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了?重生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麦秋躺在卧铺上,两眼一眨不眨,“穿了,我居然就这样滴穿了。。。”其实,确切的说,麦秋是重生了,重生到自己三岁的时候。想想自己重生的原因,麦秋真是觉得郁闷不已。睡觉翻身的时候不小心从床上滚下来,咚的一声后失去知觉,结果醒来时却发现自己变小了,后脑勺还鼓个大包,唔,想起来了,小时候有次也是从自己的小床上滚下来。捂脸,这么多年了,睡觉不老实的坏毛病还是没有改掉。正想着,麦妈妈丁宁拿着盒饭走过来,看到麦秋在发呆,担心的摸摸她的头,自从这孩子摔到脑袋后,就有点呆呆傻傻的(秋:拜托,人家在思考人生大事好不),不会是有什么后遗症吧。

“小秋啊,起来吃饭吧,再坚持还一天就能见到你爸爸了。”麦秋慢腾腾的坐起来,借过麦妈妈递来的筷子,夹了颗青菜塞到嘴里。嗯,火车上的快餐还是一如既往的难吃。麦秋和母亲这趟是去看望远在西北的父亲,麦秋的父亲麦子杰是名军人,远驻在西北J市,丁宁母女每年都会坐三天三夜的火车赶去J市,在那待两个月便急匆匆的赶回家。所以想想,当军嫂真是不容易啊不容易。其实麦妈妈也有想过随军来着,但双方的老人都要人照顾,家里的其他兄弟又不顶事,这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麦秋一直都记得小时候,母亲一边上班,一边照顾她,还要顾着爷爷奶奶,那段时间真的很苦,但母亲就这样坚持下来了。麦秋一直都知道,母亲看着很柔和,其实却比任何人都要坚强。对此,麦秋再次感叹,当军嫂真是艰难啊艰难。吃完饭,麦秋再次趴回铺上,麦妈妈坐在旁边轻轻地拍着她,麦秋舒服地蹭蹭枕头,多久没有享受过这种待遇了?看来,当小孩还是有好处的啊!瞅了眼麦妈妈比记忆中粉嫩很多的脸,麦秋不禁感慨,化妆品算个毛啊,时间才是最好的保养品啊。

想着些有的没的,麦秋慢慢进入梦乡。火车满载着思念,驶向军属们心心念念的远方。混混沌沌地睡了一天,终于离终点越来越近了。麦秋突然觉得很紧张,这也不怪,毕竟这个将要见面的老爸还不到三十。在麦秋的记忆中,麦子杰是个很有“家庭妇男”气质的人,特别是麦爸爸转业之后,麦秋的早餐都是麦爸爸做的,可能是觉得对妻女有亏欠感。麦秋很爱吃面食,因此,麦子杰总会很早起来和面,或是擀面条,或是蒸小笼包,再加上一小盘凉拌菜和一碗鸡蛋汤,真是营养丰富啊。

而此时,麦妈妈还在蒙着被子睡大头觉。上大学后,宿舍的几个在一起聊天总会谈到自己的父母,别人的爸爸都是很大男子主义的,再想想自己的那位“奶爸”,麦秋总会觉得无比幸福。咳咳,扯远了。。。火车终于进站了,麦秋跟在麦妈妈的后面,刚走到车门前,还没来得及下台阶,就被一双有力的大手抱起来。麦秋刚想尖叫,看到那双手的主人年轻的笑脸,立刻笑逐颜开地大叫:“爸爸,秋秋想死你了!”恶,被自己嗲嗲的声音麻了一下。不过对于麦爸爸来说却是十分受用的,麦子杰宠溺地捏捏麦秋的小鼻子,笑得闪着一口白牙。

麦子杰身旁的一个兵向丁宁敬个军礼,郑重地说了声:“嫂子好!”然后接过丁宁的行李箱。麦秋这才注意到这个看上去挺年轻的小伙,不经意地瞟一眼他的肩章,(⊙o⊙)哦,一杠一星,那不就是少尉来着。老爸身边什么时候跟着跑腿的兵蛋蛋了,还是个带帽的。麦秋又心惊胆战地看了眼自家老爹的肩章,就这一看差点把麦秋吓虚脱了,明晃晃的两颗星,这个是,中校吧。靠,不带这样玩人的,麦秋暗暗地捏紧小拳头。不能怪麦秋这么激动,上辈子,因为种种因素,麦爸爸直到转业了依旧是个兵蛋蛋,麦秋当时对着他的肩章那是一个望眼欲穿,什么时候这里才能不再如此干净,哪怕有一颗星也行啊。

现在,她老爸年纪轻轻就混了个挺不错的官职,咋回事?时空错乱?麦爸爸感觉到了女儿的不安和激动,有点不放心地问道:“怎么了?”“还能怎么了,”丁宁将行李递给那个所谓的兵蛋蛋,客气地道了谢,接过话头:“你女儿睡觉不老实,,从床上滚下来了,脑后磕了个大包:”“是吗。”麦子杰小心翼翼地摸摸麦秋的后脑勺:“还疼不?”麦秋摇摇头,将脑袋埋在自家老爸肩窝里。唔,老妈不厚道啊,怎么可以在偶家可耐滴兵哥哥面前诋毁银家。 麦爸爸好笑地拍拍麦秋的背,温柔地对麦妈妈说:“坐了这么久的火车,累了吧?”丁宁笑着说了句还好,四人一起出了火车站。

对于父母之间的感情,麦秋还是很有感触的。这就是老一辈人的相处模式,既不腻歪,也不张扬,却比现代小夫妻间的感情稳定多了。麦秋突然想起在上辈子时,有次问到自家爸妈结婚的原因,她老妈说:“和你爸结婚?还不是看他穷找不到老婆怪可怜的吗,你妈我这叫扶贫!”在一旁的老爸显然对这个回答嗤之以鼻,接着对麦秋说:“别听你妈瞎说,明明是她太凶悍了没人要,我可是为拯救千千万万男性同胞们英勇献身,咱这叫救助!”麦秋听着黑线了,得,合着人家娃子都是爱情的结晶,到我这就成了扶贫与救助的结晶了?我这以后不去做慈善事业都对不起咱爸妈这两颗闪亮亮的爱心啊!咳,又扯远了。

一行人坐着吉普车回到家,跟在麦爸爸身边的那个小兵将行李放进屋里便告辞了。房子还是记忆中的样子,但房间内的家居用品却比以前的好了不止一点半点。麦秋一边啧啧有声地摸着略显精致的家具,一边感慨着有个一官半职的生活质量就是不一样。把房间的各个角落都“侦查”一遍之后,麦秋满足地滚到大大的双人床上,想着以后辉煌的米虫生活,麦秋带着幸福的傻笑,呼呼睡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