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火烧咸兴(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如果要让第四师团长途奔袭,英勇作战,那的确是有点儿难为他们。可是,如果要他们搞些小动作,那绝对是天才,真正的天才。才不过一天时间,佐藤早纪就带着自己的一些忠心手下,悄悄地从城内外搜罗了大量的干草和枯木,堆积在咸兴城的北门一带,同时,还搜罗了大量的烈酒,甚至于把朝鲜人用来点灯的灯油都弄了一大堆来,储存起来。如此大规模的动作,自然瞒不过其它士兵的眼睛,对此,佐藤早纪的解释是,为将要到达的战事做准备,搜罗的东西都是构筑工事的材料和战略物质。

第四师团的士兵都是些什么人啊,不是小商贩就是车夫,一个个精得跟贼似的,用干草和烂树枝当修筑工事的材料,他佐藤早纪想蒙谁啊,而且,弄那么多的火油和烈酒干吗?做炸药啊?摆明了,这个旅参谋长是奉了旅团长之命,正在执行一项不想让太多人知道的任务。什么样的任务,才需要如此多的引火之物,用脚趾头都想象得出来。还没开仗就准备着火烧咸兴,藤下傀心中打的是什么主意,大伙儿心自肚明。仅仅一天时间,正吵吵闹闹地要求医生出具病号证明的士兵们顿时没有了,就连已经通过鉴定的那些病号,也一个个生龙活虎了起来。

他们纷纷回到自己的驻地,打点自己的行李,把这段时间在咸兴城内捞到的好处都仔细地打点好,做好了随时撤离的准备。一时间,原本吵吵嚷嚷的咸兴城,竟然顿时安静了下来,搞得那些朝鲜人一个个如丈二金刚摸不着脑袋,这些个小鬼子到底是怎么了?一会儿吵闹一会儿安静的,跟个演戏一般。说是安静,其实,暗地里的勾当仍然多的是。既然连旅团长都做好火烧咸兴以及撤退的准备了,那他们还在乎什么呢?不趁着这个机会最后大大地捞上一把,真把他们大阪人当成傻瓜了?咸兴城是安静了,可是,咸兴城的平民们,却倒大霉了。

当夜色降临的时候,咸兴城内,响起了阵阵不大入耳的声音。大量的店辅被强行砸开,里面的东西在短时间内被日本兵们抢走。轮不上店辅的日本鬼子们,则是盯上了平民的房子。很快,仅仅两天之内,咸兴城内所有朝鲜人都被抢劫一空,所有值钱的东西都落入了日本鬼子的口袋里面,甚至于就连朝鲜人准备用来过冬的食物,都被日本鬼子们抢了个精光。两天内,整个咸兴城上空飘荡着让人不安的气氛。怒骂声,惨叫声,尖叫声,此起彼伏,更有一些日本鬼子抢上瘾了,把脑子动到了那些朝鲜女人身上。

大街小巷,随处可见被扯烂的女人衣服,偶尔还可以看到几个光着身子的女尸躺在街道的角落里面,身体冻得跟石头一样,脸上露出了痛苦的神情。对此,藤下傀心知肚明,却理也不理。不但不理,他还要从中抽成呢。按照第四师团的一惯传统,那些士兵们抢到东西后,总得上缴一部分给自己的直属军官。拿了大头的军官们,自然也不会忘记自己的顶头上司。如此一层接着一层,短短两天内,就有大量的财富被送到了藤下傀和佐藤早纪的手中。不过,他们毕竟是高级军官,不会去抢那些不值钱的小玩意儿,交到他们手上的,不是古董就是字画,或者金银玉器之类的,基本上都是从咸兴的大户人家和官员世家那里抢来的。

第四师团是一只团结的部队,一向是共富贵不共患难的。既然手下的士兵们都在尽情享受这最后的晚餐了,藤下傀自然也不会错过。不过,身为旅团长,藤下傀是没有必要亲自去抓女人的,自有卫队把一切都准备好了。现在,他的隔壁房间里面,就关着十几个如花似玉的朝鲜少女。两天来,藤下傀把大部分的时间都花在这些个朝鲜女人身上,美得几乎都把佐藤江梨子给忘记了。既然是最后的晚餐,自然也有结束的时候,当城外发现了红旗军那飘扬的红旗时,藤下傀悲哀地发现,自己的好日子已经到头了,接下来,自己就得跑去穷山恶水处呆上一段时间,天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守得云开雾散,再度享受如此美妙的日子呢。

只是,能够保住自己的一条小命,藤下傀也觉得,这是相当值得的。既然红旗军的先头部队已经达到,那么,王长春和李世泽的大部分肯定就离此不远了。藤下傀不敢怠慢,立刻下达了准备战斗的命令。当然,这个命令的意思,也只有第四师团的士兵们才能真正理解。顿时,咸兴城内,马呤驴叫,朝鲜人家中所有能够拉动东西的大型牲畜,以及所有能够被拉动的大小车辆,全部被日本鬼子们搜了个空。大量的战利品被装上马车,堆得高高的。特别是属于藤下傀和佐藤早纪的那十几辆马车,更是捆绑得紧紧的,堆得如小山一般,每辆马车上都放着十几二十个大大小小的箱子,至于箱子里面放了些什么,也就那两个老家伙知道了。

搜集马车,以及搬装东西,就用了整整一天的时间。为了保证这些财富的安全,所有居住在大街一侧的朝鲜人都被赶到别的地方去了。同时,为了防止北城的那些小玩意儿被太多的外人发现,藤下傀还专门下令,把北城所有的朝鲜人都赶到南部去。接到命令的佐藤早纪撇了撇嘴,也不多说些什么,照着执行就是了。他当然知道,藤下傀这个命令,是为了自己考虑的。如果一把大火烧死了太多的朝鲜人,那他以后的日子就不怎么好过了。当然,如果只不过是烧死了几千上万个,以藤下傀的性格,估计是不怎么放在心上的。

毕竟是大和民族的精英啊,在他们的心目中,人类分为两类,一类是强者,只能跪伏于地,叩头仰拜;一类是弱者,地位就跟猪狗差不多。朝鲜人,无疑是属于后一类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