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初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轰···轰’,不得不佩服美国佬有钱,还没看见敌人的影子,炮火准备已经不间断的轰击了近一个小时。.简陋的团指挥所里,二团团长刘克和几个团领导都在用望远镜聚精会神地观察二营的主阵地,这是他们团入朝打的第一仗:在云山外围阻击北犯的南朝鲜伪一师。敌人打过来的炮弹一排一排地爆炸,把茂密的树林变成了一片光秃秃的木桩,燃烧的大松树很快变成了一把把火炬,山上石头、土块被炸得到高高飞起,又像冰雹似的狠狠砸下来。炮击过后几架美国飞机又接上了茬,在低空中轮番扫射、投弹,又把阵地用炸弹犁了二遍。

猛烈地轰炸持续了很长时间,最后飞来两架飞机在阵地上‘火上浇油’----扔下来凝固汽油弹,四处流淌的汽油使大火蔓延开来,在已经燃烧着的山头上掀起了更凶猛的火焰,阵地被大火完全吞没,浓烟笼罩着整个高地。刘克虽然看起来有点老相,其实他过了年才三十岁,瘦高的个子,标准的‘湖北佬’模样,却是一个参加过长征,久经战火的老兵了。可是像今天这样对一个营级防守的阵地,动用这么强大的火力突击,他打日本时没见过,打国民党全美械的整编师时也没见过。

“团长,是不是用炮兵支援一下?”参谋长吴震小心地问道。“不必了,现在只不过刚刚开始,那几发炮弹留到关键时候吧!”刘克想了想说,他也很无奈,团里虽然装备了一个迫击炮连,可也只有八门缴获的日本和美国炮,出国前一再补充,手里也只有两个基数的炮弹,现在战斗只不过刚刚开始,还不到动用老本的时候。“唉!”吴震叹口气,怪不得刚入朝时,人民军的军官看到他们的装备直摇头,当时自己还不太服气。自己的部队是主力师,已经全部换装了日式武器,部分还是美械,在国内也算是装备精良了,现在一比,真是小巫见大巫啦,人家这头一次炮击打的炮弹都够他们几次战斗的炮火准备了。

“二营阵地上打得好惨啊!”指挥所里的警卫员和通信员盯着整个火场小声地叨咕着,脸上挂满了担忧。“妈的,情报上说是拦截南朝鲜伪军,怎么打起来成了美国鬼子?”一个参谋看着阵地恨恨的说。“看好喽,飞机坦克是美国的,兵是南朝鲜伪军!”侦察参谋不满地回击说。敌人的大炮射击和飞机轰炸结束后,坦克开始出动了,机枪不停地扫射,坦克炮看到活动的身影就会毫不犹豫的射出炮弹,后边一群头戴钢盔、手持卡宾枪的伪军士兵紧紧地跟在坦克后面前进。

敌人大概以为阵地被他们摧毁,没有人能够活下来了,没有作任何战术侦察,而是脚步不停地跟着坦克往山上猛冲。刘团长和参谋长对视了一眼,眼里充满了忧虑,他想了想对一个参谋说:“叫预备队准备冲上去,把敌人反击下去!”“等一等!”参谋刚转身拿起电话,突然被政委徐益民叫住了。“老徐,怎么啦?”刘团长皱皱眉头问道。“团长,你看二营开始反击啦!”徐政委放下望远镜对团长兴奋地说。刘团长有些不敢相信的端起望远镜从瞭望口向二营阵地望去,明明白白地看见,敌人进攻到离山头只有20米左右的时候,二营的干部和战士们不知从哪儿跳了出来,仿佛是站在大火之中,用一切火器一齐向敌人猛烈射击,成批的手榴弹从战壕里飞出去落在敌群中炸开了花。

被打死和打伤的伪军,像一段段的木头滚到山下去了,没有被打死的敌人又潮水似的退下去,逃回出发阵地,失去步兵掩护的坦克也急忙笨拙的调转方向跟着步兵的**喷着黑烟往回跑,我军阵地上的战士们开始火力追击,奔逃的敌人不断的被打倒···指挥所的人们一阵兴奋之后,纳起闷起来:二营阵地上遭受到敌人如此严重的摧残,为什么还有人能够坚持战斗?部队采取什么办法在大火中战斗?敌人停止进攻后,满脑子问号的刘团长带着警卫员想到二营阵地去看个水落石出。

一路之上,他看见到处都是炮弹坑和翻起的新土,满地被炮弹打断的树干树枝还在燃烧着火苗。刘团长来的大火弥漫的阵地上时,惊异地看到战士们帽子和衣服上有的还带着火苗,有的还冒着烟,头发眉毛被火燎得打了卷,裸露的皮肤上挂着水泡,可他们全然不顾,仍然再‘叮叮当当’得疯狂的挖沟,甚至一个伤员也坐在地上努力的用铁铲将土扔到沟外,整个山头上挖出了一条又一条的断火沟,把燃烧的地方和工事一段段地隔离开来。“团长,你怎么来了?”二营长张天浩看到刘团长吃惊地问。

“二营长,你怎么不在指挥所!”刘团长反问道。“团长,敌人火力太猛啦,我们的电话线还是按国内战争的方法,架设在外边,结果被火一段段的烧坏,营连之间的指挥就不灵了,传递命令的通讯员伤亡不小,查线的电话员牺牲了好几个,我就只好跑到前边指挥了!”二营长摘下帽子擦擦脸无奈地说。“战士们怎么在大火中坚持下来并战斗的?”刘团长继续问道。“我们打老蒋时从没见过这种打法,敌机扔燃烧弹,漫山遍野都是火,开始时伤亡了十多个人,后来一个新战士想了办法,在阵地前挖了断火沟,把火和阵地隔开了,这样战士们才在大火中生存下来,打退了敌人!”二营长感慨地说。

“那个战士在哪里?”刘团长问道。“呶,就是那个战士!”二营长指了指旁边一个正弯着腰挖沟的战士。刘团长上下打量着眼前的战士,将近一米八的个子,脸上被硝烟熏得黢黑,光着脑袋,帽子不知道被爆炸的气浪吹到哪里去了,也看不出长得什么模样了。他紧走了两步,跳下沟紧紧地握住那个战士的手说:“你这是一大创造,也是一大贡献,解决了我们没有想到的大问题。太好了,应该表彰!”新战士被突然到来的热情吓住了,不知道这位首长是干啥的,从团长手里抽出了手,有些手足无措的用求援的目光望向身边的班长。

“王勇,这是咱们团刘团长!”三班长杨占福拉了一下他小声说。“团长好!”王勇赶紧立正敬礼大声说道,刘克回了礼,拍拍他的肩膀,笑着点点头,“小同志,好好干,争取多立功!”说完和二营长一起去巡视阵地了。“班长,团长他有三十岁吗?还叫我小同志!”王勇看着团长的背影小声地问班长。“嘿嘿,还真让你说对了,团长今年刚三十,不过人家在苏北就参加革命啦,打了日本打老蒋,跟你个新兵蛋子比,不是老同志吗!”三班长戏谑着说。“班长,快隐蔽,敌人**啦!”王勇刚要回嘴,就听到炮弹由远及近的啸声奔着他们这来了,班长一把把他拉进身边的一个防炮洞,这时阵地上响起小喇叭‘滴滴···’的叫声,通知大家尽快隐蔽。

刚进了防炮洞,炮弹就雨点般的落下来,爆炸声渐渐连成了片,分不清点数,人的心脏震得都要从嘴里蹦了出来,小小的防炮洞就如同在滔天巨浪中航行的小舢板,在海中跌宕起伏,人跟着它不停的摇摆。洞顶上的土不断的‘簌簌’落下,让人觉得心惊胆颤,好像它随时都会坍塌掉。杨占福看看窝在洞里的王勇,他对这些好像没什么感觉,抱着枪蹲坐在地上眯着眼,好像在打盹。他心里不禁泛起狐疑,这么猛的炮火,让他这个经历了整个解放战争参加了数次恶战的老兵,都觉得心底发毛,而王勇这个参军不过几个月的新兵表现的太让人意外了,脸上出奇的淡定,没有一丝惊恐不安,外边隆隆的炮声似乎对他根本就像是一场游戏,他不会被炮声吓傻了吧?“王勇,你在想什么?”杨占福大声地问道,可是外边的炮声震耳欲聋,王勇根本没听到他说什么,依然蹲在那出神,杨占福叹口气也不吭声了,静静的想着自己的心事。

杨占福老家是山西的,不知道是哪辈儿老人在家待不下去了,闯了关东,在黑龙江扎了根,从他记事起,就没吃过饱饭,日本鬼子来了后,生活更加艰难,好在解放后,**来了,分了地,日子有了盼头。后来他就参加了**的队伍,三年时间从东北打到西南,差不多走遍了中国大地。临出国前,他回家看了看,新房已经盖起来了,还给他说了个媳妇,现在就盼着他打完仗回家成亲啦。王勇这时在心中不住的大骂街道居委会的那个碎嘴老太太,当时说是招收知识青年到东北搞工业建设,自己这个正在工业短训班学习的初中毕业生让她盯上了,老太太跑到自己动员了好几次,大有他不报名,天天就到他们家报道的意思。

王勇知道东北那地方冷得能冻死人,不愿去‘闯关东’,后来实在是耐不住老太太的‘苦口婆心’,想想现在反正也是失业在家,一咬牙一跺脚就同意了,没想到第二天老太太就带人给他送来了身军装,门上钉了军属的牌子,自己想反悔都晚啦,就这样成了这支东北边防军的一员。兵自己打日本那几年就当够了,手上握枪磨出的茧子刚刚褪掉,就又抓起了枪跟着部队到了东北,整训了几个月,在前几天一个黑夜雄赳赳的跨过了鸭绿江到了朝鲜,一路昼伏夜行到了这现个在还没弄明白叫什么名字的地方,工事也没挖好,就跟敌人干了一场,心中这个憋气!。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