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人善被人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李天龙,男,1米75的个头,一双眼睛不是很大,可以说是单眼皮的小眼睛吧,一笑就好像一条线一样,高鼻梁,脸型标准,而且很是清秀,一看就好像是个书生,学习对他来说是个小儿科,他考试基本都达到要求。父母都是从商十多年的,尤其是他的老爸,也可以说是白手起家,自小喜欢探险,收藏石头,只收藏但从不卖,但这只是副业。父母开了一家海鲜自助酒楼,旺季那可是排队都没地方,有时预约也不一定找到,省内外游客必到之地,一天纯收入在2万多元,远近有名,也算是当地的纳税大户了.这不,攒了一些钱后,李家父母开始考虑买个好房子,最后在靠近海边处买了一幢450平的公园级别墅,装修就用了100多万元。

再说说李天龙虽说家中有点小钱,但他长得太瘦小了,就是有钱也当不了老大,这一点他也知道,但在这种向“钱”看的学校,有了帮派别人就不敢欺负你了,同时还要看你的帮派有没有这个实力。于是他就找人入了帮派,这个帮派是本班一个叫王飞的人成立的,在高三级还算说得过去,只不过入派的费用高了点,谁让自己瘦小呢,越小越要人保护,派里的人说这样很费力,所以要多交点钱。李天龙本性还是善良的,但总不能在学校被人欺负吧,为求平安,交了二万元入派费,要知道他们这种人根本不在乎父母的钱,反正随便打个理由就行了,而父母也知道既然到这学校就不能不让孩子低人一等,连问都没问给了钱。

李天龙这种瘦小的身材在这里却是时常被人欺负,被人嘲笑的对象,男同学愿搭理他,女同学也不愿和他交流,最让他伤心的事就是他喜欢的一名女同学,她是李天龙的同桌,名叫韩莹莹,白皙的皮肤,大眼睛,一看就是谁见谁爱的女生。说起她也也不简单,她的父新是从商的老手,父亲一家企业的董事长,母亲是工商局的一名副局长,听说快要转正了,局长要退休了,而她的母亲是最佳人选。每当李天龙偷偷看着韩莹莹时,脸就是突然红成一片,时间长了当然被同学知道了,就说他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而韩莹莹对他也是爱搭不理的,每当放学后身边的男同学都有女同学陪着出去,不是看电影就是泡吧,久而久知也深深地影响了他,也渐渐萌发了要当老大的思想。

而就在这种思想刚刚萌生的时候,一个意想不到的事降临了,父母的海鲜自助洒楼被告了,原因是什么?原来,有一批从内地来的200多个游客团队在这吃过海鲜后集体中毒了,其中最重的是昏迷状态,警方工商部门已介入调查,最后得出结论,发现这批人吃了不新鲜海蟹造成的.再一查,原来是采购环节出了问题,采购员是李天龙的表叔,这不是一次两次了,经常与专门向他家出售海货的鱼商勾结,以次充好,并在高价买入,这不这回终于出事了。虽说没有给人员造成生命的危险,经过医院抢救,都无大的问题,打了二三天的点滴相继出院了,但天下的事就是这样,总不能让游客白住院吧,旅游的心情也没有了,而当地旅游局也下了通报,暂停这个海鲜自助酒楼的营业资格,下了高额罚款80万的决定,以后具体怎么办听通知。

为什么这次会如此之重,旅游局说了,我们这里是旅游城市,这次的事太极为严重,给我市造成了极大的负面影响,如不制止那我市的旅游必将受的牵连,敢情是杀鸡敬猴吧。虽说月收入不少了,除了银行只有50多万的现金外,但大部分都投入到酒店中,交了罚款,又向受害者赔偿了不小的金额,这下手中没了多少钱了,只好找到以往的同行借,但现在的社会就是这样,有钱了大家是朋友,没钱了路不相投,还好有两个酒店业的朋友各借了10多万元,这才凑够了钱交了罚款,但必须在3个月内返回,李家父母一听,没事,到时酒店就开业了再还,当下写的字据。

但接下来该怎么办呢,孩子学校还要交高昂的学费,这下又犯难了。父母一想还是改道吧,其实这一决定也很难,尤其是对李天龙来说,原本一个月前就要告诉儿子这件事,但儿子总是向家里要钱,但父母也怕伤到孩子的心,所以防放暑假还有二个多月的时候才说了出来,这让李天龙大受打击,学习更是一落千丈,每天低迷,情绪低落。没办法谁让家里没有钱了呢,学还是要上的,再父母的再三劝说下李天龙转到了“贵竹”学样不远处的普通高中就读。李天龙新转到的学校虽不能与“贵竹”学校相提并论,升学率也算可以,这所学校是这个城市中很不起眼的学校,学校能有1000多人吧。

李天龙所在的班级是高三班,50多挤一个教室内,他坐在后排一个空位上,这个位置是一名长年病假的学生,所以一直没有人来,这回总是有主人到位了,李天龙左右看看这些陌生的脸孔很是伤感,但他却不知道自己日后却成为个这班级和这所学校的霸主。老师是一名25岁的女性教师,俊俏的脸蛋,长长的头发散发出活力,李静是这个班级的班主任,任教才两年,所说大学毕业后就来到这里,因为学校的生活让她感到很充实,放弃了到其他大城市生活,一心要回的家乡为这里的孩子贡献自己的力量。

但没有想到当个高中的老师却这么难,几年下来让她站稳的脚跟,当上了班主任。对于李天龙这个班级来说,是个不太好教的班级,这个班有几个与社会接触的学生,让李老师很是头疼,说过几次但没有效果,这几个人仍是我行我速,其中有个叫欧阳骄阳的学生,原本这个名字很好,但却不无好,欺负新同学、欺负老实的同学,或看谁不顺眼打一顿,也是这所学校的恶霸之一。这不,看到班里又来了个新生,又要把自己霸主的地位显露一番了,欧阳用一个废纸戳成一个团扔向自在愣神的李天龙,正好打在了脸上,李天龙一愣,看到一团纸落在书桌上,又向飞来的欧阳看了一眼又低下了头,他并不是怕欧阳,而是没有心情去争吵,但欧阳却有不同的想法,看到对方不理睬自己很是恼火,狠狠地瞪了李天龙一眼。

坐在李天龙同桌的是一名女孩,名叫曾菲菲,一看穿戴很简单,很干净,圆圆的脸,一条马尾辨,大大的眼睛,一身的清香,长得不比那个韩莹莹差。她是这个班级的语文科代表。对于刚才的事曾菲菲看在眼了,于是赶紧撕了一条纸写了几个字悄悄递给了李天龙,李天龙接很是纳闷的接过纸条,看到上面写着:“放学时快走,小心欧阳对你不利”的字样。李天龙转过头没有看曾菲菲,朝着欧阳的方向看去,这一看不打紧正好和欧阳双目对视,而欧阳更是以怒目回敬了李天龙,而李天龙仍然没有更让看到欧阳,在一声“老师好”的声音中,李天龙这才转过头想着自己的事。

对于李天龙的表现,他自己也感到有些伤心,原来的他不是这样的啊,这是怎么了,他在心里大声喊着。一天的课程就这样过去了,转眼到了16:40分,放学时间到了,对于同桌的提醒他丝毫没有在意,拿起书包向校外走去,而这里欧阳和几名同伙也随后跟了上去,有的同学知道是怎么回事,也快步跟了过去。在学校是不能打架的,但到了校外,校方才不管你怎样。李天龙前脚刚跨过学校的大门,这时感觉肩膀被人拍了一下,又是同桌曾菲菲。李天龙不解的问:“什么事”。

“什么事,没看到我给你的字条吗”,曾菲菲小声的说道。这时,李天龙正好回过头刚要说什么,一眼看到了正快步跑过来的欧阳等人,曾菲菲这发现了他们,急忙对李天龙说“小心吧”,转身走到一边去了。面对曾菲菲的表现,欧阳很是不高兴,对着曾菲菲说道:“是不是又在多管闲事了”。“哼,你们是不是又要欺负新生”。“是啊,怎么了,每次有新生来你都要和我对抗,难道这回还要对抗吗,告诉你,以前来的新生哪个不是让我治得服服贴贴的,这回我要让他知道我才是这的老大”。

曾菲菲不再说话了,因为她知道,自己能帮的只有这些了,看到没有再反对自己。欧阳来到李天龙身边道:“小子,懂不懂这里的规矩,到了这里要拜这里的老大,而我就是这里的老大”。李天龙看着眼前这个人,摇了摇头就要走。欧阳见对方不理睬自己哪里肯放过,向手下几下人一挥手,两人上前从后面把李天空手臂按住。欧阳拽住李天龙的衣领说道:“敢不理我”,说着一巴掌打在李天龙的脸上。霎时间脸上五道红印显现出来,嘴角流出了鲜血,李天龙用手擦去血看了看,伸到嘴里把血舔了舔,怒目看着欧阳。

欧阳也被李天龙的样子吓了一跳,但很快就镇静下来,我这么多人我快怕你不成。随后向身后的几人一挥手,这几人早就等不及了,连打带揣把李天龙打倒在地。李天龙本能的护着头部蜷着身体,感觉肚子、后背被人踢打了无数下。此时的,曾菲菲再也看不下去了,上前就拉着欧阳道:“不要再打了,再打就出人命了”“闪开,怎么什么事都少不了你,我不打女人,走开”。无助的曾菲菲看着被打倒在地的李天龙,却毫无办法。也许是打累了,欧阳等几人也喘口气看着李天龙,他们也有些纳闷,平时打人对方不是求饶就是哭喊,今天怎么了对方没有哼一声。

为了给炫耀自己的成果,欧阳蹲了下来,用手拍拍对李天龙的头说:“今天就到这,不要以为从”贵竹“学校过来就是老大,在这里我是老大,以后见到我叫我一声老大,不然见一次打一次”。说完起身踢了李天龙一脚,洋洋得意的带着手下扬长而去。而李天龙不是不哼哼,他也疼,但却喊不出来啊,他也是凡人啊。李天龙慢慢的站起来,整整凌乱的头发,衣服全是尘土,他捡起书包,看着周围围观的人群,心里说着:“他妈的,你们居然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拉个架什么的,让我这么丢脸,哼,总有一天我要让你们看看谁是老大”,而后一拐拐的上了公交车。

这时,曾菲菲也上了同一车,走到李天龙身旁关切的问道:“怎么样,没事吧”。李天龙转过头看了看曾菲菲说了声“没事”,就再不做声了。看着李天龙的身影,曾菲菲叹了口气。说起曾菲菲还有一件事要说一下,为什么曾菲菲这样关心李天龙,原因吗很简单,早在李天龙在“贵竹”上学时,她就知道这个人了,富家子弟,花钱如水,李的父母与曾的父母都认识,但没有特别的交情,但李天龙却不知道曾菲菲这个人,根本就没有接触过,从上学起就一直在“贵竹”学校,很少与外界接触的机会,一放学就回家,长大后一放学就不想回家了,而是在外面玩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