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该不该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初秋,一年一度的皇家狩猎就要在此拉开序幕。皇子,世子及众参加此次狩猎的武将们稳坐骏马背脊,威风凛凛,姿态潇洒,不见半分驰骋开弓。龙座之上是年过半百的老皇帝,黄色龙袍穿在老皇帝身上略显宽松,不似五十倒似六十的褶子脸上憋着一口有怒不得发的气,随着太监尖着嗓子叫起“摄政王到”,老皇帝浑浊的眼睛忽明精光,经历春秋的年轮脸上挂起笑意,方才的怒像似错觉一般,好似不曾有过。一辆华贵紫雕的马车由远而进,马车停稳之后,一个面如精雕的粉衣少女秀脚一抬,从赶马的位置上跳跃下来,在皇子和武将们痴迷的目光中,她犹如未看见般从容的走到马车尾部,无暇娟秀的手指拉开金丝玉珠制成的车帘。

“爷,到了。”悦耳美妙的声音比那唱曲儿的小美人还要妙上几分,几乎让那些对她有几分心思的贵族子弟情难自禁,要不是碍于她是摄政王的婢女。马车内端坐的男人未发出半声声响,放在紫金木椅扶手上的白玉手指轻敲两下,粉衣少女低下倾城之貌,恭敬的站在车门左侧。一双黑色皮靴踏出马车,玄色锦袍的袖口金丝绣着蜿蜒的山河图,披散于肩上的墨发随风扬起几丝,邪肆飞散。他负手走来,众人腾然惊起,纷纷下马恭迎,东风国的摄政王,掌握着东风国命脉的兴衰,无论他们是皇子还是将军,都会给予摄政王足够的尊重,或许可以说是畏惧,那是发自灵魂深处的惧意。

宛如神诋般俊美绝伦的容颜无可挑剔,冰如寒星的墨眸有种威震天下的王者霸气,薄唇极其好看,凉如薄冰,东风国第一美貌的男子,他有着足以让全国云英未嫁女子动心的容貌和权势,不过,敢当着他面来对他表达爱慕之情的女子,尚不存在,他冷漠寒冰的黑眸足以让你把要表达的爱意吞回肚子,这样的男子,真是让少女们想爱又不敢爱。“小德子,去请摄政王上座。”老皇帝对身边太监吩咐道。左边这张和他龙椅并排而坐的就是为摄政王准备的座椅。“喳。

”小德子手中拿着拂尘跪地说道。“不必,本王今日想松动一下筋骨,开始吧!”淡漠的语气似乎糅杂着冰渣一般,让人心中一凉,仿佛他就是天地间一切的主宰。他不曾,也不需要把谁放在眼里,在他眼中除了冰冷,就是淡漠,他就像古墨山水画中站在泰山之巅傲视天下的君王,那般丰神俊貌,那般狂狷不羁,谁也不曾影响他半分。“把异域送来的千里良驹给摄政王送去。”老皇帝没有责怪摄政王藐视龙威,反而有意示好。片刻,一匹枣红色的骏马被牵至摄政王面前,牵马的将军说道:“王爷,这匹异域进贡来的骏马,脾气有些燥。

”言下之意是提醒摄政王要多加小心这烈马。萧亦然轻扯嘴角,寒目中些许期待,接过缰绳,潇洒的翻上马背,枣红色的马儿嘶鸣后踢,马背上神俊般的男子高扬马鞭,打在马屁股上,驰马进了茂密的狩猎场……众人先是惊愕,随后又纷纷翻上马背,马蹄声飒沓,卷起尘土飞沙,进了狩猎场,冲在最前的两位将军,眼神崇拜似的仰望摄政王早已消失不见的背影,未经训过的异邦良驹,王爷一上马背就能驾驭,这份本事就连他们也望尘莫及。三只毛发雪白的狼警惕的盯着入侵者,渗着绿荧荧搏斗的光,它们没有发出主动攻击,而是以一种非常戒备的姿态护着领地,时而龇牙相向,恐吓来人,快速离开。

萧亦然冷厉的寒眸爆射出锐利的光芒,骨节如玉的手反到背后抽出三只冷光乍闪的长箭,同悬在龙筋之弦上,拉后疾射,三只箭如闪电划破苍穹,毫无偏差射中三只来不及攻击,来不及闪避的雪狼。嗷呜!一只雪狼断气之前发出一阵悲鸣的叫声,它的视线不安的看向某处。马背上有着俾睨天下之势的男人眉梢轻扬,一只狼的眼中竟出现担忧之色,稀奇的怪事,视线随着狼眼的方向望去,一片荒草掩盖的中间,会有什么?让他莫名的有些期待。嗷呜!那只雪狼发出最后悲鸣,很想去撕咬那驰马踏入荒草的男人,用力刨了几下地,摇晃着身体还未站起就砰的一声倒在地上,绿色的狼眸永远的失去了光泽,从那失去光泽的狼眼之中,依稀能看出深深的担忧。

中央的荒草轻微动荡几根,萧亦然手中已搭上一箭,银色箭头瞄准的方向,正是那荒草动荡的地方,这一箭下去,草丛之中活物必死无疑。箭炫拉开几分,松手之际,他眉心一紧,手指又快速捻回箭羽,从不曾犹豫过的男人,不知为何,把箭插回箭囊,驾驭着脾性收敛枣红色的马儿慢步上前,马步每上前一步,他的心中就涌起一种前所未有的奇怪感受。微微的眯起眼睛,他的眼中闪过一丝冷意,引起他的反常,这样的东西,究竟该不该留下?------------鱼鱼翻水……。

宠文求包养,抱养,收养,各种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