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八章 凤鸣魔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六百二十八章凤鸣魔音当盘飞凤再睁开眼时,惊讶地看到冰墙居然被挖了一个大窟窿。她站起身子,只觉洞内更加冰寒。她走过去,楚枫正在窟窿里“锵锵锵锵”撬着,由于四周实在太寒冷,他脸上已经结起一层霜,身上刚冒出汗珠便即凝结成冰,然后又被冒出的热汗化去,马上又凝结成冰。“真傻!”盘飞凤定定望着楚枫,心既是温暖又是感动。“飞凤,你醒啦!”楚枫听得身后动静。盘飞凤道:“臭小子,你别白费劲了,根本撬不开出口!”楚枫没有停,笑道:“或许再撬一会便撬开!”盘飞凤一手执住他手臂,半叱半嗔道:“臭小子,洞内越来越冷,我们要保存体力,你这样未撬开出口就要虚脱而死。

”“飞凤,没人知道我们被困在这里,要出去只能靠我们自己。相信我,我一定能撬开出口!”楚枫轻轻挣开盘飞凤,继续一下一下撬着冰墙。盘飞凤呆呆望着,眼泪都要涌出来,忽心中一动,急道:“臭小子,快停手!”“怎么了?”楚枫顿住。盘飞凤凝神静听,惊喜道:“是凤鸟!凤鸟在呼喊我,凤鸟就在附近!”楚枫大喜,道:“对了,凤鸟是你们飞凤一族的神鸟,你可以叫它向你族人求救?”盘飞凤道:“但这冰墙太厚,我凤鸣之音传不出去。”“那为何你又能听到它呼喊你?”“笨蛋!凤鸟是上古神鸟,它的传音可达千里,还能穿透任何阻隔。

可惜我天凤诀始终未能突破‘凤鸣九天’这一层,否则任这冰墙再厚也阻隔不了我传出凤鸣。”“我可以助你将送出凤鸣!”盘坐在旁边的天魔女忽然睁开眼,说了一句。“你?”盘飞凤转头望向天魔女。天魔女道:“我可以以天魔音助你将凤鸣送出去!”楚枫喜道:“天魔音厉害无比。飞凤,可以试试!”“那我需要怎样做?”天魔女道:“你只需发出凤鸣,我便能助你凤鸣之音透穿冰墙!”盘飞凤将信将疑,不过还是盘坐在天魔女身前,闭起眼,凝神片刻,然后朱唇微启,发出一声凤鸣,天魔女亦闭起眼,微启朱唇,一缕清音送出。

两把声音开始在洞内回响,有如空谷回响,十分美妙,然后逐渐变细,最后两把声音只剩一丝,几乎不可闻,不绝如线。盘飞凤可以清晰感受到自己凤鸣之音与天魔女的天魔音慢慢汇成一线,然后瞬间透穿冰墙。她很震惊,难怪天魔女十年前便霸绝天下,单凭这一份功力,当今九大派掌门没一个可以做到。声音消失,盘飞凤睁开眼,转身定一定望着天魔女。天魔女依然微闭着眼,一脸淡然静谧。楚枫见盘飞凤定定望着天魔女,心一突,不知发生什么事,连忙喊一声:“飞凤!”盘飞凤没有理他,依然眼定定望着天魔女。

楚枫更觉不妥,急又喊了一声:“飞凤!”盘飞凤终于收起目光,望向楚枫,心潮起伏。事实上,刚才天魔女不但以天魔音助她将凤鸣送出去,还暗的助她突破了凤鸣九天这一层。她当然知道天魔女这样做需要耗费多少真气,需要冒多大的风险,而她和自己却喜欢着同一个人,自己此前还在言词上刺伤过她。她站起身,转身望着面前冰墙,不言不语。楚枫见天魔女还没有张开眼,而一向娇横率性的盘飞凤忽似有了心事,他很奇怪,走到盘飞凤身边,问:“怎么了?”盘飞凤没有答话,忽脱下雪貂裘,递给他道:“你给她披上!”楚枫一愕,正要问,盘飞凤一瞪凤目:“让你披你就披!”楚枫拿着雪貂裘走至天魔女身边,吃惊地发现天魔女身子在微微颤抖。

天魔女玄寒尚且不惧,怎忽的怕这冰雪寒气?他连忙将雪貂裘披在天魔女身上,回头望向盘飞凤,盘飞凤一言不发。天魔女终于睁开眼,楚枫急问:“你还好吧?”天魔女点点头,目光掠过披在自己身上的雪貂裘,又掠过盘飞凤,没有作声。楚枫知道她和盘飞凤一定发生了什么事,但她们不说,他亦不敢多问。洞内空气越发稀薄,也越来越冰寒。天魔女刚助盘飞凤突破凤鸣九天,真气大耗,楚枫因为撬冰墙耗费了大量体力,盘飞凤虽是刚突破凤鸣九天,到底真气未复,再加上缺氧,三人渐渐抵受不住寒气入侵。

雪貂裘只有一件,谁披着,另外两人就只得抵受冰寒。于是三人拥靠在一起,以雪貂裘包裹着,互相取暖。楚枫当然惬意,左边挽着天魔女,右边搂住盘飞凤,玉人在抱,就算一辈子不出这冰洞也无所谓。不知过了多久,三人开始呼吸困难,盘飞凤忽喃喃说了一句:“臭小子,我好想睡!”楚枫一惊,他当然知道盘飞凤想睡意味着什么,连忙捉紧她玉手,道:“飞凤,不要睡,凤鸟很快就会带着你族人来救我们出去!”盘飞凤摇头道:“我族人不会来了,凤鸟可能没有听到我凤鸣之音。

”“不会的。凤鸟是你们天山神鸟,一定能听到你凤鸣之音,你不要睡!”“臭小子,我真的很想睡。不如你让我睡一会,要是我族人到来,你再叫醒我!”“不要!飞凤,不如我说个笑话给你听?”盘飞凤微微点了点头。楚枫便道:“话说有将军出征,眼看要战败,忽有神人相助,反获大胜。将军叩谢神人,神人道:‘我本是你较场上的箭靶,化身为神救你!’将军奇道:‘小将何德何能,敢劳尊神见救?’靶神答道:‘我是感激你平日在教场,从来不曾有一箭伤我。

’”盘飞凤“哧”笑道:“臭小子,你竟敢取笑本将军,还好本将军只用枪,不用箭!我也有个笑话。话说有一只大笨熊,一天,它碰到了猪,猪对大笨熊说:‘你猜我口袋里有几块糖?’大笨熊说:‘猜对了你能给我吃吗?’,猪肯定地点点头道:‘嗯,猜对了两块都给你!’大笨熊咽了咽口水,说:‘我猜有五块。’”盘飞凤停住,没有说下去,楚枫正等着她道出答案,连忙问:“那大笨熊猜对没有?是不是五块?”盘飞凤“扑哧”大笑,玉指一戳楚枫额头:“你真比那只大笨熊还要笨!”楚枫一怔,不明所以,转头望向天魔女,问:“究竟是不是五块?”天魔女抿起嘴道:“要是让我猜,我会猜有两块!”楚枫一想,一拍脑袋道:“我真笨,笨死了!”盘飞凤吃吃笑道:“是呢!你能活到现在真是奇迹,你早该笨死的!”“好啊,你敢这样笑我!”楚枫狠狠捏了一下盘飞凤手心,转头对天魔女道:“我们每人说一个笑话,现在到你啦。

”天魔女没有作声。楚枫不敢勉强她,正要开口,天魔女忽道:“话说乌龟、蜈蚣、蛇在屋里喝酒,酒尽而未尽兴,于是去买,乌龟自告奋勇先去,结果两天两夜还没回来。”“为什么?”楚枫忙问。“因为乌龟还没有爬出屋门口。”“哈!乌龟出了名慢,它们就不该让乌龟去!”天魔女接着道:“于是由蜈蚣去买酒,结果三天三夜没回来。”楚枫挠挠头,问:“为什么?”天魔女道:“因为蜈蚣还没有出门,它在穿鞋子!”楚枫哈哈笑道:“蜈蚣号称百足之虫,它穿鞋子,当真要三天三夜,也不该让它去买酒。

”天魔女又道:“最后蛇亲自去买酒,结果六天六夜没有回来。”楚枫奇道:“该不会是迷了路?”盘飞凤“哧”笑道:“你才迷路呢,蛇可没有你这般笨!”楚枫又道:“莫非是忘了带银子?”天魔女摇摇头。“啊!一定是它偷喝了酒,醉倒在路上!”天魔女抿抿嘴,又摇了摇头!“那究竟为什么?蛇应该爬得很快啊!”盘飞凤道:“笨蛋!蛇没有手,就算它再快也没办法把酒带回来!”楚枫道:“就算这样,那也总该回来说一声吧。”天魔女默然片刻,道:“因为蛇觉得对不起大家,所以它选择了逃避。

”天魔女语气很平淡,却说不出的伤感。楚枫的心亦莫名感伤,他不知该说什么,只能将脸贴向天魔女那把长长秀发,轻轻抚着。一阵静默过后,楚枫突然察觉盘飞凤气息在迅速减弱,大吃一惊,急道:“飞凤,不要睡!”盘飞凤呓语道:“臭小子,我真的想睡……”“飞凤……”“楚大哥,你就让我睡一会,我真的撑不住了!”盘飞凤把头埋入楚枫怀中,慢慢闭起凤目。(我在这里看小说,没有弹窗广告创客www.chkee.net)。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