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本武藏 地之卷(1)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1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呀?这天地间的沧桑!人世间各种变化,犹如秋风中的一片枯叶,就让它顺其自然吧!武藏这么想着。 他横躺在尸堆中,看起来也像一具尸体,武藏这样觉得。“现在,别想再让我动一下。”其实他是体力耗尽,根本无法动弹了。而武藏似乎没有发现自己已中了两三颗子弹。昨夜———说得详细一点,应该是庆长五年①九月十四日半夜到天亮这段时间,关原地方下了一场倾盆大雨,到了今天下午,天空依然乌云密布。一片黑云流连于伊吹山背和美浓连山之间,不时沙沙地带来一阵骤雨,清洗激战后的痕迹。

这些雨水,啪啪地落在武藏的脸上,也落在旁边的尸体上。武藏像鲤鱼一般,张开口吮吸着从鼻梁流下来的雨水。———这是末期之水。在他昏沉的脑海中,隐约感觉如此。这一场战争,注定要失败的。金吾中纳言秀秋倒戈通敌,联合东军攻向友军的石田三成、浮田、岛津、小西等阵营,犹如骨牌倒塌一般,可以说半天之间就决定了天下的君主。同时,虽然眼前看不出几十万同胞的命运,但这一战,却注定了子子孙孙以后的宿命。“我也是……”武藏想着。 眼前突然浮现出独自留在故乡的姐姐,以及村里老年人的身影。

但为什么一点也不觉得悲伤呢?可能死亡就是这么简单的一回事吧!然而就在此时,离他十步左右的己方尸堆当中,有一个看似尸骸的身体,突然抬起头来叫道:“阿武!”听到有人叫他,武藏的眼睛似从昏死中醒来一般,四处张望。原来是他的朋友又八,那个仅带一支枪,从同一个村子出来,和他追随同一个主君的朋友。两人内心都燃烧着青春的火焰,为了追求功名,来到这里并肩作战。当时又八十七岁,武藏也是十七岁。 “哦!是阿又吗?”他在雨中回答。

“阿武!你还活着?”对方问道。武藏使尽浑身的力气喊着:“当然还活着,死得了吗?阿又!你也别死,不能白白地客死他乡啊!”“混账!我会死吗?”又八死命地爬到友人的身边,抓起武藏的手说道:“我们逃走吧!”武藏立刻反拉他的手,骂道:“你想死啦?现在还很危险!”话还没说完,两人所躺的大地,突然像锅子一样响了起来。原来有一群乌鸦鸦的人马,夹杂着呐喊声,横扫关原中央,往这边杀过来了!看到旌旗,又八突然大叫:“啊!是福岛的军队。

”武藏赶忙抓住他的脚踝,把他拉倒在地。“笨蛋!你想死呀?”话音刚落,无数沾着泥土的马蹄,像纺织机一般,快速而整齐地杀奔过来。马上的盔甲武士挥舞着长枪及阵刀,从两人的头上不断飞跃过去。又八一直趴着。武藏则睁着大眼,一直注视着几十只精悍动物的肚子。从前天就开始下的倾盆大雨,像是最后一场秋季暴雨。九月十七日夜晚,天空万里无云。仰望苍穹,只见一轮明月睥睨人间,令人心生恐惧。“走得动吗?”武藏把友人的手腕绕在自己的脖子上,撑着他的身子走路。

还不断地注意耳边又八的呼吸声。“没事吧?振作点!”他问了好几次。“没事!”又八用蚊子般微弱的声音回答,脸色比月光还惨白。连续两晚,他们都躲在伊吹山谷的湿地里。由于只吃一些生栗子或青草,武藏腹痛难耐,又八则腹泻不止。当然,德川那边不会因为战胜而有所松懈,一定在到处搜捕“关原之役”战败的石田、浮田、小西等军的余党。所以他们并不是没有考虑到在月夜溜到村里的危险性,然而又八痛苦难耐,直说道:“被捕也罢了!”武藏也想,坐在这里等死,实在太无能了,这才下定决心,扶着又八循着有人烟的地方走下山来。

又八拿长矛当拐杖,艰难地移动着脚步。“阿武,很抱歉,真的很抱歉!”他靠在朋友的肩上,感慨万千地说着。“说什么呢?”武藏回答。过了一阵子又说道:“这话应该由我来说的。当初听到浮田中纳言及石田三成起兵的时候,我心想这下太好了!因为我的父亲以前追随的新免伊贺守,就是浮田家的人。靠这层关系,即使咱们只是个乡士的儿子,只要背着一杆枪,去追随他们,他们一定会像对我父亲一样,颁给咱们正式武士的身份。我还抱着梦想,期望在这个军队里,能取下敌方大将的首级,做给那些故乡里瞧不起我的人看看,九泉下的父亲无二斋,也会吓一大跳吧!”“我还不是一样!……我还不是一样!”又八也点头同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