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黎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刘春也是好久没有见识过这种热闹场景了,他跟在妹喜后面四处观看着。这里的人大都是以物换物,也有人以个别中介物交换物品。还有的人在自己卖东西的摊子上直接就叫唤着:“只换木耒。”两人正在兴头上,只听身后有人大声说道:“大首领一起去吃东西。”刘春正在专心的注意着两个比着指头讲价的人,回头一看,是陶豆和羲和带着几名有汉的骑兵。几人一合计往刘春刚才看见的食铺走去,食铺开在热闹的集市边上,四周用四根柱子撑在地上,顶上铺着一些避雨的茅草。

铺子里散乱的放着一些石墩子,吃饭的人就坐在墩子上将食物放在坐位旁边吃着。羲和先问清楚了这里要收贝壳后,才在那口煮着大块猪肉的锅里指着自己需要的部位点了几下。这里的大胡子老板兼着厨师,他把锅里羲和指过的肉捞了起来。动作麻利的用蚌刀将猪肉划了几刀,然后双手一阵撕扯,这些肉带着筋骨就分了家。食物端上来后,刘春有些担心的看了看大胡子老板他那双没有修剪过的指甲。甲缝里黑的油亮的部分让刘春叹了口气,不过叹气归叹气,肚子总得填饱。

他抓起自己陶盆里的猪肉在盆里的盐巴上沾了一下,放在嘴边撕咬了一口,虽然煮的老了些,可是味道还是挺鲜的。刘春几人正吃的起劲,传来一声喝骂。“滚开,你这个黎人也敢到这里交换东西。”随着叫声,一名七尺身材的汉子被卖食物的大胡子一脚踹了出去,这人的双目中露出一股愤慨倒在食铺外。他的同伴赶紧将他扶了起来,暗中使劲控制着同伴。周围的人似乎赞同食铺老板的做法,他们有的人还挥手声援着这个卖食物的大胡子老板。刘春一听黎人,他立刻放下了手里的肉团走了过去,将那名显得有些单薄的汉子扶了起来。

那两人十分的诧异,惊奇的看着刘春。刘春将愣住了的两人带往自己坐的石墩上,这时大胡子老板虎视眈眈的看着刘春。不过他看见刘春一生戎装知道也不好惹,虽然看着却不敢作声。周围的人见到刘春等人出头,有人叫到:“你们是那里人?为何为黎人出头。”刘春双眉一竖,站起来响亮的说道:“这里是买卖东西的地方,什么黎人不黎人的,只要他有货物就可以换东西吃。”说话的人见刘春身材高大,佩带着武器,顿时气势矮了一截。低声嘀咕了几句,不敢在顶撞刘春。

刘春得势不饶人,向着大胡子老板叫了一声:“给我把肉多端点上来。”“什么人敢在我有顾撒野。”随着话声,一名穿着绸衣腋下佩着短剑的青年人走了进来。食铺里的人见有人来撑腰,都向着来人把刚才的事,添油加醋的讲了起来。刘春也从石墩子上起身站了起来,周围的几名有汉战士也都在刘春身边站了起来。羲和怕闹出大事,连忙抢步上前向来人说道:“我是随夏使遒坚大人到阳城会盟的有穷氏使者羲和,这位是有汉氏的君主刘春大人。”来人将一双三角形的眼睛看了过来,这人嘴上无毛,皮肤白净细嫩,整个面相让人感觉一股只纨绔之气。

这人一见到刘春身边的妹喜,他的眼睛立刻亮了一亮。双目中一股欢喜不加掩饰的流露了出来。刘春回头一看,妹喜虽然穿着战士的戎装,可是那股女人味还是让人一眼将可以看出是一个漂亮女人。刘春立刻胸中一股怒气涌了上来,虽然怒意有如野马,可他脑海里的理智依旧在控制刘春。刘春向着羲和叫到:“羲和大人我们走。”说完起身往外走去,那青年人见刘春带着妹喜和几名战士要走。慌忙说道:“春大人休走,我是有顾君主熊烈的三子狐智,今日遇见大人不胜欢喜,不如请大人随我一同到住处宴饮。

”刘春将身子转了过来,一米八的个子铁铮铮的矗立在那里看着狐智说道:“怎么狐智不让我刘春走吗?”双目一股杀气,如同有形一般冒了出来。一旁的陶豆冷目“呛”的一声拔出了佩剑。另外几人也散了开来,手扶着剑把。狐智白净的脸庞吓的跟纸一般白了,赶紧说道:“没有那意思,我只是好意,好意。”一边说着,狐智一边摇着手往后退去。羲和比狐智还吓,他慌忙走到刘春对面向刘春使着眼色。刘春只当作不知,向狐智拱手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刘春就告退了,改日来访。

”说完头也不回的往外走去。羲和在刘春走后,有些担忧的向狐智拱手说道:“失陪了。”说完跟着刘春身后往外走去。食铺里的人在刘春走后依旧鸦雀无声,好半响才听狐智向他们吼叫道:“你们这群废物,刚才怎么不见一人出来说话。废物,我要割下你们的鼻子。”到了外面队伍驻扎的地方,刘春没有理会羲和在身边的埋怨,他将妹喜留在了营地里,让她自己想办法把自己变成个丑陋的男人。然后带着陶豆在驻地四处打量起来,这里是除了有顾聚落所在地有一座稍微高一点的矮山外,都是平坦的地形。

刘春把哨兵安排到了附近几颗高树上,让他们一旦发现大群的人群靠近立刻发射声音尖细的鸣箭。虽然如此安排,不过刘春估计也不至于因此翻目,只是防人之心不可无罢了。回到驻地,刘春让人把两名黎人带了上来。两人进来看见刘春立刻跪倒在地,一人低头说道:“大人,我两人是有黎的族人,我叫太丑,这是我弟仲丑。今日来这里换些盐回去,我黎人因祖上蚩尤沦为下等族民,人人都可欺辱,而大人如此仗义,我兄弟二人愿意报效大人。”这两人的语言听起来,还不太吃力。

刘春上前将两人拉了起来,哈哈笑了起来。又让人送来了一些冷食上来,向两人说道:“我看你两人肚子都饿了,先吃点东西。”看着两人狼吞着两块熟肉,刘春笑着说道:“你们有黎的聚落在那里?”太丑使劲咽下口中的冷肉说道:“从这里走三天的路就到了,那里的山林很多,我们时常打些兽皮来这里换盐。”“他们怎么会知道你们两人黎人呢?”刘春有些奇怪的问道:仲丑低着头说道:“方才与人换兽皮时起了争执,无意间说了出来。那换兽皮的人就是食铺中庖人的相好,他们说我们是黎人,连该给我们的盐也不给了。

”“蚩尤的事这么久了,怎么这里的人还这样仇视你们黎人?”刘春不解的问道:显然这个问题不该太丑两兄弟回答,两人被问的说不出话了,沉默了半响。仲丑说道:“其实现在称呼奴隶为黎人,并不一定是我们黎人。而且很多黎人也不是奴隶,只是周围的人始终对我们黎人有成见。”听到仲丑的话,让刘春想起了以色列人。他们也是因为一个故事被歧视了上千年,到了二战更是差点遭了灭顶之灾。太丑接着说道:“族中举行祖祭时,族长告诉我们。当年蚩尤联盟被黄帝联盟打败以后,只有战场上抓获的人成为了奴隶,蚩尤联盟各部落大都四散逃亡。

也有一些部落加入了黄帝联盟,只有我有黎一族坚持留在这里祭祀蚩尤大王,靠着加倍的支付贡品才保存至今。”刘春疑惑的说道:“你们怎么不牵涉到别处去住呢?”这个问题又超出了兄弟两能够回答的范围,听他们各自找了理由来回答后。刘春猜想是不是黄帝为了稳定九黎投降过来的人,才有意识的留下这么一只有黎来祭祀蚩尤。想了一阵,刘春心中想起自己该问正事了,他又向两人问道:“你们族中有多少人?”仲丑回答道:“族中有近两千人。 ”刘春笑了起来,他向着兄弟两人说道:“如果有一个不愁吃,不愁穿,没有人歧视你们,没有人强迫你们的地方。

让你们有黎迁去,你们愿不愿意。”仲丑惊呼了起来:“有这样的地方吗?那当然愿意去。”太丑疑惑的看着刘春实在是不敢相信,好一阵他终于克服了对刘春的敬畏说道:“大人,真的有这样的地方吗?我太丑不敢相信,这四周我还没有看到过一个这样的地方。”说完又肯定的摇摇头,十分坚信的补充了一句:“我不相信。”刘春哈哈大笑起来,他笑的差点喘不过气来。 看到被他笑的迷惑不解的太丑,刘春止住了笑说道:“你知道住在井底的青蛙吗?”太丑自信的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

刘春又问道:“假如你是那只青蛙,你在井底下看天。你说天是什么样子的?”太丑也是有些机灵的,他略一思考说道:“那必定是一个圆圆的天,就像一个井洞一样。”刘春点着头说道:“你回答的很正确。”太丑听到刘春说他正确,有些高兴起来。他的弟弟仲丑却听出了点什么在一旁思索起来。刘春看着高兴着的太丑又笑了起来,继续向太丑说道:“那你说青蛙看见的圆圆的像井洞一样的天,是我们站在地面上看见的天吗?那青蛙看见的洞天大,还是我们看见的穹庐一样的天大。

”太丑张着嘴巴合了几下,说不出话来。刘春接着说道:“你们没有到过有汉氏,自然不知道有汉氏的丰硕富裕。我这次要到阳城与夏后会盟,我就派人专程和你们一起去一趟,然后让他带你们去有汉参观一下。你们觉得不错,就到我有汉来,如果觉得有汉不好,你们就还住你们的有黎。”太丑脸上有羞惭之色,跪伏向刘春说道:“平时我在族中以为自己经常在附近走动见识不少,族人都称呼我有智。其实我太丑是井底之蛙,不知道天又多大。这次回去一定据实向族长禀报,尽力让族长同意牵涉到有汉。

”刘春笑着把太丑扶了起来,又说道:“我本当亲自去一趟有黎,只是这趟和夏使同行实在有些不方便。另外我给有黎一个忠告,如果有了搬迁的决定,一定不要告诉别人,免得万一事情有变,周围其他部族有些生事的人出来阻拦,平添一些麻烦。”说道这里刘春把队伍中善言的刘?叫了过来,吩咐他和太丑、仲丑两人立刻上路前往有黎一趟。吩咐了刘?一些注意事项后,刘春将三人送出了营地。看着骑在马上的刘?,刘春本来是准备让刘?把马留下的。 可转念又一想,万一有了危险刘?也好骑马逃走。

再说一匹马算什么,死一个培养了多年的手下比起死十匹马的损失都大。正当刘春遥望这渐行渐远的三人,有哨兵来报,遒坚从有顾的聚落回来了。');都来读首发(doulaidu.com)。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