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寒妖姬142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美女寒妖姬142“该起床了。”梦里整怀抱周公他女儿继续昨晚未完成的动作,高言强调动作要领时,一个软绵绵的声音就转进耳朵。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奋力的睁开眼。还没看清楚眼前是什么,一阵淡淡的幽香就转进鼻孔,看着趴在床边像是正在研究古埃及木乃伊似的寒冰,还真有些把我吓了一跳。“你看什么呢?”寒冰那眼神还别说整让我感觉昨晚在我睡着之后,这个妖女在我脸上画了乌龟似的。寒冰眨巴着大眼睛,一脸理所当然“看你啊!”其实寒冰也不是像花无暇似的潘多拉式的魔女,喜好做那种小女孩似的恶作剧。

不过咱这个手还是条件反射的在脸上胡乱的蹭了几下,看看手上,手上还真没有墨迹。这还算是让我心里有了点安慰。“你干什么呢!?”这妞眨巴着自己那可爱的大眼睛好奇地看着我。“没,没什么!”“你不会是感觉我在你脸上画乌龟了吧!”被寒冰真么一说,老脸不禁的一阵暗红。丫的这高智商女女还真不是白说的,跟这种女人在一起,还有什么好说的,心里想啥人家全知道,以后你还想左拥右抱找小三什么的,开什么玩笑?装着无意的,随着自己的感觉,随手一把拦寒冰入怀,闻着寒冰的发香,身上感受着寒冰的娇躯那软绵绵的感觉。

寒冰象征性的在挣扎两下,在我怀里无力的说着。“好了,别闹了!该起床了。”“嘿嘿,起什么床啊。现在还早呢,等等在起。”说着话大手已经开始在寒冰身上变得不老实起来。“好了,别闹了,起来还有正经事要做呢。”真不知道寒冰这妞是在诱惑我还是在抗拒我。丫的这种声音,这种语调,这种对于任何男性来说这种说不出的感觉只能刺激雄性荷尔蒙迅速刺激大脑某些神经跟身上那些敏感神经有做某事的冲动。“好了,别闹了。”这次寒冰到没有欲拒还迎,毫不留情的溜出我的怀里。

搞得床上就剩下一个已经被**焚身的男人在哪里默默的崩溃着期盼天上掉个林妹妹下来。下午和晚上就在寒冰一直陪我,她去市场买了母鸡,自己在厨房里炖好说是跟明天我就要开始自己的新起点了,今天要好好补补肾自己,被这妞搞得我跟明天就要被送断头台似的。用它的话还是给我补身子,搞得我敢吃不敢咽的。中午吃一半,晚上吃一半。其他时间,寒冰都在陪我说话聊天。此时的寒冰,没有了在我面前那种职业白领那高高在上的感觉,倒很像是一个大姐姐,一个保姆,一个慈母。

颠簸流浪了这么久,心里还是第一次感受到女性的温柔和温暖,还有母性的呵护和体贴,我的心涌动着说不出的感动。我心里对寒冰充满了感激,发誓有机会一定要报答她,用着自己的生命去守护她。看着寒冰清澈的眼睛和撅起的小嘴巴,我无言以对,满怀感动地拍了拍寒冰的肩膀环抱在怀里。不想再说什么,寒冰的撅起的生活跟我一样的生活也是无奈的。抬头看看这个传说中的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心中甚是有些感觉可笑,这个鬼地方别说没想象中好,简直是一个让人崩溃的地方,占地面积仅有一百多不倒二平米。

这么大的地方说什么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丫的传播什么?丫的就是传播AV也得有个空间吧?你看看这有什么?进到这个传说中的文化传播公司,这才明白,其实外边看起来小得空间不一定真的小,就像是现在明明只有一百多平米,而我却感觉很空旷,甚至说话的时候还会有一点点的回音。看着眼前的一切,我没在看到别的什么玩意,整个房子里好像只有一个活物。这就是以弘扬北方民族文化,培养人才的基地吗?这就是服务大众为主旨的团体?在门口看着屋里的一切愣了几秒钟,看着我屋里现在仅有的一个活物,年岁较长的大爷走了过来。

好不容易能看到带喘气的东西,这下把我激动的。“你好,请问……”“你是西厢先生吧!”“恩!对,我是,你是怎么知道我是西厢?请问您是?这个公司就你跟我两个人吗?”“你叫我老张就行了,我们早就收到人事部通知说你要过来,公司也有很多人,他们都出去拉人去了。”后来我才知道老张口中的拉人是什么,竟然是超出跑出去爬场子。“那现在公司里就剩下你跟我了是吧。那我现在能了解一下你在这里是负责什么的吗?”“我是这的保安。”张大爷理直气壮的看着我。

保安?靠!目测都到了抱孙子的年岁现在竟然在这里跟我理直气壮的说自己是保安,这样的人你要报什么安,丫的看这个大爷的架势估计报案都跟不上拍子。“大爷,你能告诉我,我的办公地方在哪里吗?”不管怎么样我对于老人还是很尊重的,尽管现在我很无奈还是压着自己的情绪很礼貌的看着面前这位老者。“你的办公室在哪里。”老张顺手那边的门。“好的,谢谢张大爷。”说这话就准备向办公室走去。“经理,你叫我老张就好。您先忙去吧。”“好的。”走进自己的办公室,我不知道自己是该哭还是该笑。

或许我现在该大笑一场,庆祝自己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舞台,也可能我该笑,大笑自己的落魄。或许我现在自由了,没有在公司里那些甲鱼的臀部——规定的约束。可这个时候我感觉自由的味道很硬,走到窗前轻轻的打开它窗外带着柏油喝轮胎的气味,看着这些钢筋混凝土的味道让人很想远行,走出这座围城我可以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我可以想去那就去哪。收回目光在大量一番自己的办公室,现实的生活让我们的自由成为限制级,看着窗外钢筋混凝土的风景,这个自己的舞台上还有什么我的生活还是有什么样的不是吗?简单的书架上摆满了书籍,至于都是什么书我根本没有心情去翻阅。

回到自己的办公椅上,努力的调节着自己的心态。不知不觉中时间已经过去很久,大约是在上午十点多钟左右,我依稀的听见门外有些响动,像是在排练什么似的。既来之则安之,这个舞台既然已经属于我,心里也不再有什么解不开的疙瘩,事情都成这样了,还何必给自己找不舒服呢。走出门外才知道原来公司里又多了几张生面孔,奇迹的时期中竟然还有几个美女。“哎,经理。你怎么出来了!”老张不小心的一回头看见了我。什么叫我怎么出来了?感情办公室跟那个三米高的围墙院似的吧。

我是不是给说一句“我进去后你们好好好做人。”然后你们送我一句“你也要好好改造。争取让政府宽大处理你。”“呵呵,在办公室做了一上午,没什么事情,现在出来看看。”见我从办公室一出来,老张立马向公司的人介绍我。这个公司还真算个“公司”全体人员站在那里我扳着手指头就能数过来,至于美女的数量更是稀少,用一个**就完全能点清楚。让我想不懂的是这里竟然还有一个跟寒冰很相似的女人。周眉,姣好的面容,一米六八的身高,完美的身材,全身散发出一种迷人的少妇风韵,让任何男人看见都有种恨不得马上把她给活吞下去的冲动,(丫的,谁不想想听听这美人叫那从满诱惑的声音)后来听说她原来也在比的地方上班,那时候常被上司骚扰,庆幸的是这是朵刺手的玫瑰,她的那些领导也曾在言语和行动上进行过挑逗,都被冷冰冰的拒绝了。

虽然想不通这个冷艳冰玫怎么也会来研习曲艺,这个时候也懒得再去想。“好了,现在既然大家都在,我想了解一点咱们公司的事情。”“这个破地方有什么好了解的。你不都看见了吗!就这个鸡不生蛋,鸟不拉屎,乌龟不靠岸的地方有什么好了解。上次好不容易来了一个老鼠,最后还是含着眼泪出去的。”说话的是李海,刚才听张老介绍这个李海是个北方纯爷们。“李海,你怎么说话呢。西经理才来公司,你这是什么态度。”张大元同样跟李海一样来自被北方,好像还都是老乡,这个时候张大元也担心李海得罪我这个经理只好出口阻拦。

“我说的不是实话吗?你们几个又不是不知道。现在我说出来怎么了,就算是我不说难道经理就看不见吗!”李海炮口一转直接向张大元开火。“好了,你俩一到一起就发疯。现在说正经事呢,都别折腾。”还别说这个周眉还真不是仅仅长相跟寒冰相似,在这个对人的态度上也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呵呵,没事的,反正公司的样子大家都知道,没有什么好遮掩的。本来公司人就不多,没什么的。”“好了,现在我来总结一下刚才大家的说的话,还有今天我在公司的观察。

其实我发现咱公司虽然是很小,不过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我想咱们公司不该只是这点人吧,刚才我在办公室里也看到了一些咱们公司的资料。对于大家在不同地域得的奖项我也算是有了初步的了解,我感觉的到你们是可以。”开始对于公司的人有些初步了解的我,李海,张大元还真一对冤家,要是放在台上说相声的话绝对是一对好搭档,只不过在台下这俩人还真是不一般的角色。就在我这边跟刚相处的同时们沟通交流时,不知道的是寒冰在公司里还在努力的争取着我回到真正公司里上班,或许在寒冰看来这个鸡不生蛋乌龟不靠岸的地方根本不是我的舞台,也可能是因为别的原因,反正事后我才知道,从不求人的寒冰这次在公司算是把人求了个遍。

“好了,现在时间也不早了,大家都早点回去休息吧。下午可以不用来上班,我希望明天能见到公司所有的成员。”来这里之前我已经把这里想的很糟糕,比较在凤凰城生活的人看来曲艺这玩意根本就是北方人玩的东西跟他们无关。可还是没想到这个地方会差成这个样子。“那好西厢经理,我们就先走了。对了经理,有两个人在北京出差过几天才能回来。”当人群都散开,老张这才说。“没关系,明天先叫别的同事都过来吧。好了张老您也先回去吧,有事情明天咱们再说。

”“经理先走能跟你说点事情。”那天整整一个下午都是在跟张老聊天,不知不觉时间很快就过的,一开始的时候我仅仅是尊敬张老是个老者,可越往后谈就越是觉得不仅仅是那么回事,张老根本不仅仅只是一个年长的老艺人,用他的话说向我们这样的年轻人完全是:“进佛门六根不净,进商界狼性不足。”刚听他这句话时候心里还真不是个滋味,后来想想也确实是这么回事。要不然咱也不会闯荡了这么久还一无所有。每次都是在心里给自己的定好目标,可好像每次都距离自己的祈愿还有很大一截的距离原因现在我还没有了解。

不过好像通过这一下午跟张老的聊天好像有了什么样的心得。晚上回到家,同父母共进完幸福的晚餐后,回到自己的房间打开电脑。音响里传来那淡淡的轻音乐。很自然,很舒服,把手插在头发里用力的揉了两下,我希望这样可以让我清楚一下思路。这时屋里的灯也突然灭掉了。或许他以后就再也不会在亮起来了。借着窗外散进来的灯光,冲一杯咖啡,品尝着略带着巧克力味道的白开水,我的心情非常的糟糕。摸出一支香烟准备点燃的时候,不争气的火竟然在这个时候罢工了。

扭动一下身体,尽量让自己能做出一个更舒服的姿势开始自我催眠的想着从先前到现在的变化,心里的小算盘算计着自己所有的得失。一点一滴的总结着为什么兄弟们都混出了模样而我还在底层彷徨徘徊着。同样是人为什么差距就这么大。正像是就在几个小时前张老跟我说的那样“你应该好好地总结一下自己。你太过浮躁了。”虽然他根本不知道我的情况,我也没跟他说过什么,纵使这样老者还是说出了这样对我的总结。我相信,在我表面自己确实承认这句话的时候,老者的心事善良的,那一刻他对我是又感情的,那种感情旧时相识我的脑海里依旧残存着以前在花董家书房里他对我说的那些话一样。

我愿意再次的接受这种忠告,用着自己认为是最快的执行力来总结自己的从前。这个时候窗外竟然下起了小雨,就这样呆呆的看着窗外细细飘散的小雨。因为我房价的窗户并没有关着,一阵小风吹过,我紧缩了一下身子,条件反射的感受到丝丝的凉意,随手吧挂在衣架上的外套拿下来从新披在身上,并且一直把拉链拉到脖领处。窗外的雨越下越大,窗外的树木也被阵阵的寒风吹的哗啦啦的响,尽管这样我还是不愿意起身去关上那扇能让我感受到外界温度的窗户。

“忘忧草,忘了就好……”每次手机响的总不是时候,就像是现在一样。掏出手机看着来电显示,竟然是朕的皇后打来的。“喂,这么晚还不睡有有什么事情吗?”可能是我天生就不会讨好女孩,也可能是不会讨好自己的女人,说话时的声音很淡,就像是在问别人晚餐是吃的什么似的。我相信寒冰在给我打电话前时肯定准备了不少跟我说的话,可被我这么冷淡的声音以刺激竟然在电话的另一边哑然一阵“你怎么了?听你的声音感觉我给你打电话你很不高兴是吧!”“没有,只是好奇你怎么这么晚还不休息。

”其实我真的很好奇为什么她会突然打电话给我,要是别的男人或许这个时候该对她甜言蜜语一番然后在嘘寒问暖的瞎扯一阵。无奈咱这张笨嘴吹不出那感人的牛。当我说完之后,电话那边再也没有了声音,不对确切的说是没有了寒冰的声音,剩下的只是那嘟嘟嘟的忙音。听着电话里的忙音还没反应过来就只听见楼下车子发动的声音,无意的向窗外瞟一眼,风雨中的那辆车竟然是一辆金色的沃尔沃轿车。难道……!我不敢相信刚才寒冰就是在我家楼下给我打来的电话。

仔细的回想一下也确实没有什么事情值得寒冰大半夜不睡觉的跑到我家楼下。天知道坐在房间里的西厢想的那些根本就是不现实的事情,确实刚才楼下那个金色沃尔沃就是寒冰的座驾,坐在车里的也确实是寒冰本人,可悲的是楼上那个呆瓜却在一直安慰着自己说楼下那个绝对不会是寒冰。在公司向来都是高高在上,从不求人的寒冰今天为了西厢在公司里算是把人给求了个边,虽然公司的人嘴上都没说什么。可这个心理是怎么想的只有天知道,或许天都不知道。

开车行驶出西厢家的小区,寒冰的心里倍感委屈,每次都是别人围着自己转,而这个男人竟然对自己如此的冷漠,越是这样想寒冰的心里就越发的感觉委屈,自己为他什么都做了,这个男人竟然这样对她。其实在寒冰的心里知道西厢带有大男子主义,如果他只是一个小小的职员而自己却是高高在上的总监,那他的心里肯定会有不舒服,就是因为这样寒冰才会在公司里想尽一切的办法想把西厢给再次弄回公司里面,如果要是换做另一个人的话,不管是谁,想招一个人进公司里来别说是寒冰就算是李菲也是有这个权利的,只是不巧的是她想拉进来的人是西厢,而这个西厢也正是跟花董有着某种隔阂的男人。

因为这样的关系才搞的寒冰焦头烂额的不知道该怎么样把西厢弄回公司而又不让花无棱有什么样的看法,不管是对自己还是对西厢。这个时候的我根本不是坐在车里的寒冰是在想什么,只是在哪里看着窗外的雨听着风声回忆总结着自己的不足。却不知有一个女人正因为我跑开了自己的所有为我做着一切。寒冰开车在霓虹闪烁的街道,看着那流光华丽的霓虹灯,还有那充满诱惑的酒吧招牌,忍不住的彩霞了刹车,这年头不管是醉酒还是**都不再是男人的专利,这个时候的寒冰就是要喝酒,她想哭,可是在外面的她用尽全身的气力也没有能成功的挤出一滴眼泪,或许泪水只能在自己的卧室才能肆无忌惮的流露出来。

进到酒吧,拥挤的人潮一时间搞得寒冰迷失了自己今晚来的目的。“我可以坐这里吗?”寒冰虽然再问,可身上却没有丝毫疑惑的就坐在了自己看好的位置上。就在那个男子“没”字刚出口的时候寒冰已经坐在了高凳上。在寒冰坐下仰起脸侧头叫喊服务员时,对面的那个男子就开始悄悄的打量着寒冰那诱人的娇躯心里暗暗的打着分评论着。那侧脸真是完美极了,尤其是鼻子和下巴,特别好看,脖子真是白,顺着脖子往下,寒冰穿着灰色的紧身薄毛衣,半低领的,那胸脯白的肤如凝脂,略微露出三四厘米长的深沟,所谓无沟不火,这沟深的能掉下去人,男子更不敢往下想了,那毛衣包裹下面,如果说满分十本,光她毛衣包裹下的那两个圆球,绝对是满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