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统治长达一百多年的南北朝,是中国历史上一个转折、分裂与动荡的时期。由于当时战争频繁、社会动乱,人民流离失所,苦不堪言,而官场更是贪污成风,腐朽荒淫。至梁朝全盛时期,帝王和世族的生活更加腐朽糜烂。士族子弟更多是不学无术的浪荡公子,一个个“无不熏衣剃面,傅粉施朱,驾长檐车,跟高齿屐,坐棋子格方褥,凭斑丝隐囊,列器玩于左右,从容出入,望若神仙。”公元546年南梁中都建康(今南京)秋风正紧,落叶缤纷。谢寒萼独上高楼,眺望着越去越远的送亲队伍,满腔怨愤却无处倾诉。

犹记姐姐被罩上红盖头的刹那投来的幽怨眼神——姐姐必定也是不甘心、不情愿的吧!一个女人最大的悲哀是不能与青梅竹马的爱侣终身厮守,更痛苦的就是还要嫁给一个陌生的、厌恶的男人为妻。姐姐是那样的不甘心、不情愿。可是不甘心不情愿又能怎样?这个时代的女人只能听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更何况父亲又是一心一意利用女儿来攀董家的高枝。哼!女人,是没有拒绝与选择的权利的……姐姐终究还是嫁了!就那样无助又无奈地嫁了……在她眼里,那大红的吉服衬出的只是无尽的凄凉悲哀。

生性懦弱的姐姐无力反抗亦无法反抗,只能听从父亲的安排嫁了——嫁给那个不学无术、贪财好利、只知寻欢作乐的草包。哼!现在的贵族子弟又有几个不是草包呢!那些“熏衣剃面、傅粉施朱”的男人可还算是男人?!她的未来难道也要在父亲的安排下断送在那豪门深墙里?!谢寒萼冷笑,双手已握成拳。——她是谢寒萼!一个生性倔强、不愿屈服的女子。她绝不会像她的姐姐雪蕊那样任人摆布。哪怕那个人是给了她生命,供她衣食住行的父亲。即使要以死相拒,她也不会遵从父命嫁给那样的纨子弟。

要嫁,她就嫁《野田黄雀行》中的侠义少年、《白马篇》中的热血男儿,即使将来被无情抛弃也绝不后悔。喜乐渐远,送亲的队伍已从她的眼中消失,再也看不到了……谢寒萼黯然一笑,转过身一步步地走下楼。下了楼,她第一眼看到的便是她那个文静而美丽的继母。嗯,继母!一个长她六岁的继母!一个在她生母过世月余就被娶进门的继母!——即使她对她再好,她也叫不出那一声“娘”。她的娘早已经在她十岁时去了……永远……都不会再回来。刘秋韵仰起头,美目犹含泪。

对着神情冷淡的寒萼,她无奈地苦笑起来。她知道寒萼不喜欢她,甚至可能还有一点恨意。可是,那并不是她的错呀!她也不愿意小小年纪就成了别人的继母,更不愿意在热丧中过门。<divalign="center">阅读本书请到<ahref="小说城color=red><b>去看书</b></font></a>本文从网络收集整理,更多、更新的小说阅读!亲爱的读者朋友们,如果你觉得本站还不错,请帮忙多多宣传,网站的发展需要您的支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