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潇篇(十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夜殇尖细的指甲在凤潇细嫩的小脸上轻轻滑过,在她稚嫩的唇瓣上一点:“方才这张小嘴还叫我水妖,妖怪的呢?”这么快又变成漂亮姐姐了?凤潇睫毛似展翅的玉蝶,扑闪扑闪:“漂亮姐姐,你的指甲好有个性哦~这么长都不会断呐!”“我也想留漂亮姐姐这么长的指甲,可每次都留不长,因为我看见指甲冒出来,牙齿就痒痒,忍不住去咬.”夜殇眉梢微挑,嘴边勾起一抹血腥的笑:“小人儿这是在和我装傻?”以为这样他就会放过她?夜殇凤眸移到她颈间跳动的动脉上,俊脸忽然倾近,在她颈间深深嗅了一口。

好香甜的血液,他到底有多久没闻到过灵气这么浓郁的血液了?伸出猩红的舌尖在细白的脖上舔了一下,夜殇喉结滚动,真是有些迫不及待想要吸干怀中小人儿的血…。咔~牙齿碰撞发出的轻微声响。夜殇从她颈间移开,便看到某小娃儿咬着他尖细的指甲目光冷肃的盯着他。那眼神儿明显充满威胁和警告。妖怪姐姐,你敢要咬我脖,我就咬断你指甲。夜殇听到凤潇心声,心中噗嗤一笑,这小人儿胆大的有点意思。如此吸干她的血,他还真是有点舍不得。——分割线——凤华容等人斩除怨灵后,找了一圈都未看到凤潇身影,凤华容眉头紧蹙,心中担忧万分。

小师叔那点武功他不是不知道,也就能在凤麟城欺负欺负他们这些师侄,若真的遇上什么妖魔鬼怪恐怕不堪一击。临行前掌门师尊朝他看来一眼,那一眼的深意不需点名,他亦知是让他照顾好凤潇这位活祖宗似的小师叔。现在小师叔忽然不见了,该怎么办?怎么办?“小师叔也真是的,明知我们大家对付怨灵,她还乱跑,跑了也不知道返回原地,这下好了,害的大家都找她。”端木玲边走边抱怨。“小师叔平日里就不知天高地厚惯了,以为山下也如凤麟城那般任由她无法无天,我们斩妖除魔累的要死,却还要去找她这不让人省心的小、师、叔。

”沈千萩心里极不舒服,特别是看到凤华容脸上对凤潇露出的关心和担忧,更是让她心中有气。凤潇不过是个野孩,凭什么能得到所有的好运?掌门师尊是她师傅,给予她欺负弟的师叔权利,凤华容是当今太,被那野丫头欺负不说,还处处护着那野丫头。她可是当今的右相之女,凤麟国最漂亮的才女,天赋又胜过那野丫头百倍千倍,就因为凤潇的出现,夺走了本该属于她的一切。她恨凤潇,无时无刻不恨着凤潇。恨不得凤潇就这么死去…。“可不是?小师叔可真是一个害人精。

”“都找了半天了也没找到小师叔,也不知道害人精是不是被妖魔鬼怪吃掉了。”“被妖魔鬼怪吃掉才好,省得回凤麟城祸害大家。”七嘴八舌指责谩骂声一片。“统统给我闭嘴。”凤华容冷声一喝,吓的众人声音卡在喉咙里,他黑眸冷冷的扫过每一个人的脸:“你们对小师叔这么多意见,在凤麟城上,怎没见你们对掌门师尊说?怎没见你们对大长老说?怎么没见你们对二长老说?”大长老是掌管凤麟城大小事务的颜如玉,二长老是专门惩罚弟犯错的惊鸿。他们不敢说可不就因为凤潇那小祸害是他们小师叔么?弟不言师之过,小师叔这三个字中不就有个“师”字么?那小祸害年纪虽小,嘴皮可厉害的很,他们在凤麟城上谁敢说那小祸害半句不是?这下了凤麟城也就敢背后抱怨几句,又被凤华容给训了…众弟心中不服气,但碍于凤华容是当今的太殿下,也都敢怒不敢言。

沈千萩见凤华容如此维护凤潇,心中对凤潇的恨又多记上一次。端木玲偷偷看着凤华容修长的身姿和越来越俊美的脸,目光藏不住的仰慕,虽然她嘴上会说凤潇这不好那不好,但有时她真的很羡慕凤潇,敢那般肆无忌惮的爬上凤华容结实有力的背上,搂着他脖呼呼大睡。若…若让她亲近凤华容一次,就是让她粉身碎骨,她也是愿意的…。他不知,从她跟在沈千萩屁股后面第一次见到他开始,她的心里就装满了他的身影。但她知道,她这一辈都不可能攀上凤华容那样的天之骄,这世上也只有沈千萩这样美貌的女才有资格成为他的妃。

——分割线——凤潇被众弟找到时颈边多了一个细小的伤口,如针眼大的血孔并未被任何人察觉。凤华容如风一般刮到凤潇面前,把她抱在怀中:“小师叔,你去了哪里?我们很担心你知不知道?”他很想大声质问她,但话冒出口变成了担忧。凤潇嘴角咧着笑,老成的说道:“师侄多虑了,师叔不过是去杀了一个害人的怨灵。”一瞬间。众弟全都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来,不消片刻,双肩抖动,有几个差点笑出声来。小师叔有杀怨灵的能耐?别开玩笑了…她不被怨灵杀就算不错了…。

凤麟城谁不知道小师叔的武功烂的跟狗屎一样?凤潇被众弟奇怪的眼光看的极不舒服,她清灵的眼睛一眯,危险扫过众人,扯着嗓门道:“你们这群猴崽,竟敢质疑小师叔的话?有谁不服的给小师叔站出来,看我不打的你们谁谁谁满地找牙。”众弟下意识后退一步,连连摇头:“小师叔武功盖世,常人不能及也…。”“就是,就是,我们这么多人加起来也不是小师叔的对手…。”“…。”几个“猴崽”七嘴八舌的讨好声响起。沈千萩心中冷哼一声,对那几个拍凤潇马屁的男弟鄙夷至极。

窝囊废,瞧那点出息,怕凤潇怕成那样…。“小师叔,你杀一个怨灵的时辰也够久的,我们若如同小师叔一般的身手,只怕杀到三天之后亦杀不死那许多怨灵。”沈千萩讥嘲道。凤潇视线扫到沈千萩脸上:“沈千萩师侄的意思是小师叔拖了你们后腿?”沈千萩冷嘲的哼了一声:“难道不是么?你好歹也是我们的小师叔,武功差到丢人也就算了,你还在大家对付怨灵的时候偷偷溜出去玩,你以为这于家庄是凤麟城?你有没有想过若你有个万一,倒霉的是大家?”“我看小师叔一天不害我们这些可怜的师侄倒霉,心里就不舒服,我们总有一天被你害死,你就开心了。

”“我没有偷溜出去玩。”凤潇大声说道。沈千萩冷笑:“好啊!小师叔说没有偷溜出去玩,那请小师叔把怨灵死后残留的怨气拿出来我们瞧瞧。”怨灵被杀掉之后会有一股如烟般轻飘飘的怨气,而这些怨气是不可以留在人间的,所以,凤麟城的弟每杀一个怨灵,都会用灵术收掉那一股怨气。凤潇毕竟年幼,又不喜练武,自然不会凤麟城的灵术,杀怨灵也不过是个偶然的机会,那股怨气化作烟后飞快的在她眼前跑掉了,此时,她哪里有怨气给沈千萩看?“我没能抓住怨灵的怨气。

”凤潇实话实说。“呵呵…。”一阵银铃的笑声,沈千萩讥嘲更甚:“小师叔都能杀死怨灵,又怎么会没有抓住怨灵死后的怨气呢?这话说出来,小师叔也不怕贻笑大方?”谁都知道怨灵难杀,怨气好抓。不过凤潇有那本事杀怨灵?不管别人信不信,沈千萩是不信的,在她眼里,凤潇就是一个什么本事都没有就会捣乱的野孩。“有什么好笑的?谁规定能杀怨灵就一定要捉住怨气?”凤潇被沈千萩笑的小脸涨红,她讨厌这种耻笑,让她心里很不舒服。“小师叔,你该不会不知道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的道理吧?怨灵之所谓成为怨灵是因为那一股怨气终日不散,吸收地界阴气才会变成怨灵报复世人,杀怨灵不抓怨气犹如放虎归山。

”“小师叔,你连这都不懂还谈什么杀怨灵呢?又或许,小师叔仗着自己师叔的身份和年幼来骗我们这些师侄,为的不过是给自己偷溜出去玩找一个借口。”“小师叔,你真的没必要找这种借口,你爱玩的事儿师侄们又不是第一天知道?掌门师尊为了你有少操过心么?但你骗人始终是不对的,掌门师尊是你师傅,你在外面的一言一行,丢的是掌门师尊的人。”沈千萩讥讽的说道。“你胡说,我没有骗人,也没有丢师傅的人。”凤潇听到沈千萩说她丢师傅的人,整个人暴怒的像头小狮,双眼愤怒的瞪着沈千萩。

“师侄有没有胡说,小师叔心里清楚。”沈千萩高高的扬起嘴角,看到那野丫头生气,她开心极了,有一种报复的快感。忽然,凤潇的眼睛闪过猩红的光,脑中一个声音响起。“她耻笑你,去杀了她,杀了她,杀了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