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宝大会(4)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警官,朕错了夺宝大会(4),,吧t不愿再看两人的亲密,碧画心底总会酸涩地想起非凡。目光一移,身子却是猛然一震,“夫人?!”步倾城瞥了眼过来,又递了个目光到那边那个的确相似的单薄背影上,随即淡淡看向她身侧的白上歌。显然,白上歌更吸引他的注意。而他身侧的慕容雅秋却不然,听着碧画的呼唤,身子微微一颤。若说方才南莫那一句没什么,可这次碧画的惊呼却是让她上了心。

碧画伺候那人那么久,会认错么?这个还未看到容貌的女子,真的是叶非凡?慕容雅秋看了看身旁的男人,又抬眸看向前方那一直没有转过头的背影,打量了半晌,微微一叹,不知想些什么。此时,非凡却是一动不动。心底有些暖意。这丫头,原来还认得她。可惜……“夫人?是你吗?”碧画张着嘴,面色发白,不可置信。秦致在旁皱了皱眉,目光移在了非凡身上。步洛初本暗着的眸不知何时闪着亮光,死死盯着非凡,一动不动。“我知道是你!”见那异常相似的背影一动不动,碧画心头大恸,不顾一切便奔上前去,一把抓上她的将帮将她的身子转了过来。

“夫人……”这一转,声音已是戛然而止。碧画看着眼前这虽秀气却与叶非凡完全两样的脸庞,愣了。这边,步洛初面色一白,忍不住想要上前,脚步刚动,却又止下。南莫张着嘴,面色复杂。慕容雅秋眸中一闪而过的诧异,随即皱眉看向身旁的步倾城,见他也盯着那个女子看,心头一紧,有些难受。他看似不介意,可事实上,她与他一同长大,又岂会不了解他。其实,他还是在意那个叶妃的吧。他一言不发,不就是等着碧画这一下么?如今见到了容貌,反而失望了。

“为什么?”一声失落疑问响起,客栈虽人满为患,然这突如其来的情景却是让众人都安静下来看着这戏。碧画有些哽咽的声音传遍众人耳朵,“为什么不是你……”非凡鼻子一酸,死死睁着双眸,不让自己轻易红了眼睛。白上歌已上前,将非凡护到身后。碧画脚步移动,还想上前,这头,秦致低喝了声,“碧画!”她一滞,顿下身形。非凡努力让自己笑的自然,轻声问道,“小女子与姑娘的夫人很像么?”碧画看着她,似想说些什么,然她张了张嘴,又只是告了声歉,“抱歉,是我逾越了,姑娘像极了我的主子……”也只是像罢了。

容貌不一样,声音不一样,就连说话的语气,也不一样。非凡在未央宫说话时总是大咧咧的,连“本宫”二字都不常用,哪会左一个小女子右一个小女子。“哦,听姑娘这么一说,小女子倒是希望有朝一日可以见见你家主子。”碧画看了看她,失落点头,也不再说话,转身回到了秦致身边。非凡脸上挂着笑,目光一一扫过门口几人。都到齐了。不仅如此,还多了一人。不敢多看,她只是略略望了慕容雅秋一眼,就这一眼,她便已然确认,她,便是未央宫那夜那个白衣女子。

让人震惊的是,她不仅身形与容妃相似,就连容貌,也很有共同点。只是,容妃身上是书香气,而她,却是英气。这英气又与华妃不同。好似……好似是扮多了男子,自然而然生出的刚强气息。这英气放到她身上,倒是衬得她气质非凡。步洛初外表如常,然从他那略微苍白的面色中却是看得出他伤重未愈,非凡心中疼痛愧疚,却又无法与之说话。只好不忍的转过眸子。目光所望,皆被她记在心中。只除了那个人。她是飞快掠过。转过头,她对白上歌笑了笑,正想与他离开。忽而听南莫语气暧昧道,“公子与这位姑娘关系似乎不简单啊……公子不若让一间房出来,趁这几日撮合你二人也是极好的。

”他这话的意思,明眼人都听的出来。非凡本就已经死心,如今,更是浑身发凉,只觉可笑。她搁在白上歌掌心的手下意识却要抽出。却不料白上歌五指一紧,抓着她竟不愿放开。那头,磁性温润的淡薄男声似嘲非嘲地响起,“这位公子似乎不想让,也罢,我们便离开吧。”非凡终是忍不住看了过去。他在宫内总一身明黄龙袍,闲暇之余才会将月白长袍换上。而自出了宫,他的衣裳便都是这个颜色这个款式。她本觉得这或许只是喜好,可如今与他身侧的女子一齐看着,却是明白了他的用意。

是了,原来这个世界也兴情侣装。两人一身白,倒真是配的男才女貌。此时,他那如夜空中的黑曜石般的凤眸微微眯着,盯着白上歌。幽深波光,流转间隐露着疏离与淡淡的讥诮,他悠悠站立在门口一侧,郁秀的似山水墨画中走出的人儿。南莫咦了声,似没想到步倾城这么好说话。秦致等人也向他看了过去。白上歌面色依旧,这男人虽自进来后便很少开口,可他却知道,这白衣男子才是这伙人中的首领。被他虽淡却透了压迫的目光看着,白上歌也不惧,微一挑眉,直视了过去。

非凡心头似被什么堵着。忽的也不急着走了,反倒轻声笑了声,“公子不必多礼,这房间么,我们用两间也是浪费。倒不如让一间于你们。”她这话虽是对步倾城说的,却转头看向了白上歌,似是询问。白上歌惊异间又觉得好笑。她既然已说出了口,他又哪还能拒绝。想着,便也顺着她的话说了下去,“叶说的没错,掌柜的,给我一间甲字房。”——————红包多了会加更,求啊求新的一个月来了,大家要继续支持落的文哟~看完记得:,方便下次看,或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