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穿越名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几树海棠花开得妖娆,渐次渐变的紫红花朵娇小柔软,树枝花间尽是彩蝶翩翩纷飞,细腰蜜蜂上下萦绕,满院娇艳春色弥漫着整个院子。静室内光线幽幽泛着清凉,角落里放着一尊青铜纹狮螭耳的香炉,五木香飘出袅袅淡烟,不时发出轻微“噼啪”之声,衬得四周愈发安静战龙一直安详地闭着眼睛。浑浑噩噩之间,他觉得心中憋得难受,忍不住发出一声声响,手臂想轻轻抬起……“啊,眼睛动了,醒了醒了,六哥醒了。”浑浑噩噩中,战龙还没有睁开眼睛,就听到有银铃似的清脆童音在耳边响起,浑身像被撕碎了一样疼,疼痛感正在逐渐消失。

“小九,不许对六哥无礼……”接着,战龙又听见有温柔贤慧母性十足的女人声音带点溺爱地轻斥。战龙睁开眼睛,映入眼前的,是个两个活泼可爱,精灵过人的小萝莉。这两个小萝莉生的模样一般无二,十二三岁年龄,红嘟嘟的小脸蛋,穿着湖柳淡绿的短褂子,露出两条莲藕白臂,那葱白水滑的小手腕,四只纤滑的小手正在自己身上……极品萝莉啊!还是极品姐妹花,战龙正准备动手调戏一下,忽见后面有双素臂伸过来,轻轻推开两个顽皮的小萝莉,两个小萝莉全然不怕,咯咯直笑个不停,一边极其可爱地冲战龙做鬼脸,“六哥装死,不知羞……”战龙转身注目过去,定神细看,身后那个女人,让心里即涌起一阵暗叹。

天哪,是一位风华绝代的极品人妻……那是个三十岁左右的年轻美妇人。美人儿穿着鹅黄云裳,赛霜胜雪的绝美容颜没一丝可挑剔的瑕疵,的娇颜透出淡淡红晕,清秀可人,一双剪水瞳人,清澈若泉,那唇角微弧,喜中含笑,娴静之余,带有似水温柔。乌黑头发自后梳起,盘云高挽,碧玉钗簪着的如云秀发散落香肩两侧,柳丝般的秀发随风飘散。碧玉钗上那颗漆黑的珍珠映衬着乌黑秀发熠熠生辉,鹅黄的云裳凸出的玲珑曲线更显万种风情。如果谁能娶得这样的女人,真是夫复何求!美妇人看见战龙醒了,收起笑容,玉脸露出痛心又自责的神情:“六郎,真是吓死四娘了,好在你及时醒过来,否则,你让我……你让我如何有脸向姐姐交代?姐姐当年将你们兄弟七个交托给我,那四娘就是你们的娘亲了。

今后你可不许像这次这样不小心了,要知道你爹爹可是最喜欢你的,如今他身在前线作战,这家中真要是出了意外,我可真不知道该如何向他交代。““我出了什么事?”战龙慢慢陷入沉思。记忆一点一点的复苏,他终于想起来……战龙本是一个喜爱探险的少年,今年暑假刚刚接到某名牌大学的入学通知书,就在距离开学还有十几天的日子里,战龙进行了一次挑战极限版的探险……在中国,有一种瓷器是“诸窑之冠”,却始终不能确定它的窑址。有一种瓷器身世迷离,但文献中只有“青如天,明如镜,薄如纸,声如磬”的记录。

这便是柴窑,一个困扰中国陶瓷史的千古之谜。这个世界上,究竟有没有柴瓷?一片柴瓷值万金,怀着对柴瓷的向往,战龙在白洋淀大湖畔进行了为期一个暑假的考研,一个多月过去了,结果一无所获,就在战龙准备打道回府的时候,一个意外,让他从一个老乡手中的得到了一片类似柴瓷的瓦片。老乡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就居住一望无垠的白洋淀边上,养鱼为生。战龙这些日子就一直居住在他家改制的小旅社中,看到老乡手中那片纯净如银的瓷片,战龙就认定这是一片柴瓷。

白如玉、明如镜、声如罄、薄如纸就是对这片瓷片的真实写照,战龙问老乡这片瓷的来历。老乡开始不肯说,最后老乡对战龙说:“你如果要找柴窑,应该去河南,为何来白洋淀呢?”战龙回忆许久说:“是因为一个梦,我梦见了大周世宗皇帝的公主,她引我去了一个水天相接的地方,她父皇世宗皇帝的灵位就在那里,我在那里看到了好多瓷器,我答应她好好保护世宗皇帝的遗物。她还说,她被埋在底下很辛苦,请我帮她掀开圧伏在她身上的千年灵绝咒,她就可以永生!那个公主真的很漂亮,只可惜梦醒之后,就再也见不她了。

根据我的记忆,我的梦境就是在这里……可是现在这儿只有白茫茫一片大水,可是为了许给那个美丽的公主的诺言,我坚信我没有错。”老乡眯着眼睛,点起旱烟枪,吧嗒吧嗒抽了好几口,开口说:“我们白家居住在这里已经有一千年了,世世代代守卫着这个大湖,小伙子,你要找的地方就在这个大湖的下面。”老乡从屋里取出来一把生满铜锈的大钥匙,这把钥匙足有一尺多长,“小伙子,大湖下面满藏着一座纯金打造的宝塔,那就是世宗皇帝的故居,里面不仅有数不清的金银财宝,更有价值连城的柴窑瓷器。

我知道你不是一个贪心的人,你是在为你的诺言履行承诺。”老乡将那把生满铜锈的钥匙交给战龙,拍拍他的肩膀说:“不过,那个塔沉寂在大湖下面一千年了,具体在哪个位置,没人能说清楚,尤其塔里面布满了暗道机关,但,成败只待有缘人,我祝愿你能够成功。”战龙拿到钥匙,马上准备了潜水工具,每天十多个小时泡在湖底,孜孜不倦地寻找那宝塔的入口。一天,战龙终于发现湖底的一处暗礁下面,隐着的宝塔的一角,兴奋之下,扒开淤泥,果然是纯金打造的塔身,战龙一个人在水底一连挖掘了三天,终于见到了进塔的那扇石门,石门上留有钥匙孔,战龙战战兢兢将老乡给自己的那把钥匙插进去……轰的一声,石门打开,水流呈现出巨大的漩涡,将战龙一下子吸进来。

脑袋一下子撞在不知什么硬东西上面,战龙顿时昏迷了,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战龙醒来,发现自己身处一个海底水晶般的世界,奇怪,哪来的这么亮的光亮?战龙顺着亮光寻过来,绕过几道走廊之后,前面更是一片通亮,一座绽放着耀眼亮光的九转灵诀台上面,端坐着一个女人,那个女子生就玉容珠貌,丰神绝美,穿一身银白色仙衣,浑然若仙,周身竟不带一缕凡尘。那目光犹若天电,冷冰冰扫视过来,竟叫人胆魄心惊。更让战龙惊奇的是,她的上方盖着一道赤金符,难道这就是柴公主?她上面那道符就是千年灵绝咒?战龙心中一阵惊喜,看了一眼这位丰神绝世的美人,喊道:“柴MM,不要害怕,龙哥哥救你来了。

”战龙伸出大手,直朝那道千年灵绝咒摸过去。就在战龙的手揭开那道千年灵绝咒的一刹那。眼前突然闪过一道比雷电还要耀目的亮光。身边的世界突然炸开。雷电交织出烈焰,无尽的飞腾。大地开始颤抖,时光开始倒流。顿首飞转一千年红尘,穿越时空凝固的隧洞。战龙被时光带到了那个战火纷飞的初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