么此时……风凝眼睛含泪,摇着脑袋,一步步的后退,一步步的远去。

此时,仿佛心死!此刻,没有希望!是什么,造成了今日的局面?伫立脚步,回头遥望,你可曾后悔之前的弱懦,不曾开口追求幸福吗?莫非世间爱情皆如此?而且,这是再无任何余地的拒绝!!风凝就这么的后退着,双眼迷离又无助,是怎样的绝望,让她这般伤心?忽然,风凝的双眼一睁,退去的路程并不遥远,她双脚一点,急忙冲向轩萧!她,要做什么?轩萧缓缓抬起头,却闭上了眼睛。尔后,在风凝即将到达他面前之时,慢慢的转过了身子。“砰!”一声闷响传来,轩萧的身体微微一晃,紧接着便又站定。

他的面前,是秀眉紧蹙、满脸怒气的风艳。即便在战斗之中,风艳还是记挂着女儿的一举一动。她清脆的看到了轩萧和风凝的一切,对于如此绝情的轩萧,风艳彻底的怒了!风艳抽身反击轩萧,却让黄斌又有了可乘之机。在风艳掌力击中轩萧的那一霎那,黄斌的身影几乎一前一后的赶了上来。风艳却是已经躲闪不及。风凝美目圆睁,嘴巴也怔怔的张大,却发不出任何提醒的声音。在她看来,母亲必定躲不过黄斌的背后一击了!正在此时,轩萧刚刚站定的身体,脚下一错步,身体直接消失在风艳的眼前,来到了风艳的背后,面对黄斌!好像瞬移一般!好像七十二变一般!在这里消失,在那边出现!可是,这非神话,也根本没有瞬移一说。

只是,轩萧的速度过快,快的让人几乎有了错觉。所有发现这一幕的人都惊呆了!刚刚轩萧被黄斌吸去了九层的内力,又再失去最后一层内力!刚刚已经脱力倒在了风凝的怀中,此时……刚刚,轩萧忽然站起,又说出了那样一番话。让措手不及的风凝,根本忘记了轩萧如何能够站起来的!自然,她更不会去想,轩萧是否还有什么战斗力!因为,她已经被满满的绝望给占据了所有的心扉。“佛!”轩萧口中轻吐,一个“佛”字在轩萧的口中发出!这,是真真切切的金字大佛,乃是货真价实的实物!并非只是一个声音而已!那个足有一人多高的金色“佛”字,凝实在黄斌的身前,推着黄斌的身体,疾速的后退着。

黄斌顿时大惊,忽然到来的阻挠,让他倍感不适应,虽然这个“佛”字并没有多大的杀伤力,可是,黄斌却没有一点儿侥幸的意思。因为,这个攻击,乃是刚刚被自己差点废掉的敌人轩萧发出的!这,是怎么回事?黄斌的身体被那个“佛”字推出了两丈有余才停下,而那个“佛”字也渐渐消散。黄斌目瞪口呆的看着轩萧,他刚刚竟然在那个“佛”字面前,没有一点儿的反抗之力!纵然他拼尽全力,也只是让他后退的少了一些罢了。轩萧此时看去,并没有多少的变化,还是如刚刚那般一样。

唯一变的只是他的气质,从骨子里都透露着一种淡淡的金色佛光。“这,这是什么?佛吗?”黄斌喃喃的低语。刘子健亦是震惊无比。他和轩萧同出大佛门,修行一样的功法,经历一样的少年,如今轩萧成了这般,他来不及高兴,只被满满的震撼填满。他却不知,轩萧刚刚走了一遭鬼门关!如果不是那颗舍利子,恐怕轩萧已是被逢年过节所怀念、拜祭的人了。轩萧依然是双手合十的姿势站立着,他凝视着远处的黄斌,口中淡淡说道:“黄斌黄施主,今日此时,你还要做无谓的抵抗么?苦海无边,你还选择那链红尘,不肯放下屠刀么?”轩萧说这些,没有人知道他心里是怎么想的!难道他自己放下了吗?远处的黄斌看着此处的轩萧,似乎是站在了太阳的底下!那刺眼的光芒让他几乎睁不开双眼,只是在强烈的耀眼之下,看到一个模糊的、黑色的轮廓。

只是,那个轮廓却是无比的高大。黄斌缓了一下心神,旋即嗤笑出声,“放你妈的狗屁!你与我有杀子之仇,如今你让我放下?你是傻了不成?还是痴心妄想?莫非是你怕了?才做出这等姿态?”轩萧缓缓合上眼睛,低声颂了一声佛号。他却没有再次提出那个让他一直坚持到现在的杀父杀母、屠村之仇。而是平静的说道,“施主错了,正所谓冤冤相报何时了?你过去的双手沾满了血腥,又杀了多少别人的子女、父母?又有多少人因为你而失去家园?如今……”轩萧他自己,真的放下了吗?才会这样说别人?还是,他真的……?轩萧的话还未说完,黄斌就不耐烦的打断道:“够了!轩萧,我看出来了,你是怕死了吧?你内力尽失,恐怕抵挡不住我的任何一击,所以才会故作此态,想吓走我?你也未免太天真了吧!”轩萧闻言,嘴角一扯,旋即大笑出声!“哈哈哈……”如狼嚎、如鬼叫!好像山崩地裂、风云变色!那底气十足的笑声,直穿云霄。

一些实力低下的迷雾山人群里,有好多被这笑声震得七窍流血!而其余的一些人,包括刘子健和秋三里、风凝等人,急忙捂住了耳朵,紧闭灵魂,才安全的躲过了那道笑声。像风艳、黄斌实力高强的人,虽然还不至于用手去堵住耳朵,但是身形摇晃,显然也是废了很大的力量才抵御的住。饕餮、歌孤和温阳那边,也被这道笑声震的被迫停了下来!在站稳了身形之后,震惊的朝着轩萧这里看来。能够以声音达到这种攻击力的人,其实力……不错!轩萧的确如黄斌所说,体内没有半点儿的内力!可是,因祸得福,激活了舍利子的全部潜能!此时在轩萧体内游荡着的,乃是如海洋一般的,纯正的佛家功力!而,轩萧本人,因为舍利子在他的体内潜藏多年,又修习佛法,经过了这么多的恩恩怨怨,忽然醒悟。

成佛?!!或许只在一霎那!也许就在一念间!要么佛家常说,一念成佛、一念成魔?轩萧止声,再次看向黄斌,缓缓道。“黄施主,如何?”黄斌双眼泛红,如赌输的赌徒一般,在不甘心之下,还是不死心!即使明知输定,还是要搏一搏!多少人像他这般?又有多少人前赴后继的死在了同一道坎上?不得不说,仇恨的确会让人失去理智,失去自我!如同轩萧之前,拼了命的想复仇,费劲了周折,在失去了家人的情况下,为了复仇,又失去了更多!可是,那腔热血,无时无刻不为了复仇燃烧着。

明知是输还要打,明知道是死还要拼!这不是背水一战的豪杰,这根本就是赌输红眼的赌徒!“妈的!你去死吧!”黄斌怪叫一声,吼出声来,身体也再次欺来,嘴里也没有闲着,“你只会这样的吓唬人!你倒是让我看看你的真本事!”轩萧没有再吱声,只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在轩萧吸气的那一刻,黄斌前进的速度,更加的快了!身不由己的快了!!好像被一种无形的力量牵引着前去似的。呼吸之间,吞纳天地!在黄斌距离轩萧不足两米之时,轩萧忽然伸出右臂,举平右掌————“呼!”一道狂风刮过,在轩萧的手掌心发出,一个耀眼的“卐”字,比刚刚“佛”字还要耀眼醒目,在这个“卐”字身上,一股威严的力量引发着巨大的狂风,狠狠的砸在了黄斌的身上!对,就是砸在了他的身上!不是像刚刚那般只是推着他后退而已。

“砰!”“噗!”一声闷响响起,那一口血雾几乎是同时喷出,黄斌甚至都没有反抗的机会!在被砸中的那一霎那,黄斌面临的好像一座巨山一般,而他自己本人,却好比一个刚出生的婴儿,毫无反抗之力!可以想象一下,若非差距如此之大,就算是喷血也有个过程吧!就算再不济也得抵抗一下吧?可是,根本不可能!黄斌的身体,在那漫天的血雾之中落下,摔在了地面之上。黄斌一脸的绝望,空洞的眼神直直的望着遥远的轩萧、模糊的天空。他相信了!可是,付出的代价却是全身瘫痪、内力全失!如同废人一个!也就是说,他被轩萧废去了武功!一个高高在上的王者,落到了连普通人都不如的地步,其悲惨自然不用多说。

可是,他却没有轩萧的好运。不会因为内力全失而成佛!因为,他体内没有舍利子,因为他从未修习过佛家典籍,因为他没有大彻大悟的佛性。而刚刚因为轩萧的笑声就停下的饕餮三人,此时也是震惊的看着这一幕!命运,似乎已经决定!饕餮张大的嘴巴,颤抖的动了一下,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整个场面,没有人发出一点儿的声音!安静!可怕的寂静!“唰!”轩萧转头看向饕餮,面色平静,他跨步而来,一步之间,仿佛天地!“饕餮,你本龙族神兽!如今犯下罪孽,我收去你的一身修为,你可愿意随你的家人回归魔幻大陆,真心悔过?”轩萧声音平淡,没有起伏。

饕餮凝望着轩萧,此时他的心里也再没有任何的反抗之心。黄斌的前车之鉴就在眼前,他不会狂妄到和此时变态到这般的轩萧做义气之争,但是,性命攸关之下,他开口道。“你收去我的修为,等于是判了我的死刑!歌孤他们一样不会放过我的!”轩萧缓缓的转头看向歌孤,依稀之间,那个慈眉善目的老和尚又浮现在自己的眼前。如果是他在,自己现在的举动,会不会得到他的肯定呢?而且他……也是死在了饕餮的爪下吧?轩萧平稳了一下心思,道:“歌孤,你说呢?”歌孤没有回答,而是看着饕餮,咬牙问道:“迪克呢?他是不是被你杀了?”饕餮身体一个激灵,点了点头,“是!”歌孤愤愤,就要再次动手,却被轩萧抬手之间拦了下来。

饕餮一看,更没有了争斗之心。歌孤虽弱,但是要在抬手之间拦住歌孤,他自问也没有这个能力。而且,有这个能力的人,也并非是他可以抗衡的对手。“歌孤,你们都是亲生兄弟!不管是他,还是睚眦,都是一奶同胞!不管他之前如何,还是得饶人处且饶人吧!”轩萧缓缓的说着,他并未用他自己的仇恨做为什么例子。(就是法相的死)“哼!”歌孤冷冷的哼了一声,没有答应,也没有否认。轩萧为人八面玲珑,如果不是歌孤乃是和自己一起来,而且还死了一个在这里,若非考虑要给他们一个交待,轩萧自然是不会插手的。

眼下见歌孤有转圜的余地,心里一动,对饕餮说道,“我给你争取了机会,歌孤也答应了,但是,你毕竟有罪,回去还是得和众兄弟好好道歉才是。”歌孤脸色一变,“我什么时候答应了?”执拗之人,就是如此顽愚。不论是轩萧,还是歌孤,都是如此!如果换做之前的轩萧,先把他的修为废去再说,管他一二三呢!而歌孤更不会变通,难道你不答应,就能打过饕餮了?你就不能让轩萧先废去了饕餮的修为,再翻脸吗?温阳在一旁似乎看出些门道,他总是圆滑之人。

“我说臭小子啊,你不是口口声声要报仇的吗?怎么此时又……”“阿弥陀佛!罪过罪过!”轩萧口吐佛号,“贫僧已是出家之人,杀戒是万万不可开的。”“佛家不是也说,度魔成佛吗?你就给他超度一下,下辈子说不定还真成佛了呢?”温阳不温不火的说着。“阿弥陀佛!”轩萧无奈的解释着,“万物皆有佛性,况且上天有好生之德,佛说不可放弃任何一个心生向善之人。”温阳没了脾气,这好好一个大好青年,怎的一下子看透了红尘了呢?正在此时,饕餮出声说道,“歌孤,我随你回去!向兄弟们认错,如果他们不能原谅,我也死有余辜!如何?”歌孤冷冷的看着他,点了点头。

毕竟,这是家事!让兄弟们一起决断,也比较好!温阳三两步来到了歌孤的面前,道,“你和他一起回去,你不怕半路上他对你用强?你又打不过他。”“有我们两个在,他奈何不得我们!”歌孤说道。温阳一副为难的样子,眼珠一转,又道,“是啊!但是我们也一样奈何不了他啊!打是打个平手而已!可是,他万一要是跑呢?你能怎么办?我们两个加在一起也追不上啊!况且……我来仙幻大陆,就没想着这么快回去。来到这里就是打打杀杀的,还没有好好的逛逛呢。

”歌孤拧着眉头道,“那怎么办?”温阳笑着说道,“你家老五都给你保证了,你也做出个保证嘛!你答应人家,在回到家之前,肯定不会动饕餮一根手指头,让轩萧废去他的修为,不就成了。反正都知道你的信义重于生命,你家老五自然也知道,他不会不相信的,更不会害怕你反悔的。”歌孤思索了一下,“好吧!反正也是要押他回家的,路上自然不会动他的。”轩萧点了点头,对饕餮说道,“既然如此,以防有变,而且对于你之前的罪孽作为惩罚,我今日废去你的修为,希望你能够洗心革面。

”说罢,轩萧右手虚按,一道金色的光芒没入了饕餮的体内。饕餮脸上一苦,表情挣扎了几下,旋即便安静了下来。一切,似乎都结束了!轩萧仰头看天,深深呼吸!历经万般苦难,终于解脱!到了头来,却没想到落得如此结果!天空,慢慢的放晴!昏暗的乌云,不知何时也悄悄的散开了去!有风,吹过!&&&&&&&&&&&&&&&&三日后。

歌孤带着废人一样的饕餮,连同着卢夫斯,和睚眦的尸体,一同返回了魔幻大陆。而温阳那个闲散之人,则是留在了仙幻大陆,用他的话说,以他的本领,在仙幻大陆上也算无敌了,游荡几日,也未尝不可。等什么时候玩够了,自然会再回去的。而秋三里这个曾经的浪子,也厚颜无耻的加入了温阳的“队伍”!这一下好像才真的成了队伍!也不过只是个两人的队伍罢了。曾经的迷雾山的势力,自然随着黄斌的落败而解散。顿时,那些曾经刚刚习惯了呼风唤雨的迷雾山弟子们,个个无精打采,怨天怨地。

而有一些涉足未深的弟子,也都满心欢喜的回家团聚了,总比每日过舔血的生活要好的多!能够活着,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三个月后。在原来大佛门的旧址对面,竟然有了一家小庙宇,里面不知道是谁居住,只知道乃是一个火爆脾气的年轻貌美的姑娘。只是,这位姑娘每日痴痴的望着对面,好像丢失了什么一般。那位姑娘每日看着的对面,不是空荡荡的空无一物,而是大佛门旧址上又重新建立了一家寺院,名唤保佛寺!寺内大多沿袭了大佛门的构造,甚至连以前的制度都一度秉承。

不过,除了以前的佛星堂、法星堂、俗星堂之外,又增加了一堂,名曰尼星堂。只不过,似乎像是乱了章法一样,那尼星堂根本就是一个尼姑庵。里面有两位女尼,或许是时日太少,名下弟子并不多见。而恐怕就是有心出家的女子,恐怕也不会来此僧、尼混杂的地方出家吧?然!六根未净,自然顾忌颇多,如果斩断一切红尘,不理俗人眼光,又何必在乎这么多呢?在寺院的后山,有一处偏僻之地,那是留着给犯错的僧人面壁只用。而其中一间之中,却有一个面目无神,头发蓬乱、胡须横生的中年人。

他平时会这般静静的坐着,偶尔情绪激动之时,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便会发起狂来,双手抓着门框的栏杆,口中大叫,“我是天下第一!我是天下第一!……”喊完之后,见没人理会,便傻笑两声,复又坐下,口中呢喃,“没人知道,都是傻子!”刘子健不甘寂寞,自是不会像有的人那么想不开出家当和尚。用他曾经的话说,“我还没娶媳妇呢,出家?”由于曾经一手遮天的迷雾山倒台,所以使得整个仙幻大陆都处于一个百废待兴的阶段。刘子健疏于此道,身边又无朋友牵挂,只好回家接手父亲的生意。

天色渐晚,已是黄昏!“主持,晚课时间到了,师傅命我前来请您给我们讲法。”门外,传来一声清脆的声音。他,慢慢抬起头,停下了手中的毛笔,对着门外说道,“知道了。”门外紧接着便传来一阵由近到远的脚步声,看来是刚刚叫他的小弟子已经远去了。他搁下毛笔,慢慢站起身子,举步走到门外,那俊朗的脸孔上带着一丝沧桑,眼睛里尽是看破红尘的冷寂,而他的头上,也没有了那头乌黑的头发。他,只不过才二十多岁啊!他静静的眺望了一眼寺门对面的那间小庙一眼,在心里暗暗的叹了一口气,“你这又是何苦?”他知道没人能听见,也不会有人听见!而对面小庙里的那位姑娘,他倒是希望她能够听见,可是,即使是听见了,又能怎样?她又肯听吗?风,飘起!吹到他身后的屋内,吹过他刚刚书写的纸张,风将那页忘记用镇纸压住的纸张吹起,飘到空中,纸张下落翻滚之间,露出两个苍劲有力的大字————度空!【全书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