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2节楔子魔兽森林,龙之大陆上最广阔的森林,座于大陆中北部,神鹰帝国西北部,浩瀚如海,广阔无边,生活着无数的魔兽,神秘而又凶险,是一片**于人类之外的魔兽王国,也是冒险者历练探险的天堂和地狱。在靠近魔兽森林东北部的边缘地带,有一片连绵百里的山脉,这片山脉叫绿岭。绿岭山中有着不少的山村猎户,这里的人们以打猎为生,过着几乎与世隔绝的生活。鼎龙村是绿岭一带最大的山村,村中有百十户人家,人口不下三百之多,村民大多是猎户,主要以打猎为生,打到的猎物拿到山外的镇上出售或者是换取生活用品。

打猎是鼎龙村村民传统生活方式,这里的村民人人都会打猎,射箭、制作机关、设置陷阱等等,每个人都是出色的猎人。赵青山是鼎龙村村长,也是村里最出色的猎人。他十五岁开始打猎,至今已然二十余年,经验丰富,一生中打到的猎物不计其数,相应的他也成为全村最富庶的猎户,理所当然地成为一村之长。赵青山赵村长生平有三件事引以为傲,常为村民们茶余饭后所津津乐道。第一件事,就是赵青山二十三岁那年的冬天,他冒着大风雪上山打猎,成功地猎杀了一头黑熊。

黑熊可是六级魔兽,力大无穷,凶残暴淚,不是一般人所能猎杀的。而赵青山猎杀了黑熊,无疑是一举成名,一夕暴富,成为绿岭一带的名人。至于他是怎么猎杀了六级魔兽黑熊?尽管他说的天花乱坠,添油加醋,人们将信将疑,至今持有怀疑态度。第二件事,赵青山人生最自豪的一件事,也是令同辈男人们眼红疯狂的一件事,在他猎杀黑熊的来年春天,以一张熊皮作为聘礼,娶到了当时的“绿岭第一美人”李翠莲。这令当时不知有多少绿岭男青年为之失恋落泪,伤心欲绝,有的甚至找上门来与他生死决斗。

所有的挑战都败了,败在赵青山手下,用他的话说,没有两把刷子,能杀了黑熊,抱得美人归吗?第三件事,也是赵青山最为骄傲的一件事。他有着一个如花似玉般的女儿。他的女儿叫赵仙仙,今年已经十六岁了,遗传了其母的基因,出落的亭亭玉立,貌美如仙,继她母亲之后,成为了新一代的“绿岭第一美人”。有人以凤凰形容她,久而久之,她便有了“绿岭凤凰”这一称号。赵家有女万家求,打从赵仙仙十四岁起,鼎龙村开始热闹起来了,几天每天都会有人上赵家说媒提亲。

这年头男女大多早婚,女娃十一二岁订亲不算早,十四五岁出嫁刚刚好,十六岁没有嫁,那就是老姑娘了。赵仙仙十六岁,已经算是老姑娘了,但其样貌出众,谁都想娶到这位“绿岭凤凰”,说媒的,提亲的,男方亲自上门相亲的,一拔接着一拔,一波跟着一波,络绎不绝,几乎踩烂了赵家的门槛,挤破了门。虽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儿女的婚姻全由父母作主,然而,赵青山只有这么一位宝贝女儿,对之视作珍宝,对她的将来十分慎重,并不想草率地将她嫁出去,希望女儿自己能够觅得如意郎君。

因此,他回绝了所有上门说媒提亲的,在他想来,女儿尚小,再过两年嫁人也不迟。赵青山虽然为有这么一位女儿感到高兴,但每当面对女儿的时候,都会想起逝去的妻子,心中难免的隐隐作痛。当年,他妻子临盆的时候,他正好外出打猎,回到家中才得知妻子难产而死,留下了一个刚出生的女儿。这无疑是睛天霹雳,他连妻子最后一面也没见上。本来,以他的条件再娶一位妻子并非难事,可他始终忘不了已故的妻子,又担心后娘会对女儿不好,因此,至今未娶。

每年的秋天,从八月十五开始,鼎龙村都要举行一场声势浩大的狩猎,每到这一天,全村的猎人结伴组成猎队进入魔兽森林围猎,多则五天,少则三天,所猎到的魔兽全村人平均分配,村民称之为“狩猎节”。赵青山是鼎龙村的村长,又是村里最出色的猎人,打猎经验丰富,近二十年来,他都是猎队的队长,指挥猎队进山狩猎,今年也不例外。狩猎与打猎不同,打猎是个人行为,狩猎则是相互配合的多人行为。魔兽森林魔兽众多,凶险重重,平日里猎人们只能在森林外围打猎,若想要进入深处,那就要多人结伴进入,换作单人,十有**是有去无回,作了魔兽的口粮,尸骨无存。

今天一大早,赵青山全副猎装,带上了干粮和水,携带刀叉,以及猎弓羽箭,告别了女儿,率领着全村九十三名猎人,一行浩浩荡荡地进山了。赵仙仙和乡亲们一起目送猎队离去,直到猎队不见影了,她才回转家中。刚到家门,忽然,身后传来了一个声音:“仙仙姐!”声音清脆,悦耳动听。赵仙仙一听就听出是自己的死党兰香。两人年岁相仿,从小一起长大,情同姐妹,几乎是形影不离,好的不能再好了。赵仙仙回过身,顺声望去。只见一位穿着花布衣裳的女孩直奔而来,手中拿着一个菜篮子和一把小铲子,可不就是兰香吗!看样子是要出去干活,忙问道:“什么事?兰香!”兰香快步到了她跟前,笑道:“仙仙姐!我们一起到村外挖野菜如何?”“挖野菜!”赵仙仙正有此意,忙道:“我正要去呢,我们正好有伴!”说着,回到家中取了篮子和小铲子,和兰香一起去了村外的野地,与她们同去的还有高大凶猛的星星。

星星是一头风狼,四级魔兽。十年前,赵青山进山打猎,恰巧碰到一只跌落山崖,夹在石缝里的小狼,于是便将它抱回了家,依他的本意是杀了小狼烹一锅,美餐一顿。哪知赵仙仙见了十分的喜欢,爱心泛滥,抱着不肯放手,说什么也不让杀,要养着小狼。赵青山见女儿喜欢,扭她不过,只好由着她。当时是在夜间,黑暗中,小狼的眼睛出奇的亮,宛如天上的星星,因此,赵仙仙给小狼取名为“星星”,星星之名由此而来。狼是凶猛魔兽,生性凶残。初始,赵青山非常担心星星长大了会伤害到女儿,为此操了不少的心。

不过,令他没有想到的是,星星颇通人性,长大后非但没有伤害赵仙仙,反而充当起了主人的守护神,赶跑了不少的色狼。这令赵青山非常高兴,想来狼也是知道感恩戴德,知恩图报的。此次进山狩猎,因有风狼星星这样的守护神,赵青山方才放心大胆地把女儿独自留在家中。只要有星星在,相信绿岭一带,没有哪个贼坏子胆敢来冒犯他女儿。秋天季节,野地的野菜并不多见,赵仙仙和兰香忙活了一上午,采挖到的野菜不到半篮,不知不觉间,两人已经离村数里。

阳光明媚,秋老虎的余威依然毒辣,赵仙仙热出了一脸的汗,掏出手帕擦拭了一下汗水,来到了一棵大树下,在树荫下坐下歇息。野地上一片寂静,赵仙仙四下瞧了瞧,却不见了兰香?星星也不知溜到哪去了?嚎——蓦然,荒野间响起了一阵凄厉的狼嚎,声音显得急促而又惊慌,听声音正是星星的嚎叫,似乎遇上了危险。“星星!”赵仙仙大惊,慌忙跳了起来,向着星星嚎叫的方向跑去。翻过一道山坡,赵仙仙站在山坡上,顿时被山坡下的情景惊呆了。山坡下,星星倒在了血泊之中,一动不动,身上插满了箭矢。

“星星!”赵仙仙悲叫一声,顺着山坡往下跑。山坡陡斜,她惊慌之下脚底打滑,身体倒地,滚石般滚下了山坡,一路滚到了星星身旁。她不顾一切地爬起来,抱着星星呜呜大哭,梨花带雨,哭得好不伤心。“咦——”忽然,远处有人惊叫一声,说道:“老爷,我们杀错了,那头狼好像是有人养的!”“好不容易遇上一头魔兽,竟然是有人养的,真是晦气!”另一人道。赵仙仙闻声抬头望去,只见不远处来了两个骑马的人,手执弓箭,正朝这边张望。不用说,就是他们射杀了星星。

赵仙仙腾地跳了起来,跑到了马前,指着马上两人叫道:“是你们,是你们杀了我的星星,我要你们赔!”右边马上的是一位中年男子,大约四十多岁,肤色白净,全副猎装,肩挂箭囊,手执强弓,**骑着一匹通体雪白,找不到一根杂毛的白马。中年男子看到赵仙仙秀丽可人俏模样,不禁眼睛一亮,目光变得热辣起来,嘿嘿笑说:“赔!你想我怎么赔?”“我要你赔我的星星!”赵仙仙娇怒地道。中年男子哈哈大笑,道:“死都死了,怎么赔你?这样好了,我另外赔你一头风狼如何?”“我不要,我就要我的星星,星星是陪我从小长大的,除了它,我什么都不要!”赵仙仙不依地道。

中年男子皱了皱眉,为难地道:“那我就没法赔了,我驻地离此不远,刚好有两只狼崽子,你要是不要?要的话跟我去拿,不要的话……我们可是要走了?”“要!”赵仙仙当机立断,哪能说不要,星星没了固然伤心,只要对方肯赔总比不赔强吧。中年男子笑了,道:“那跟我去拿吧!”说着,朝身旁的同伴使了一个眼色。左边马上的是一位看上去三十多岁的黑脸汉子,身材魁梧,相貌威猛,**骑着一匹通体乌黑的乌雉马。接到中年男子的眼色,黑脸汉子立刻会意的点了点头,下马到了赵仙仙跟前,道:“姑娘!请上马!”赵仙仙骑过风狼星星,却未骑过马,畏惧地望了望乌雉马,道:“不了!你们骑马,我在你们后面跟着走就是了。

”黑脸汉子笑道:“你想骑我的马,我还不答应呢!我是说,你上我家老爷的马,和我家老爷共乘一骑。”“什么?”赵仙仙闻言一惊,尚未及反应过来,黑脸汉子已上前抓住了她手臂,不由分说,将她提了起来,老鹰抓小鸡似的提到了中年男子的马上。中年男子顿时如获至宝,哈哈大笑地将赵仙仙搂抱在了怀里。赵仙仙又羞又怕,意识到了不妙,奋力地挣扎,口中叫道:“你们要干什么?放开我,你们两个坏蛋……”她一个弱质女流,又如何敌得过中年男子?中年男子搂着她不放,一双魔手上下其手,如鱼得水,嘿嘿邪笑道:“小美人!你不是要我‘赔’吗!今晚我一定好好的‘赔’你!”说着拔转坐骑,掉头而去。

黑脸汉子提上风狼星星的尸体,飞身上马,策马扬鞭,追了上去。两骑迅速远去,渐渐消失在地平线上,远远的,犹自传来赵仙仙的尖叫怒骂之声……此时,山坡上正有一个人从草丛里站了起来,望着两骑消失的方向。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兰香。她亲眼目睹了这一切,望着前方怔怔出神,脸上露出了难以言明的复杂神色。直到傍晚,兰香才回到村里,对谁也没有提起赵仙仙被人掳走一事。她和赵仙仙固然是好姐妹,但她心里对赵仙仙却有着那么几分的妒嫉和恨意。

妒嫉赵仙仙身材样貌样样比她好,恨赵仙仙抢走了她的阿牛哥。现在好了,赵仙仙让人掳走,阿牛哥是她的了,谁也抢不走。不过,兰香没有想到的是,第二天下午,赵仙仙竟回到了村里,神色自如,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三天后,外出狩猎的猎队回来。回到家中,赵青山发现风狼星星失踪了,女儿变了,变得寡言少语,脸上没了往日的欢笑,他只道是因为星星失踪的缘故,因此也没放在心上,以为女儿过一段时间就好了。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晃眼两个月有过去了。

渐渐地,赵青山发现女儿有了异常,时常有呕吐的现象,初始以为她是坏肚子,要带她去看医,但赵仙仙死活都不肯去。又过了一个月,赵青山又发现了女儿的另一个异常,那就是女儿的肚子似乎鼓起来了,作为人父的他这时候才恍然大悟,女儿怀孕了。女儿未婚先孕,这对赵青山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气得险些当场昏过去。没想到女儿会作出伤风败俗、败坏门风的丑事。赵青山气急败坏,在他的逼问之下,赵仙仙也知道肚子一天比一天大,瞒是瞒不下去了,只好向父亲乖乖招认,将事情一五一十的全说了出来。

听女儿说完,赵青山傻眼了,像泄气的皮球一样,无精打采地跌坐到了椅子上,愁眉苦脸,垂头丧气。他打定主意,如果是本村的人或者是附近村的人动了他女儿,那他说什么也要将那该死的男人揪出来,火烧了他。而赵仙仙说得是外地人,又说不出什么人来,那他就没有办法了,只能吞下这个苦果。瞅着女儿大起来的肚子,赵青山犯愁了,有道是,家丑不可外扬,女儿遭人强暴,未婚先孕,这要是传了出去,女儿这辈子算是毁了。这可怎么办?赵青山思之再三,决定打掉女儿肚中的孩子。

不过,女儿可不能在家里坠胎,那样会惹人怀疑。当晚,父女俩收拾好了行李,连夜偷偷地离开了鼎龙村。从此,他们这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了,没人知道赵青山父女俩去了哪里?三个月后,一个风雪之夜,忽然来了一伙盗贼,盗贼闯进鼎龙村,烧杀抢掠,三百多村民全死在了盗贼刀下,无一幸存。没有人知道这伙盗贼是从哪来的?盗贼没有洗劫附近的村庄,单单洗劫烧杀了鼎龙村,鸡犬不留。整个鼎龙村化为了一片焦土白地,从此在世上消失了……www.guanm.com,最快更新本书,清爽,希望大家可以喜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