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第一章从军受阻 外出务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一、从军受阻重庆务工有位青年在Z国一个边远农村的院坝里长吁短叹,没想到在这人口众多的国度要从军入伍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他应征落伍后,象一只霜打过的茄子,焉瘪瘪的无声叹息。此时天色阴暗,气候寒冷。踌躇满志的他思绪万千,惆怅无限。总觉前途渺茫,没有希望,感叹身为男儿的他报国无门是一件多么遗憾的事。虽然在这消息封闭的山村,他还是听说上面加强了扫除征兵工作中易发的交易,关系等恶劣行为力度,由于某种原因及数量限制,他还是被拒绝于军营之外。

从征兵办公室出来,看到招兵海报及标语各外醒目,“一人参军,全家光荣。”“部队是所大学校,当兵等于去深造。”时。他的眼睛湿润了,任泪水在寒风中从脸庞无声滑落。仰望苍穹,想从昏暗的天宇中理出一丝头绪来。下午五点二十分,他心灰意冷地回到家,默然静座在院子里,任冬日的残阳把柔和的余光洒在他身上。母亲似乎看出他的心事,焦急的询问道:“二娃,你考上没有?”他万般无奈地摇了摇头,默不作声。“你不是说身高,学历,政审,体检都合格吗,啷个就不行喃?”母亲表情凝郁,面带愁容地问道。

他终于忍不住了,委屈的泪水夺眶而出:“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这是经济社会,各个行业都讲经济效益,我们是农民,又没有关系,啷个能考得起嘛。我今天去看录取名单时,才发现没有我,问何部长「镇武装部长」,他说是超标把我给刷下来了。”说完,他瞅了母亲一眼,没好气地继续抱怨道:“只恨我生在这屙屎都不生蛆的贫地方。”母亲听后,难隐一丝抽搐的痛苦,道:“二娃哩,我晓得你心里不好受,你还是不该埋怨我们把你生错了讪,人穷怪屋基的,你就认命嘛。

”母亲放下背上刚采的猪草劝慰道。“别个说我们这里穷得叮当响,飞机上都能听见我们喝稀饭的声音。”他转过头去继续埋怨道。听得此话,母亲红着动容的脸反驳道:“乱说,我们祖祖辈辈都过来了,没有一个当官,中状元的,地球还不是照样的转,我们循规蹈矩,不贪赃枉法,过得清清白白,不丢人。”愕然面视母亲愤怒的表情和复杂的眼神。他满腹的牢骚象湿透的火药,怎么也燃不起来了。拭了拭眼角的泪水,默默走进茅舍整理扁担和粪桶来,准备担粪去把后山的菜苗浇灌一下。

而他的心象风中水面,起伏难平。时光如梭,寒冬难留雪飞春,冰霜难锁日出头。转眼已到早春二月,虽然春风欲放初开的花蕾,还是有股深深的寒意。二月二十八日下午,母亲有些神秘地向他招手,微笑着询问:“二娃,你愿意去打工不?张家大娃宗方三月一号要去重庆市打工,我给他说好了,让他带你出去闯一闯。”说完,母亲满怀期待地等他回答。他并没有被母亲带来的喜讯打动,默然陷入了沉思,还想今年再去考一次兵,不信命运真是上帝注定的。宗方几年前在重庆市武警部队当过兵,他也许有些路子。

“背时的,去不去到是要开腔嘛,你怎么成哑巴了。为了你们两兄弟,我心尖尖都遭*痛了。”母亲见他没有反应,有些急了。抬眼望去,母亲那闪烁泪光的双眼,象雨后的溪水不再清澈。听得此话,他已猜到哥哥的婚事又泡汤了,看到母亲苦恼的样子,他的心如无数只蚂蚁在撕咬一般,隐隐作痛。忙不迭失地说:“要去,要去,说不定往后还要给你带个儿媳妇回来呢。”他强装嬉笑地安慰着母亲。时间紧迫,拴好牛后就忙着收拾行囊去了。三月一日凌晨六点钟,他和宗方开始动身去重庆,东边的地平线上已呈现出灰白色,四周静悄悄,劳作一天的人们还未从沉睡的甜梦中醒来。

几经周折,他们终于在x县坐上了去重庆市的火车,他的心潮象骚动的波涛,汹涌澎湃。更象一匹狂野脱羁的骏马,伴随疾驰的火车飞奔在祖国的大地上。给他一种“鱼破网入大海,鸟出笼上青云”,的感觉。经过两个多小时的疾驶,这列超快速的新型列车平稳地停在这座慕名已久的英雄城市——重庆。出了火车站,他举目四望,激动地打量这个陌生而繁华的城市。这里到处是高入云端的钻天大楼,仿佛如刘佬佬进了大观院,找不着方向。身前背后或有忙碌奔走的人,或有商贩在大声吆喝。

正在不知所措时,有个出租车驾驶员热情地询问他们到那里去?宗方向他摆了摆手,驾驶员似乎明白似的,摆了摆头离开了。可以想象,驾驶员的希望泡汤了。正当宗方与他老战友电话联系时,又过来两个手持棒棒和绳索的中年农民急忙去抢他们的行囊,他大惊失色,心头一紧,赶忙护着行囊大声喝道:“抢什么抢?大白天的,不怕被警察抓了去。”他没有出门时,听打工回来的人说,外面人多事乱,有困难就找警察。在这紧要关头,他居然一下就想到了警察。

两个农民先是一愣,继而又会意地笑了起来:“兄弟,你是头一回来r市嗦?我们是棒棒军,帮你们忙,是下力的。”他这才觉得好笑,一惊一咋的,真是没有见过簸箕大的天嗦,不是几年前还看过《山城棒棒军》的电视剧吗。怎么就忘了呢,闹了这么个笑话。“那你们收好多钱喃?”他不放心地问道,生怕被那两人敲了棒棒。两个棒棒正要回答,宗方结束通话收起手机说:“今天不要棒棒了,小陈说坐611路公交车到c村下,他去车站接我们。”两个农民棒棒听后,惋惜而又扫兴地走开了,他们说还不如找个地方打牌去。

望着那两人离去的背影,他觉得他们无拘无束,象河里的鱼儿那样游得自由自在,随遇而安,好不自在。他们背着行囊穿梭在人群里,询问着向611车站走去。高耸的群楼在车窗外疾闪而过,汽车在车流里或快或慢,过跨江大桥,钻穿山隧道。感叹雄伟的大桥,它把山上的城,城上的山连成一片。江北南岸一线间。这便是他心中的山城,梦中的r市。特别是从r市长江大桥南桥头看到公里两边那一排排硕大笔直的银杏树时,他便想到家乡那诱人的望乡台,那儿也有一棵千年银杏树,使本就令人神往的重庆更加产生一种神秘的亲切感。

“快步,快步!”每到一站。女售票员总是扯大嗓门吆喝着。“是啥子意思嘛?”他小声问宗方:“就是快一步的意思,无论多快,都要抢先一步。”宗方煞有介事的说道:“嘿!就象老来干须的苞谷一样,重庆市的人可真有意思。”他总算明白过来,略有所思地说:车到南坪,一列火车突然从地上窜了出来,向前奔驰而去,它留下的,便是一座看不到头的天桥。“没见过哈?那叫轻轨,开到鱼洞那边去的。”宗方见他好奇,解释道:看到一根根支撑天桥的水泥柱,他不禁心潮澎湃、起伏难平,不仅惊叹起来:这是人类的智慧,这是一种坚韧不拔的精神和力量,擎起了空中飞跃的火车。

汽车离闹市区越来越远,在城乡结合的c村,小陈在车站热情的接待了我们,一阵嘘寒问暖后,来到他的居住屋。小陈介绍说:“我们厂里暂时不招外来工,你们住下后再从长计议。”虽然暗自庆幸解决了住宿问题,他还是未能观赏到美丽的山城景色,美丽的r市水港之夜而惋惜。第二天早晨八点钟,踏着薄薄的晨雾,他们来到南坪的人才交流中心,想找一份满意的工作。在人头攒动的招聘大厅,他们在人山人海,摩肩接踵的人群里穿梭。突然,眼尖的宗方指着前面说:“前面有一家物管服务公司在招聘,我们过去看看。

”“喂,同志,你看看我们符合你们招聘的条件不?”宗方大胆地向一名中年男士询问道:那男士眉头一皱,右手扶了扶眼镜,打量他们一会儿,文绉绉的说:“在问我嗦?我们这里只招人才,不招民工,你们最好到下面的劳务市场去。”那男士说完,有些不耐烦地坐下喝茶去了,不再理他们。他听后有些摸不着头脑,人才交流中心和劳务市场有啥子区别嘛?还好,招聘处的一位女工作人员把正要离开的他们叫着了:“你们等一下。”随后,只见她在眼镜男士耳边嘀咕着什么?“主任,我看他们还可以,现在人才紧缺,后天又有一个管理处要成立,他们当保安还是可以的,你就让他们填一张表嘛。

”眼镜听后,凝视他们片刻,便各人给了他们一张招聘申请表。“哬。”他和宗方长长松了一口气,虽然叫他们回去等候消息,总算一块石头落了地。急忙打电话向母亲报了喜讯。“又是一年三月三,风筝飞满天。”第二天他们到重庆市南滨路玩耍,消磨时光,看着漫天飞舞的风筝,他的心随着它们的起伏而沉浮。在焦急不安的等待中,于三月六日上午九点钟,他们接到r市一家物业服务公司的电话,让他们在明早八点钟到该公司下的阳光100小区物管处找罗主任报到。

抑制不住心中的激动,仰望逐渐变蓝的天空,他仿佛卸下沉重的担子,任春风吹散难锁的倦意。三月七日早晨,罗主任热情接待他们后,温和地说,要当好一名物业保安,就得有足够的耐心和思想准备,任何困难都只有你自己去面对,去解决。凡做一件事,将全部精力集中到这件事上,就不觉得旁鹜,才能尽职敬业的工作。为了杜绝搞小团体,你们得按规定分开。但都在同一个公司里,只是管理处不同,你们可以随时见面。就这样,他与宗方分开了,宗方去聚贤阁小区上班,他留在了阳光100小区工作。

虽然没有当成兵,但是穿上威武漂亮的保安服,他依然觉得神气,他不仅感慨万千:“盘古开天辟地后/拓荒者/于七十二行业中/又开垦出一片新天地/把物业管理服务/搅得风生水起/如万马奔腾,雷霆霹雳/;/从英国起源/在美国诞生/于19世纪60年代/如星火燎原/漫卷世界/于1908年的美国芝加哥/如惊涛烈焰/燃烧百年/;/脱羁狂野,奔腾不息/风起云涌的物业理念/被人们演绎得酣畅淋漓/永远无限/。”经过半个月的培训学习,他终于弄明白了什么是物业服务:“服务人居生活/把满腔热情/融入企业文化/奉献给全体业主/;/刷新每日工作/会发现/美好的时光里/这种服务令人自豪/让人感动/防微杜渐/吉仁祥和/;/聆听动人音符/那美妙旋律/能让一份爱心/一种赤诚/编织出绮丽的梦/;/不信/请介入其中/品尝这香醇的人生美酒/微笑,关爱,和感动/让你相信自己/这是崭新多彩的路途/”。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