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起、凤凰之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火凤凰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能变得这么狼狈。天下着大雨,她站在世纪大厦的顶楼,任冰冷的雨水打在她的头发上、脸上,被自己亲眼所见的景象惊呆了。是该惊呆的,她活了27年,杀过无数人、拆散过无数家庭、有嚣张地把总统家的小儿子扒光了电视直播、有在灯红酒绿的夜店里看着几个小女孩被人注射罂粟花汁,她是帝国大姐大,她的名字出现在全人类狙杀又不敢狙杀的名单中,她总说人活着要自在。今天是她第一次违背初衷被人威胁,她甚至真的单枪匹马不顾兄弟们的阻拦来了,结果,却是一场闹剧,一场让人心碎的闹剧。

“那么,你们要和我说什么?”火凤凰冰冷的声音穿透瓢泼大雨传递到她对面那些人的耳中,她是火凤凰,如今被雨水浇得没了火焰。“火老大,实事就如你所看到的那样,你该死了。”对面,十来个黑衣大汉个顶个手握火氏新研制的威力强大的装饰手枪,统统把枪口对准了火凤凰。那个带头大哥的脸本来就长得难看,因为脸上爬着的两条伤疤而显得更加狰狞,他笑得很张狂,隐忍了五年终于可以报当年的仇他能不痛快吗?火凤凰杀的人多了去了,不会记住每个人的脸,但是眼前这个伤得那么有特色的男人还是能唤醒她的回忆的,五年前那个男人绑架了她弟弟,她只是毁了他的容、顺带断了他的子孙跟而已。

“怎么?龟缩了五年终于找回做男人的自信了?可是你有那本钱吗?”火凤凰调笑着,话语间已然没有了往日的轻快,时隔五年,她的弟弟又站在了那个男人身边,这次还多出了她的母亲,火凤凰怎么可能还谈笑风生?那俩母子安然站在男人的统一战线上,也用“你去死吧”的狠厉眼神看着她,她怎么还能镇定下来?火凤凰没有理会男人的发狂,她只是定定看着两母子,摸向腰间的手指碰到那把跟了自己10年的枪,却没有拔枪的冲动。“为什么?”她问,10年前一家人生活困苦的时候都没有相互背离,为什么现在火氏成了帝国首富手握帝国四成百姓生计之后你们却要这样对我?我做错了什么?火凤凰是帝国黑道老大,外加帝国商业巨子,用十年时间逼自己撑起这个家成为女魔头,经历的事情多了怎么会看不明白今夜这出戏?来时就感觉到了异常,但是耳边回响起小弟害怕的尖叫她就脑充血地来了,来送死……对面,那对紧张但是又被**冲昏了头脑的母子看着火凤凰,火离先扭头错开了火凤凰质疑的眼神,而那个女人的嘴角牵起冷酷的笑容,“凤凰,你不知道吧?你不是火家的亲生女儿,你只是老爷从孤儿院领养回来的杂种……”杂种……当年要她加入黑社会去救误入歧途的火离时说她是家庭的支柱、是爸妈的宝贝,如今要背弃她了她又成了杂种?……她为了火家、为了火家逼自己变成修罗,到头来得到的却是这么精确的评价!火凤凰呆呆地站在原地,雨滴更加肆虐地淋下来,只是对面那些人带着伞,而她,淋在雨里。

她可笑的一生啊!火凤凰笑了,那笑声冲破十几个男人鄙夷的笑声,回复到“火里凤凰”的傲慢笑意,“我怎么会不知道呢?早在十三岁那年爸爸过世的时候我就知道了,他说,要好好照顾你们母子……”就是因为那个男人的临终请求,火凤凰才留在那个家里,她以为那两母子也会像男人那样真的把她当家人……她以为只要她能提供优渥的生活条件,就能买回亲情,没想到他们要的是整个火氏。“你知道?你居然知道!”女人震惊的叫声没有了往日的优雅端庄,看向火凤凰的眼神像是在看怪物。

从她第一眼看见火凤凰起她就知道这个女孩是怪物。“是啊,我知道。”她只是不知道钱这个东西能逼出人的贪婪。“杀了她!杀了她!”女人大喊着,让那个五年前绑架她的亲生儿子、打断了她儿子一条腿的男人来杀她的养女。可笑、真可笑。那个女人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敢对火凤凰举枪的帮手,而那个帮手举枪的理由却是五年前火凤凰救了女人的儿子。“哈哈……”火凤凰大笑着,脚踩着帝国象征的世纪大厦,把整个帝国踩在脚下是会累的。我累了呢,爸爸……放慢拔枪的速度,让那些愚蠢的男人有时间对她开枪。

老伙计,今天就不用你了,我们也算风光过了,值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