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妇赵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夫人,公子又跑出去了。”女婢小心翼翼地看向斜倚在榻上的美妇。虽不是二八妙龄,那美妇却也是颜色姣好,因保养得当的缘故,岁月几乎忘记在她脸上停留。细腻白皙的皮肤微微晕出些红润,琼鼻朱唇,无一不是精致。连同一身时令的葱翠夏衫,乌发松散挽着的碧玉步摇,端的是一身风流。“夫人?”女婢再次出声。美妇终于睁开双目,一双丹凤眼,微微上挑,波光流转中,连那女婢都有些痴迷。“跑了就跑了,把酸梅汤端上来。”天可真热。她想。女婢迟疑了一下,道:“是。

”才忙不迭下去。美妇环视了一下四周,见掩在郁郁葱葱竹林下的亭榭里已无旁人,神色顿时黯然下来。想到前世的一个笑话:无敌丑宅女一梦醒来,发现自己置身红罗帐内,一个英武伟岸的男子正站立龙床前。她偷眼朝铜镜瞄了一眼,只见自己国色天香,身材性感。整理心情,发现自己记得无数诗词歌赋。正踌躇满志打算扰乱后宫之时,内监慌来报:“禁军哗变,杨国忠已被杀了!”她虽不是无敌丑女,却也是传说中标准的长相中等偏上,看起来显小的宅女一枚。

一觉睡醒,发现自己换了个美女身体,她重重叹了口气,又气愤起来。就是穿越成马嵬坡的杨贵妃,好歹也能临死前和风流天子好一场。而自己呢?平白无故,老了十岁不说,还穿越成寻秦记中最悲催的赵雅。没错!就是那个最后惨遭轮射致死的寡妇公主赵雅!就是那个“纸上谈兵”死鬼赵括的老婆,昏聩赵王的妹妹,秦始皇的妈!“是不是我死在外面,你就高兴了?你当然巴不得我死了吧,好和你的奸夫们快活!”公鸡般的变声期男孩的嗓音因嘶吼透着沙哑。

很快,一个衣着华丽却处处脏污不堪的黑壮小子跌跌撞撞跑进亭榭来。颇类美妇的丹凤眼,瞪得大大得,满是火气和不忿。“夫人,夫人恕罪。”后面将将跑来的女婢们哗啦跪了一地,“奴婢们拦不住公子。”赵雅敲了敲头,对这个赵盘,头疼得很。他老娘都换了个人都好几天了,他竟然都没看出来!这对母子关系真糟糕。不过,对上这个已经发育得比自己高比自己壮的14岁男孩,赵雅像吞了苍蝇一样。自己混到大龄剩女的边缘还没谈过一次超过3个月的恋爱,现在倒好,直接儿子都这么大了,老公也死了十年了。

想到这,宅女赵雅沉了脸,“你这小子好没规矩,还不快滚回寝室?!”说着向女婢们挥了挥手。黑小子赵盘目光黯淡了下来,冷笑,挣开前来拉他的女婢,“我爹真蠢。”说罢,转身,撞开亭下的女婢们,踉踉跄跄地转身,背影被随风而动的树荫不断划破。“夫人,公子他不要紧吧?”一直陪着赵雅的丫鬟担心地说。“不管他。”赵雅随口道。她自己还混乱着呢,现在的情况很不妙。这赵雅名义上是赵王亲妹,大将军李牧的干儿媳妇,事实上,不过是巨鹿候赵牧用来款待贵宾的上等姬妾。

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赵牧的控制之下。上午巨鹿候府送来帖子说请她赴宴,不过是赵牧款待楚国春申君一名小小使者。看着来人那一脸猥琐淫笑,赵雅恨不得用鞋底踩扁。末了还是不敢,巨鹿候可是在邯郸一手遮天,原著中赵雅死得这么惨,赵牧一句“邯郸治安须得重治”就把她亲哥哥赵王给忽悠过去了。她强压住火气,僵笑称自己身体不适,请巨鹿候谅解,又花了几金,才把来人打发掉。跑回寝室,关上门,还忍不住发抖,这样的生活,赵雅这样的生活,她一个人际关系简单、一辈子没什么风雨的宅女能过吗?更何况,赵雅是为了她儿子赵盘,想让儿子在没有家族庇佑的情形下,成年后能授得高官厚禄,才忍气吞声。

而自己呢,与那黑小子一点关系都没有,凭什么受这样的待遇?好了,就算自己占了人家妈的身体,可也不是自己愿意的。自己本来蜗居在那个有网有热水的单身公寓里,好不自在呢。“小容,”她唤了声。“奴婢在。”一直陪着她的女婢抬睑窥向她的脸色。“更衣,进宫见我那王兄。”记得电视剧里赵王对她这个妹妹还是关心的,只不过碍于死鬼妹婿得罪了整个赵国,又被巨鹿候赵牧忽悠,加上智商太低,才不知道赵雅过的是什么日子。雅夫人的衣服几乎都是华丽繁复的,似乎是因为她的处境困窘,又或是因为内心深处公主的骄傲,双重的思想撞击,导致她的审美,总是倾向于昂贵炫目。

宅女赵雅换了几身,都不满意,很是别扭,她以前可从没穿过这样的衣服。“小容,找些素净的。”好吧,她承认,赵雅的衣服是很漂亮很漂亮,穿起来也很高贵。但是她的心理年龄比这赵雅要小了十岁,虽然欣赏,可一时间实在不习惯。最后终于换了件紫青色绣银色莲花的轻薄衣衫,很合时节,又是清新雅致。把赵雅喜好配在里面的大红深衣换成白色,更青春些。毕竟那红青二色,没有一定气场,是驾驭不了的。小容眼看雅夫人着好衣衫,似是换了一个风格,整个人精神气都不一样了。

连忙给赵雅梳头,松松散散透露着慵懒的发髻,衬得赵雅妩媚的眉眼,嫣红的嘴更是诱惑。宅女赵雅对着铜镜里模糊的脸眨巴眨巴眼,暗赞:真是顾盼生辉啊。难怪当年被炙手可热的“军事天才”少年赵括给娶到手了。想了想,自己这是去宫里,又不是去当交际花,搞得这么美艳做什么?“拆了拆了。”“可是夫人,这是今年最流行的发式了。”小容不解,“听说才女琴清曾在齐国稷下才士论政大会上,梳的这一发式,被贵人贤士追捧。现下邯郸城里的夫人们都是这发型。

”小容说完,便看到雅夫人微微侧头斜睨着自己,凤目里全是不满。“夫人。”小容喃喃着就要跪下。“拆了换别的。”宅女赵雅不耐烦地挥挥手。琴清,她承认她嫉妒了。同样是寡妇,一个是世人唾弃的淫娃荡妇,另一个却是人人追捧的清纯才女。“换,换,还是梳之前的月髻吗?”宅女赵雅,沉吟了下,心里激起比试之心。带动潮流嘛,是女人的天职。“都挽起,这样,这样~~~~~”比划着,小容不愧是贵族仕女贴身丫鬟,试验了一下,便梳好了。“夫人,这新发式真是好看。

”小容赞道,“邯郸城以后必定效仿夫人。”宅女赵雅也得意地看着镜中人。明艳美丽,如果脱去俗气,便是浓墨重彩也难掩盖的大唐之风。这发式便是《大明宫词》里,陈红的太平公主所梳。“夫人,奴婢给您簪上金簪吧。”宅女赵雅摇摇头,金簪虽是贵气逼人,可与这一身清淡,着实不配。便指使小容折了庭院的白色芍药簪在鬓边,此外发上唯有一青玉簪,别无其他。也不戴耳环、项链,便是这般素净,却也端的是明丽庄重。只是这妆粉有些粗糙,但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宅女赵雅,也知道自己这突然老了10岁,虽看着年轻,但不上粉,却是比少女发黄黯淡些的。收拾停当,小容呼喝着府内的车夫侍卫,簇拥着赵雅上车,驶向赵王宫。马车是两轮漆制檀木胎,上饰花纹很是繁复。外表很华丽,内里铺设却是艳俗。确切来讲,宅女赵雅甚至觉得,这马车可能是赵雅和男人鬼混的场所之一。想到这,不由一时气闷,便唰地拉开珠帘。中午刚过,邯郸城里还是热闹非常。人群拥挤,车水马龙。只是土墙建房,也没什么高层建筑。倒是像个原生态小镇的感觉。

宅女赵雅贪看着这两千五百多年前的市井百态,突然听马嘶叫一下,接着马车一煞。她整个人向后倾去,撞在了车壁上。“怎么回事?”小容喝问。“回禀夫人,是贤士们。”车夫回答。小容点点头。宅女赵雅倒是一头雾水,自己可是公主,虽说没什么地位,可也是王妹,怎么碰上这些小官还得站在路边让道?不过秉着穿越的秘密,她忍住没问出口。贤士们俱是峨冠广袖,三三两两从不远处的王宫处来,在这人人避之的熙攘大街上,竟是好不惬意。赵雅细细打量他们,并无奇特之处,只是傲然些的读书人模样而已。

有什么,她撇撇嘴,自己也是读了将近20年的书。不一会,贤士们走过,车夫又叮叮当当赶起了车。到了赵王宫,也不需什么令牌,宅女赵雅便带着贴身侍婢小容进去了。车夫侍卫都在宫外等候。赵王宫是标准的六国建筑,九层土台上,郁郁葱葱掩映着各个宫室。赵雅这回倒是没直接去第九层找赵王,而是任由小容贿赂赵王身边的太监,打听赵王行踪。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