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姗姗来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卫夫人请脉,你去吧。”夏无且捻着胡须,老神在在地坐在御药房里。赵雅认命地背上药箱,跟小内侍王冷宫走。这回是她第一次单独出诊。卫氏听说原本很受宠,后来不知怎么的得罪了秦王,被扔在冷宫。若不是夏无且要培养儿子,卫氏根本不可能得到御医去看病。算是她赵雅的实验小白鼠吧。她这是第二次穿越了。那日与赵盘回宫,睡着后竟然穿回去了。当时她怀疑是不是自己精神衰弱了?竟然做了个那么久的梦,还那么真。醒了还心痛,想着赵盘,想哭。浑浑噩噩过了大半年,然后被老妈安排相亲的当天晚上,想着赵盘的点点滴滴,竟然一觉又穿了。

这回,穿来的是她本人。一张中等偏上路人脸,A杯的凶器。由于秦法严密,她这一穿就成了黑户。打死卖了都随人。于是她果断偷了一户农家的男装,也不敢走大路,只挑小道。哪知发现几具被盗贼杀害的尸体。她一个激灵,果真在一个人的身上找到了户籍证明,和一封信。来人叫夏尹,是个赵国人,现在家里发了水患,于是揣了族长的证明信,来咸阳投奔族叔夏无且。由于夏无且在秦国为官,原本秦赵就势不两立,夏无且为家族不容。现在赵国城破在即,家族也十不存一,于是不再计较夏无且的叛逃,反而送子弟去避难,留下希望。

只可惜,几个兄弟一同逃出赵国,千军万马里没死,反倒为躲避入城赋税,而走小道,结果被盗贼杀死,无一幸免。赵雅万幸地顶替了夏尹的身份,入了咸阳。就到处拐弯抹角打听赵盘的事情。毕竟,她也不敢肯定,自己这回穿的还是《寻秦记》的世界,万一是真实历史呢?只可惜,“赵雅”这个名字对底层的小商小贩来说,压根儿没听过。她又无法认识权贵,正苦逼的时候,御医夏无且寻了来。老花眼的夏老头,正是一辈子全生的女儿,看到夏尹,高兴地过继了她,并且培养她做御医。

赵雅一边为自己的凶器太过平而深深悔恨,一边又想着自己一个女人总不是回事,好歹夏老头说要把财产权留给自己,是个大馅儿饼。高兴地跟去上班,第一天就遇到了荆轲刺秦王的戏码。秦王胡子浓密,又带了十二毓通天冠,珠帘垂下,根本瞧不清他的长相。她也吃不准是不是赵盘,但是,救他是肯定的,于是果断出手,抢了夏无且的药箱就砸荆轲。其实历史上没有她,夏无且也会砸,只是再迟一些罢了。毕竟荆轲不会杀秦王,临死的时候不是叫嚣自己失败是因为想留着秦王的命,签协议么?后来,被秦王叫去赏赐了一番,莫名的,赵雅觉得秦王瞧她不顺眼。

好吧她也承认,自己观察的好像有些频繁了点儿。再然后就一直没再见秦王了。“小御医请稍等,夫人要梳洗一番。”内侍留下赵雅一个人,自己去了殿内。赵雅站在游廊上,感慨万千,这个地方她也住过。只是不知道这个世界究竟有没有赵盘?不一会儿,卫氏就好了,让她进去。卫氏的病其实不严重,当然也可能是她刚刚被夏无且带入门,医术不精,总之就是看不出大毛病。于是她开了一副健胃开脾的方子就回去了。回去了还嘀咕,卫氏这么好看都能去参加中华小姐了,怎么给锁冷宫了。

那边有宦官来宣旨,说邯郸城破,大王要亲去受降,随行御医定了几个,其中有夏无且和夏尹。赵雅没想到运气这么好,不过估计也是因为上次砸荆轲,秦王要提拔她。暮春时节,大军开拔。秦王亲卫虎贲军,士气盎然。前方胜利已来,此刻去受降可谓风光一片。只是赵雅觉得,秦王对赵国的受降自始自终表现出一种说不清的感觉。说不重视吧,大王亲去,这可独此一家。韩国破灭的时候,秦王可没离开咸阳。要说重视吧,秦王一路上带着美女戏耍得跟郊游一般。看着前方与秦王并骑一骑的美女,赵雅撇撇嘴:“还没有卫氏好看呢。

”夏无且扇了扇药炉里的火,“卫氏美貌是美貌,可就算是在冷宫,那也是大王的女人。你别瞎想。”赵雅:=,=夏无且揭开瓦盖,“差不多了。你去端给大王。”“爹,这是你熬的,我干嘛抢你的功劳?”赵雅才不去当电灯泡。虽然不知道秦王到底是不是赵盘,她心里还是不是滋味。“傻小子!你才学医术几天,根本就没什么能力可言。现在趁你救驾有功,大王有心赏识你,你不趁你爹还没死,捞些功劳,难道还准备等我一蹬腿,被那帮御医啃得骨头渣都不剩?”夏无且苦口婆心。

赵雅暗叹果真职场丛林,认命地端了药去秦王那。秦王和美女玩骑射,玩得不亦乐乎,一时还不回帐。赵雅只能在帐外端着碗等,这碗可是入嘴的东西,可不能离了手,否则出了点问题,就是他们父子俩人头落地的事儿了。好一会,药都温了,秦王才大汗淋漓地拥着美人回了帐。赵雅一看一身戎装而来的秦王,登时呆愣住了。他,是赵盘!绝对是!肯定!就算长了胡须,就算长了眼纹,他还是赵盘。嬴政被美人服侍褪下戎装,那边洗澡水也准备了,只等御医的药来发汗。

天还不是很热,大汗之时,御医恐怕大王被风邪入体总是准备良多。可是,他手伸出,好一会都没有温药入手,便有了怒气,转头看去。是夏无且的儿子,叫夏尹的。在无端做了很多梦之后,他派人调查过这个小子。赵国人,没什么稀奇的。但是他泪眼朦胧地盯着自己,嬴政很是来气,刚想叱责,但蓦地,像是被闪电击中了心,颓然一跌,幸好扶住了浴桶。“夏尹!”嬴政感觉自己的声音在颤抖。“啊?”赵雅回了神,果然看到秦王的脸是黑的。她一惊,连忙把药递上。

哪知秦王一接药,便唰地全泼在她脸上,黑乎乎的药水糊了一脸。这还不够,紧接着,那药碗也被摔在地上,碎了一地。赵雅一吓,忽地想起,这秦王就算真是赵盘,可是,这万一是电视剧的《寻秦记》,并非是有自己存在过的呢?这个赵盘说不定只认识项少龙,不认识她……方才的欢喜怯意,一瞬间抽离,她按着苦涩有气无力,“噗通”跪地,“大王恕罪。”“哼。”秦王冷哼,不处罚,也不叫她起来,只命其他人退下,留那个美人为他侍浴。很快,帐内温度就起来了,男女调笑的声音不时传来,隔着帘子,依稀可以见到沐浴的两人身影憧憧。

赵雅咬着唇,忍着膝盖越来越麻疼的感觉,心里越来越不是滋味。是不是他?不管是不是他,她只知道自己心像刀绞一样。吃什么醋啊!嗳——嬴政揉捏着怀里的美人,意识却一直盯着御医夏尹的方向,见他一直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有些恼怒,手里突然大力。“啊——大王……”美人轻呼。“怎么了?”嬴政声音阴骛。美人惧怕,“无,无。只是,御医是男子,是否……奴家很是害羞……”“哦?”嬴政嘴角一勾,提高了声音,“夏尹!”“啊,臣在!”赵雅懊恼,又走神,肯定又被秦王记上一笔。

哪知帘内传来一声低笑,“寡人遇刺,你救驾有功。这美人便赐予你。”“啊?!”这是赵雅。“大王!”这是美人。嬴政很是得意地看夏尹一脸惊愕的抬头,叱道:“你们想抗旨么?”美人一惊,顾不得身体□,慌忙出了浴桶,披了外衣,向跪在地上一脸呆滞的御医夏尹,一伏,“望御医怜惜。”大王的女人还可以赏赐给臣下?是了,现在是先秦。好似楚王的某个宠妃向他告状,说有将领调戏她。结果反被楚王赐给了那个调戏她的人。赵雅看着面前强笑但明显苦泪往肚里流的美人,她也没了刚刚的醋意,觉得这美人可怜得很。

不过,收了她,自己岂不是?对了,大王赏赐的女人,要是不碰,肯定会是欺君!“大王上次已经上次颇多了,小臣岂敢再贪心。”嬴政也披了件外袍从里面出来,一把拉起地上的美人,手伸进她怀里,捏了一把,笑道:“寡人向来赏罚分明,你多大功劳就有多大赏赐,夏御医不必忐忑。此美人床榻之上娇媚非凡,尤其这对酥乳,入手滑腻,卿定然喜爱。”话都说成这样了,再推辞,不仅奇怪,而且不识抬举。赵雅只得硬着头皮接走了美人。带着美人回了自己的帐篷。

令赵雅奇怪的是,这美人一路笑吟吟地,挎着自己胳膊,说这说那,一点都不像刚失恋的。就算是认命了,也不会这么高兴吧。这古代人心理素质就是杠杠的!“我爹呢?”帐内没有夏无且,他那么大年纪跑哪去了?“徐福把他叫走了。”路过的一个年轻御医道。“哦,谢了。”赵雅道了谢,就把美人扔在帐内。自己去找夏无且。这个徐福是方士,专门给秦王炼丹的,夏无且掺和什么?过几年,徐福骗不下去,自己诓了钱跑霓虹去了,跟他有过交往的都得焚书坑儒。夏无且这老头挺好的,可不能被他害了。

天已经黑了,赵雅打听了夏无且的去向,是在河对岸的空地上,说是秦王要做法招魂,他被徐福拉去帮忙了。赵雅跑到河岸,看不清对岸,只依稀看到有很多小小的人影,火光阑珊。小船都被秦王去对岸的时候征用了。赵雅一急,也顾不得水冷,找了根绳子拴在河岸的歪脖柳树上,另一端系在腰上,便跳下水。水不算太凉,毕竟都暮春初夏了。这温度喝上瓶烧酒泡冷水浴正好。她选择的是最窄的河道,水也不是很急,有些荷叶。游了一会,眼看快到对岸了,突然腰上的绳子一紧,人瞬间被往回拽。

谁干的?!她一转头,还没看清,便撞进一个宽厚的怀抱。是男人!黑乎乎的看不清脸,胡子很重。“你是何人?”赵雅质问,自己除了御医院那几个,也没得罪什么人吧。再说了泅渡也算不上犯罪,好好来逮自己做什么?“你说寡人是何人?”低沉阴骛的声音,似是从水底潜藏而出的水妖。赵雅骇了一跳,“大……大王?”“大王为何,为何在此?”他不是去招魂了么?“害怕寡人?你胆子很小?”秦王的声音很低沉,由于凑得近,气息喷在脸上,让人晕晕的。

“呵呵……”她干笑两声,“大王天威,自然臣民惧服。”“是么?”嬴政轻笑,他轻佻地伸了食指点了点她胸口,“都女扮男装欺君了,还敢提惧服?!”=======================全文完=========================================作者有话要说:看了一中午肉文,突然好像吃撑了,下笔写不出来鸟……而且,现在风声紧,有作者肉文放QQ空间都被举报=。=另,无话还是怪不好意思地,羞射……本章省略200字有木有愿意定制印刷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