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9章 养尸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那你对人家有感觉沒有,”见乌查这小子坐在后座位上有些垂头丧气,叶皇不免有些好笑,这小子若是把自己学习风水术的精力稍微拿出一点來学习一下男女关系相处上,估计也不会是这个样子,“我……我不是很清楚,”“不清楚,你小子真够蠢得,那我來问你,晚上睡不着的时候有沒有想起她,”“有……有吧,不过,我一般都能睡得着的,”叶皇直接翻了白眼,“那你和她聊天说话的时候,心跳有沒有加速,脸有沒有发红,”“有,不过……我好像见了其他女孩子也这个样子,”“那你想其他女孩子不,”“不想,”“这不就得了,说你喜欢人家还有些为时尚早,不过肯定有好感,”“这样好了,先调查一下这妮子的底子,若不是纯目的为了学你的萨满术,倒是可以交往一下,”“可是,我不能结婚的,”“谁让你们结婚了,我只是说交往,你以为现在还是老毛时代,一切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都是耍流氓,”“难道不是吗,”支支吾吾的,乌查突然來了这么一句,“噗嗤……咳咳,我服了,乌查,你是想气死公子啊……”一旁开车的刑天沒被乌查这一系列的回答给笑死,这货真的是生活在二十一世纪的人吗,怎么感觉像是靠着朝鲜太近,接受了金大将军的洗脑啊,说话一板一眼的,这完全不像是他平时在众人面前表现出來的样子啊,“查子,知道我现在有种想揍人的冲动吗,再这么说,信不信我把你扔下车……”叶皇狠狠的瞪了这小子一眼,他算是明白了,这货在男女关系上纯粹就一个白痴般的存在,“我不说就是了,其实我也清楚和她不可能发生什么,她也有暗示过一些事情,我只是装聋作哑而已,”眼神之中流露出苦涩,乌查叹息了一声道,“公子,我给不了她幸福乃至任何一个承诺,我又何必伤害她呢,与其双方都不好受,不如绝情一些好,”“可是你做到绝情了吗,”叶皇反问了一句,一句话便将乌查给稳住了,抱着头,乌查显得有些痛苦,眼神发红闪烁着泪花,“我终究不是无情人啊……”“公子,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回去之后我就打电话跟她摊牌,”猛然抬起头,止住泪花,乌查说道,“你真的做出选择了,”看着乌查这般模样,叶皇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与其这样模棱两可的牵绊,不如彼此不再无意义的暧昧,各方各一条生路,”“这是你给自己放一条生路,未必她愿意选择,你要考虑清楚了,”“五弊三缺就已经决定我不能如常人一样恋爱、结婚了,如果不解除这些,其他的也就沒什么意义了,公子,还是等有朝一日我解除这一道诅咒再说吧,”“你放心,我会尽快寻到天地洪荒,到时候狗屁的五弊三缺,都将不再诅咒你了,”握了握拳头,叶皇郑重的说道,叶皇急需得到天地洪荒四道诀印,这不光是代表个人实力将获得前所未有的提升,同样也代表着可以解决众多之前无法解决的问題,最重要的一个便是自己承诺了乌墨大叔的诺言,照顾好乌查,并且破除五弊三缺的诅咒,“我一直沒有怀疑过公子有这个能耐,我也相信我的未來不会是一片灰暗,或许这一次的分开,是为未來的重逢做铺垫吧,”含着泪轻笑了一声,乌查不再继续这个话題,话題起的有些沉重,让整个车厢里都染满了悲伤的情绪,……车子跟在和歌忘忧和端木音竹的车子后面行驶了差不多半小时左右,终于在帝国酒吧门前停下,倘若是在内陆,这种带着帝国字样的酒吧往往不可能被报批,一方面是对清王朝内陆持一种否定的态度,而另外一种帝国的称呼,在亚洲或许也只有太阳国了,而这个国家曾经给华夏带來巨大的伤痛而后灾难,当局更不可能通过报批,唯有台湾这一块如今依旧搞不清楚自己前进方向的地方,会允许这种明显殖民色彩的东西存在,说句不好听的,在叶皇看來,这所谓的帝国酒吧更多的带着一种民族主义色彩以及一种军国主义存在,”弹丸之地也称帝国,熊了几十年,就把自己当世界中心了,小国就是小国,”车上看着那四个霓虹灯闪烁的大字,略带嘲讽意味的说道,一旁,刑天同样是眼神带着几分熊色,未有乌查眉头紧锁,“公子,”“怎么了,”“这地方有些邪门,”“邪门,”乌查的话,让叶皇眉头一紧,通常这小子说邪门,那这地方肯定就邪门了,这一点,叶皇深信不疑,“去过这么多地方,摆了无数的风水阵,我还是头一次看到有人开酒吧开在凶地上的,”看着叶皇,“公子,你有所不知,这处帝国酒吧和周围的建筑物形成了一出凶地,虽然不是大凶之地,可也是对人沒什么好处,这种地方在台湾不应该出现啊,”“怎么说,”“无论是台湾还是香港地区对风水的笃信比我们内陆不知道强多少倍,这种酒吧开张之前肯定会找风水先生选址的,”“会不会是后期形成的,其他建筑物后來建成,导致形成了这种格局,”“不可能,周围的房子都比这房子老旧,”摇了摇头,“除非一种可能,”“什么可能,”“这开帝国酒吧的人故意为之,另有目的,”“什么目的,”“养尸,”说这番话的时候,乌查的神色已经变得极为凝重起來,一开始他沒想到这一点,可是想來想去他越发觉得这种可能性大,“养尸,你是说僵尸,”“不是,是太阳国内一种邪术,通过在凶地布阵,汲取活人的元气,滋养死去的凶物,而这凶物的力量会逐渐的壮大,最后操控这凶物的人会在这所养的尸体之中得到尸珠,可以用來修炼,以前我也只是听爷爷说过,当年小日本在东三省干过不少这种事情,”“沒想到在这里又出现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