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理回宫(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沉闷的春日早晨,细雨生机无限,却只让人觉得胸口沉甸甸的。初七问过祈书魅,发现又是一天无事。“这几天千换会派人过来。等到家宴之日,你随我一起入宫便可。”“我出去逛逛。”祈书魅从书中抬起头,颇为诧异,“我以为你在京城,没什么地方可去。”“是没什么地方可去,”初七挥手道别,屋子里就算是空气,也太粘稠,“天黑前回来。”待初七走远,祈书魅对着暗中黑影,命令道:“小心跟着,护她安全。”世间巧合,大致如此。初七遇见连理回宫的车马,走在大街上,没有太多的护卫,可是不远处,她看见鱼府的马车慢悠悠相随。

淅沥沥的雨打在油纸伞上。初七抬头的一瞬间,正好与掀开车帘的连理对上眼。连理的视线在初七身上稍一停留,便扫视周围,当她看见鱼府的马车,就再也移不开眼。马车很快经过初七身边,渐渐远去。现在想来,她自己也不明白,昨晚对连理一瞬间的恨,究竟来自何处。趁着鱼府的马车没有赶上,她撑着伞隐入人群中,另择一条小径,避开七月。初七在心里嘲笑,她和七月,非敌非友,却不曾料到,会落到今天这样的处境,相见不如不见。七月看见初七转身离开的背影,懒散的神色有一瞬间的黯然。

他以巡察鱼子药铺的名义,一路随着连理的马车。他本不担心会有人害连理性命,可是经过昨晚的事,如果初七真的对连理下杀手,他会不会如自己所说,杀了初七?为什么,阿七会找上连理?七月以手托头,靠着车窗凝思。初七的身影已经消失在小巷中,七月放下车帘。不是时候,他还有旧事没有了却。无处可去的初七最终去了百舌戏院。她本不是爱听戏的人,随师父住在深山里,从没有听过戏曲。到江湖后,被小脸拉着听过几出,发现各家戏院唱的都是些相同的本子,看过几场便对剧情了然于心,无外乎忠君爱国,情深意重。

可是百舌戏院的本子,她听了一场,却是闻所未闻的戏文,今日一看剧名,也是新本。初七去的迟,只剩最后一排末座。她坐下,旁边的妙龄女子对她盈盈一笑。那人有一双灵动的大眼,模样娇俏,调皮的小嘴一刻不停地嚼着蜜饯干果,还时不时地问初七要不要尝点。“我说,女孩子家一个人来听戏的,你很少见哦。”“你不是也一个人吗?”初七偏了偏头,她对这个女子有种好感。“我和你不一样,”女子从随身携带的布袋子里掏出一颗梅子,塞进嘴中,“你真不要?这是我爹爹自己制的,味道很好哦。

”初七依旧摇头,她不是防范陌生人,而是她不实在爱吃零嘴。“你怎么和我不一样?”“我不是来看戏的。”“那你是来干什么的?”“我是来看看戏的人的。”女子说的一本正经,可是初七完全不懂。她看起来像是生于优厚家境之中,性情率直,却无娇蛮之气,应是家教甚好。“啊,对了,我叫张茗,你叫什么?”初七抬了抬眉,张茗?www.。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