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吾乃潘凤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潘峰迷迷糊糊的从睡梦里醒来,映入眼帘的是一袭幔帐。稍微扭动了一下身体,“哎呀。”潘峰呲着牙想要用手去捂自己的腰,这腰疼的是真厉害。“少爷,少爷醒了!快,快去告诉夫人!”一个穿了古装的女孩在潘峰的身旁大叫着,手舞足蹈。潘峰吓了一跳,他上下打量着这个女孩,眼前不由得一亮,这女孩穿一件长裙,化着淡淡的妆,看上去十五、六岁。要说多漂亮是谈不上的,但是却有一种很自然,很纯的美,那种美在当今社会似乎很不好寻找。潘峰随口说道:“妹子,这是哪部电视剧的片场?对了你电话多少?”古装女孩眨着两只大眼睛,脸色却越来越难看,她伸出一只白嫩嫩的小手在潘凤面前晃了晃,带着一丝哭腔说道:“少爷,少爷,你别吓我啊,夫人!”正说着,一个中年的美妇人从外面急匆匆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两个老妈子和两个小丫鬟,再往后还有两个下人打扮的男子。

中年妇人一把冲过来拉住了潘凤的手急切的说道:“凤儿,你总算醒了!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叫为娘怎么活啊!”说着说着,已经开始哭泣了。一旁的女孩却拉住了妇人,悄声说道:“夫人,少爷,少爷好像不认识我了?”妇人一听,两眼瞪得大大的,急忙转头对潘峰说道:“凤儿,凤儿,你还认得我吗?”潘峰傻眼了,四处看了看,眼中全是古代的物件和打扮,也看不到什么摄像机之类拍电视用的工具,他的心开始往下沉了。看着一脸煞白的潘峰,妇人一把搂住他,哭泣道:“我的儿,你不要吓唬娘啊!”潘峰心中也是一急,脑子“嗡”的一下,晕了过去!这是一个长长的梦,梦开始的地方是一座灯红酒绿的现代化都市,而梦的主角就是他潘峰。

毕业的潘峰独自走在街头,融入了这个钢铁丛林之中。画面连连闪动,从二十三岁到二十八岁,五年的时光历历在目,每一次欢笑,每一次悲伤,每一份温情,每一场轰轰烈烈的**情。直到二十八岁的那个春天,潘峰的父母在车祸中离开了人世,潘峰感觉到了撕心裂肺的痛。画面最后定格在了几天前,他在冰冷刺骨的河水中托起了自己的朋友,然后永远的闭上了眼睛。反正也没有结婚,也没有孩子,身前身后也没有牵挂,这样赤条条的走也挺好,起码我还救了我最好的兄弟。

潘峰醒来了,他的双眼已没有了刚苏醒时的无助和迷茫,取而代之的是一双灵动富有生机的眸子。看来,老天让我玩了一把大的!我他娘的穿越了!“少爷,少爷!”小丫头抓住了潘峰的袖子,摇晃着说道,两只大眼睛忽闪着,看的潘峰心里一阵的舒服。潘峰轻轻咳嗽了两声,试探性的问道:“我说,你,你叫什么?我好像确实忘了不少事情,不过没事,你可以跟我讲讲,叫我记住。”小丫头先是一脸的苦相,不过听潘峰说话倒是不乱,心中也放下了不少,便开口说道:“少爷,您是咱们邺城潘家的少爷也是独子,咱们潘家可是太守韩馥大人的至交。

老爷潘闯三年前在随韩馥大人讨伐壶关附近山贼时丧命。”潘峰打住,连忙问道:“你,你告诉我现在是什么年代?”小丫头愣了愣,然后说道:“现在是大汉中平元年!”潘峰眼睛一瞪,脱口而出道:“中平元年,中平元年,难道是黄巾之乱开始的第一年?也就是公元一百八十四年!我到了三国..”小丫头吓了一跳,畏畏缩缩的说道:“少爷,我,我还往下说嘛?”潘峰急忙点头道:“你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我什么时候出生的,还有我叫什么,多大了,家里有什么人..”小丫头结结巴巴的回答道:“少爷,我叫小环,是您的贴身丫鬟,今年十四。

您叫做潘凤,无字,夫人喊你凤儿。家里人有几十口。”潘峰一抬手,双眼直勾勾的看着小环,张口道:“你说,我叫.潘凤?”丫头小环抓住了潘峰的手,说道:“是的,是的,少爷您叫潘凤!”“卧槽!我是潘凤?我是潘凤!我的大斧已经饥渴难耐了!我的天,汜水关一战,我就嗝屁了!老天,你在玩我?你为啥不给我个赵云、关羽、马超啥的,非要来个潘凤!”想到此处,潘峰反手也握住了环儿的手,握的很紧,说道:“你确定我用的是大斧?”环儿期期艾艾的说道:“少爷,你七岁就跟随老爷练武了,咱们潘家世传的大斧,你也许不记得了,前几日就是您要修炼九九八十一路开天神斧的最后三路才伤到的,否则,否则也不会现在躺在床上了,呜呜呜呜。

”说着,小丫头哭了起来。潘峰大官人这一下彻底呆滞了,那一句我的大斧已经饥渴难耐了,一直在他的脑海中浮现,在他的印象中潘凤应该是个五大三粗的莽撞汉子,虽说现在自己才十四岁,可是估计相貌也长得够粗野的。想到此处,潘峰忙道:“小环,去给我拿面镜子!”小环虽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不过少爷发话了,她还是乖巧的拿了面铜镜来。看了眼古朴铜镜,潘峰更加确定自己穿了,传到了东汉末年,这个即将英雄辈出,风起云涌的时代。拿过来镜子这么一照,潘峰略一惊呀,镜中的这张脸虽不说很帅气,但并非那种武夫的面容,看起来比较端正,眼眉细长略微上挑,鼻直口方,就是皮肤有些黑,这可能和每日习武风吹日晒有关。

而且双目之间还透着一丝书卷气息。潘峰这才略微放了心,将镜子递给了小环,说道:“那少爷我是怎么晕倒的?”小环说道:“几天前少爷练武,不小心被斧子砸到,然后就昏迷了,后来郎中说您,您不行了,夫人哭了这几日,总算老爷在天有灵,少爷无事。”潘峰叹了口气,又仰躺在床头,双眼望着上面的幔帐,久久不语。小环也不敢说话,只是从桌子上端过来一杯水,拿在手里等他。《凤舞三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