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初露锋芒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这是一个神奇的世界,最开始,人人都向往着成仙得道,长命百岁,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真正能够成仙得道的人实在是太少了。到了后来,渐渐的人们也就开始习惯了,顺其自然,能够修炼成仙,固然最好,不能够修炼,就平平淡淡的终老一生,让自己过得尽可能的舒服一些。当然了,也有些不能修炼,但是却又不甘于平凡一生得人,他们开始琢磨着如何让自己变得能够更像是一个成仙得道的人,所以,在无数人的努力之下,除了修道之人外,慢慢的也衍生出了一种人,那就是习武之人。

习武之人几乎没有任何的限制,只要你努力,你奋斗了,那么你就肯定能够成功。同样的,习武之人在修道人的眼中不过就是一群肌肉比较发达一些的凡人而已。斯坦星,华英国的白吉县一处比较偏离大城的山庄之中。“看招,回天落雁!”闪闪剑光之中一个英气勃发的少年突然间高高的跃起,并且剑尖开始无规则的颤动着,带起了道道残影,对着地面上的一个中年人猛烈的攻击了过去。正面看那个高高跃起的少年,大约二十一二的模样,颇有点帅哥的眼子,只是看他的脸庞多了几分稚嫩;不过他的一对大大的眼睛,确是非常得有神,尤其是他专注的时候,目光仿佛就是利剑一般,而那深邃的瞳孔之中更是充满了坚毅;略带黝黑的肌肤,是他的自豪,这是他长年修炼武艺的结果;虎背蜂腰的身材,一米七五的个头,散发着年轻人特有的活力和朝气。

“好!鸣儿,你的残影剑法在招式上已经超越为父了!但是…”少年剑光笼罩中的一个威武的中年人眼睛里面爆发出了一阵异彩之后接着说到:“举剑问天!”说完之后,手中的长剑,如同毒蛇一般,没有任何迹象的就出现在了少年的剑柄处一点,少年的招式虽然精妙,但是奈何,在那中年人的长剑一挑之下,手中的长剑就被中年人给击落到了地上了。这个中年人正是冬林山庄的庄主司徒峰凌,年约四十开外,一身武艺精湛无比,堪称一方霸主,江湖人更是送他外号剑霸冬林!此刻正在跟他对战的并且被挑飞了武器的正是他的儿子司徒鸣,在挑飞了自己儿子的兵器之后,司徒峰凌也停止了攻击,然后对着儿子说到:“鸣儿,如今你的剑招是已经超越为父了,但是,你的内力还是不够啊,以后在剑招的时间可以稍微放松一点,多留点时间修炼一下内力,只要多加练习,以你的勤奋,必然会成为年轻一代中的佼佼者!”说完之后,司徒峰凌收起了兵器,微笑着看着儿子。

“是,父亲,孩儿一定努力修炼!”司徒鸣在捡起了长剑之后,暗暗的咬了咬牙,接着坚毅的说到。其实他的心中十分的奇怪,自己已经很努力的修炼了,从自己的剑招上超越了父亲就已经可以看出来,但是,为什么自己的内力就是修练得这么慢呢,以自己的勤奋应该远远的超越了同龄人才是,但是从父亲的口气中他还是听出来了,他的内力在同龄人中只能算是一般般,看来他还要再下一番苦功才是。“老爷,老爷!大事不好了!”突然间,老管家突然间窜到了司徒父子练功的小院中,惊慌的喊道。

“易松,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你怎么这么慌慌张张的?”司徒峰凌皱着眉头看着这个跟了自己三十年了的管家易松,略显惊讶的问到,毕竟,三十年来,他从来没有看到过易松会如此的惊慌,不过,他又实在是想不出来,冬林山庄能发生什么大事情。“老爷,是庄堡主,庄堡主他来了!”易松喘息了一口之后说到。“哦,是老庄来了,瞧你慌张的,难道老庄是来找我拼命的啊!呵呵,既然他来了,那么巧莲那个小丫头也应该一起来了吧,还有大嫂!”司徒峰凌眉毛一挑,然后微笑着说道。

他旁边的司徒鸣也是喜上了眉梢,庄伯伯来了,巧莲也一定会来的,他又可以看到可人的巧莲了。但是,还不等司徒父子高兴完了,易松喘息了一声之后又说道:“老爷,苍松堡被毁掉了,而庄堡主此刻身负重伤,庄夫人也已经死了!庄堡主和巧莲小姐是在众多的死士的保护下才逃到了咋们冬林山庄的,若不是护卫们接应,怕是庄堡主此刻也来不到这里了!”“什么,苍松堡被毁了,这是怎么回事,老庄呢,他在那里?”司徒峰凌默然一惊,冲着易松急忙的问道。

庄良翔的功力他可是很清楚的,跟自己在伯仲之间,虽然自己能够小胜他一点点,但是也是要付出很大的代价的。“夫人已经安排人将庄堡主送到了厢房中休息去了,并且也已经命人去请大夫来了!”易松赶紧回答道。“厢房!”司徒峰凌一听,身形一展,也顾不得什么规矩不规矩了,放着院门不走,直接就窜上了墙,然后轻功一展,朝着厢房就飞奔而去。其后,司徒鸣也着急的跟了上去,庄伯伯都受了重伤,不知道巧莲怎么样了,此刻的司徒鸣满心的都是巧莲的样子,担心她也受到了伤害。

司徒父子二人很快就到了厢房,一进屋他们就看到了一个十八九的少女正含泪的看着躺在床上一个精神萎靡,似乎已经陷入了昏迷中的中年人书生,口中还不住的喃喃自语着。“老庄!”司徒峰凌一个箭步就到了床前,看着跟自己相交二十余年,此刻却是身受重伤的老友。“司徒叔叔!”庄巧莲看到了司徒峰凌之后摸了一把腮旁的泪水,轻声的呼唤到,然后又跪了下去,对着司徒峰凌说到:“您一定要帮我娘报仇啊,我娘死得好惨!”“巧莲,你先起来,你父亲跟我情同兄弟,他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你放心好了,我一定帮你娘报仇的!”司徒峰凌对着儿子使了一个眼色,然后郑重的说道。

这时候,司徒鸣也赶紧过来,轻轻的扶起了庄巧莲,然后说道:“巧莲,你放心,我跟父亲会帮凤姨报仇的!”二十多年来一直都是拼命练武的司徒鸣,并不是一个善于言辞的少年,虽然对庄巧莲十分的关心,但是他却不知道应该如何表达。“老爷,血影涧霄途四煞戴了一大群人在庄外,说让您将庄堡主和庄小姐他们交出来,如若不交的话,他们就要血洗咋们冬林山庄了!”这时候,易松又跑来了,着急的看着司徒峰凌说到。“血影涧霄途四煞!”司徒峰凌一惊,他万万没有想到,毁掉了苍松堡的居然会是邪道上最负盛名的霄途四煞。

想哪霄途四煞,个个都是成名多年的魔头,无论是四煞中的哪一个,都有着不下余自己的实力。听闻四煞中的老大催魂煞吴天,更是高手中的高手,自己绝对不是他的对手,看来冬林山庄也要被他们毁了。“鸣儿,你好生的在这里照顾好了巧莲和你庄伯父,我去会一下这霄途四煞!”司徒峰凌明知道自己不敌,但是他身为冬林山庄的庄主,更是一方的霸主,使得他绝对不能退缩了。“父亲,我跟您一起去!我要为庄伯父报仇,给巧莲出气!”司徒鸣听到父亲也自己去对敌,立刻开口说到。

司徒鸣哪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在听到重伤了庄伯父的仇人居然寻上门了之后,不善言辞的他心中的热血直顶脑门,就想要找他们干架。“不用了,你的实力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就在这里好生照顾好了巧莲和你庄伯父吧,如果有什么事情,我会通知你的!”司徒峰凌摇着说道,然后带着管家就出去了。看着父亲不带自己去,司徒鸣显得有些垂头丧气,不过,很快,他就丢弃了哪些丧气,虽然说不善言辞,但是他还是转而对着庄巧莲说到:“巧莲,你放心,有我爹出马,那个什么霄途四煞的一定都是有来无回的!”也许接触的人太少了,司徒鸣对父亲有着一种莫名的信任和依赖。

“嗯!”庄巧莲轻轻的应了一声,虽然她也能感受到来自司徒鸣的关心,但是此时此刻,父亲重伤,母亲身亡,她的心感觉好累!接着,她又悲伤的看着躺在床上的父亲,而脑海中不住地浮现着死去的母亲,泪水更是止不住的就又流了下来了。旁边的司徒鸣看着庄巧莲的泪水又流出来了,整个人急得团团转,确又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或者是做些什么才好。恰好,这时候庄良翔也悠悠的醒来了,苍白的脸色在看到了司徒鸣之后,居然涌出了丝丝的润红,就如同是一个壮汉刚刚喝下了一坛烧刀子酒一般,同时有些艰难的说道:“鸣儿,你…你父亲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