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红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此刻虽然才是初春,天气也不闷热,可是雷雨却是不停的下,柳茹淳站在门槛前,眼睛一直朝墙外眺望而去,有些担心今早上山打猎的父亲。“淳丫头?淳丫头?”一个与她年纪将近六十的老妪从堂屋里走出来,有些不耐烦的盯着她。柳茹淳转过身,见着奶奶过来,连忙迎过去,垂头唤道:“奶奶,什么事?”“什么事儿?”林氏的声音陡然提高几分,愤愤的指了指左面那间矮小那黑乎乎的小土抷房,“中午的碗你洗了么,又在这里偷懒儿,要我一个土埋半截的老婆子养你们?”柳茹淳没抬头,只是小声的说道:“今日的碗,该大伯家的梦姐洗。

”柳家没有分家,家务都是屋子里的女人们分着做。而像是洗碗扫地擦桌子这样的小事,都是由着家里的姑娘们做。再说了,父亲每个月打猎卖皮毛的银子大半都交给了她,哪里有白吃白喝二字,倒是三叔一家,三个小子整日什么都不做,有什么好吃的还先他们。“怎么的,还敢顶嘴了,你这死丫头,梦丫头要学习琴棋书画,已经够累了,你还好意思让她来洗?我说你的心是怎么长的?是不是见不得梦丫头好?”随着林氏噼里啪啦的话声,柳茹淳的脸上已经多了块红印。

脸颊上火辣辣的疼,让她不得不扬起头来看着奶奶,一肚子的委屈,正欲开口反驳,却见她娘顶着九个多月的大肚子出来,满脸歉意的朝奶奶道歉,“婆婆别生气,淳丫头还小,厨房里的碗我这就去洗。”林氏那怒气方消了些许,却还是责骂了柳茹淳几句,才冷哼着转进到屋子里去。柳茹淳叹了一口气,看了看她娘那大大的肚子,想她娘的身体向来又不好,自己怎么能让她劳累,只好忍着脸上的疼痛,过去扶她,“娘,您出来做什么,回屋子去,你身子本来又不好。

”钟氏性子本来就十分的软弱,又因嫁过来之后,没有为柳家多添香火,所以又觉得矮人一等,也正是这样,有个什么事情,总是抢着做,就是希望能让婆婆高兴些,偏巧呢,她身体又不好,所以许多事情也都只能吞声忍气的。纤细的指尖轻轻抚过柳茹淳脸上的红印,眼圈有些发泛红,咬着唇低声开口:“都是娘不好,你去玩吧。”她都快临盆了,柳茹淳怎么能让她做事情,当即只连忙将她往屋子里拉去,“娘你回去歇着,我洗就是。”同样是要临盆了,凭什么三婶就能天天好吃好喝的养着,娘却要做这做那的,难道就因为她一口气连着生了三个儿子么。

柳茹淳好歹将母亲哄回去,才往厨房去,看了看那和自己一样高的水缸,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踮起脚尖拿起葫芦舀水。到这个世界虽然已经五年了,可是她也才五岁而已,许多事情,即便自己能想得到,可却也做不到,而且也不该是她这个年纪做出来的。所以,她只能先忍着。等着在长大些,到时候就不让娘老是被欺负了。才说柳茹淳洗好了碗,外面还下着雨,她也没个去处,所以便直接回了属于自己家的那间土抷房。柳家这院子里头,正北是一间大土坯房,正中间是堂屋,左右两边有一扇小门,通往两边的厢房。

这厢房是个连进的房,分个里间和外间。左面是爷爷奶奶住着,而右面则是大伯一家住。另外院子里还有三间相连的土坯房,不过却都是独立间,而三叔家便占了两间,剩下的一间便是柳茹淳一家住。一家四口人,自然是不够住的,所以柳茹淳的父亲便从山里看来树,用一只獐子请村里的木匠做了两块木板,将中间隔开,一分为三,里间是父母亲住的,自己则与哥哥各住外面床铺大小的房间。房间虽小,进去出了一双放鞋的地方就没地儿,可是好歹也算是自己的小天地。

掀起帘子,正欲进去,却听见外面传来三婶的声音。在说柳家老三柳明荣的媳妇吴氏,说来也巧,与柳家老四柳明乔的媳妇钟氏同一个月有喜,如今也是顶着九个多月的大肚子。单间她推门进来,养的红红润润的脸庞上满是笑容,进来见到柳茹淳,不禁咯咯笑道:“淳丫头,你娘呢?”柳茹淳有些戒备的看了那张胖得连眼睛都快看不见的吴氏,“三婶有什么事吗?自从娘亲也怀孕后,两个舅舅便时常托人送些东西过来,这不昨儿,舅舅又让人捎了些红糖来给娘和水喝,三婶肯定是惦记着吧。

吴氏一面回着她的话,一面却硬是往里面挤过去,”我就是来找你娘唠唠。“柳茹淳才不相信她的话,知道娘素来老实,生怕那红糖又给她骗去,所以连忙紧跟着去,”道儿窄,三婶小心些。“钟氏本坐在床头缝补儿子的衣服,听见吴氏的声音,便将东西收拾好,站起来迎她,”三嫂,快坐。“吴氏也不客气,扫视了狭窄的屋中那仅有的一张木凳外,毫不客气的往床上坐骑,大大的屁股一下就往枕头上压下去,似乎也没有觉得自己的行为有半分的不妥,笑嘻嘻的打量着钟氏那明显比她还要小上一圈的肚子,”都快临盆了,弟妹有没有觉得有什么动静?“钟氏见她真的没有注意坐到枕头上,便也不好开口叫她起来,只是将身子像边上移了移,低头看着肚子,伸手轻轻的抚着那圆鼓鼓的肚子,脸庞上露出一抹幸福的笑容,”也就是踢踢肚子而已,没什么大动静。

“吴氏也伸手摸着自己的肚子,却是得意的笑道:”我估摸着这一胎又是个小子,整日在我肚子里跟打仗似地。“说到此处,一脸羡慕的看着钟氏:”还是你有福气,怎么生都是闺女,我啊,估计还得以后去庙里求,菩萨娘娘才肯给我一个闺女吧!“钟氏听见她的话,脸上的笑容一滞,片刻才尴尬的笑了笑,却没有说话,只是将头埋下。柳茹淳本来就不喜欢吴氏,如今又见她在向母亲炫耀,还说得自己跟苦主一般似的,心里不禁更加的厌恶她。吴氏见钟氏不说话,也不再言语,眼睛珠子反倒在屋子里转悠起来,最后落在墙角那个破旧的木柜子上,指着那小瓦罐惊喜道:”那里面放的可是红糖?“柳茹淳服了,没见过这么不要脸,这么直接的人。

钟氏虽然老实软弱,但是相处了那么多年,也知道吴氏个什么人,当即知道她打起了自己那点红糖的主意,心里不禁为难起来,那红糖可是嫂子坐月子时,嫂子娘家送给嫂子的,好不容易剩下一点,大哥送来给自己,自己都没舍得吃,就怕孩子出生后,奶水不够,到时候也能留着孩子。吴氏见钟氏不语,心里便有数了,不过她既然来了,岂会空手而归,双手捧起肚子站起身来,走到柜子前,踮起毫不客气的端下瓦罐,打开一看,高兴道:”哟,这么多啊,妹妹你能吃的完么?“一面从袖子里掏出一个竹筒子,朝那窄小的窗外看去,”弟妹你瞧这都什么天,红糖怎么能放得了,与其给融了可惜,倒不如分我一点,拿回去尝尝鲜。

“话间,只将瓦罐对着她的竹筒子,哗哗的就往里倒。这样的事情,钟氏也不是第一次碰见了,所以也只能任由她倒,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心里想着下一次要给藏好。柳茹淳气的牙痒痒,却碍于吴氏此刻身子不便,又加上吴氏性格有些无奈,她更不敢上前去与她抢,免得她在装个什么肚子疼的,到时候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而且还会连累娘亲,所以压住心中的怒火,笑嘻嘻的上前道:”三婶你身子不方便,先去坐着,我给你倒吧。“吴氏闻言,却是呵呵一笑,眼角都乐得拉到耳朵边去了,将那轻了许多的瓦罐递给柳茹淳,”得了,我也不是个贪心的人,取一点尝尝就是了,你拿罐子放好。

“说着,拿着她拿装满了红糖的竹筒,一手扶着墙根,乐哈哈的出了屋子。柳茹淳看了一眼瓦罐里剩下薄薄一层的红糖,满心的气氛,这红糖本就是富贵人家才吃得起的,若非舅娘的娘家有些殷实,怕还难以买到,这如今好不容易留了些许给娘吃,却又给这豺狼一般的三婶倒走,她心中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钟氏坐在床头,叹了一口气,”收起来吧,晚上你爹回来问起,你就说我吃的。“”娘?“柳茹淳就不爱钟氏总这么忍气吞声的,为了什么妯娌和睦,不去计较这些,可是如今可好,你不计较,人家反而越发的拿的理所当然了。

钟氏没在说话,只是拿起被吴氏坐在屁股底下的枕头往凳子上放去。柳茹淳看了一眼那枕头,不禁又有气,她虽然此刻才五岁,可是有许多规矩她却还是知道的,快要生产的妇人,到人家的屋子里去,万不能坐主人家的床头,那样对主人家也不吉利,而将屁股坐到主人家的枕头上,那主人家人丁就旺不起来。她可不相信吴氏是无意坐上去的,虽然柳茹淳也不相信,可是心里头却是有股子的气,”娘,你什么都不告诉爹,他整日的在外头,岂会知道你在家里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呢?“钟氏听见她说这话,吓了一跳,四处看了一下,连忙走过来,小心翼翼的捂住柳茹淳的小嘴儿,脸上无比的谨慎:”淳丫头,这话可不是你能说的,若是叫别人听见了,还不骂你小小年纪就开始搬弄是非,如此你以后可怎么许人家啊?“------------推荐新文【田缘之神算俏地主】http://www。

xxsy。net/info/559987。html作为一个落魄地主家的庶女,叶梨被姨娘卖过,当过傻子的童养媳,种过菜赶过车,养得了鸡烤得了鸭。总之,经过她不屑的努力,她也从小姑娘熬成地主婆了。只是,家里不能没有个男人,她也总不能把其他的几位姨娘跟嫂子嫁了吧,所以只能广开门庭,招婿上门。书生甲:“小生愿意上门,但是娘子可愿意出银子为我捐个官先?”叶梨:“没进门就开始盘算我的银子,滚~”掌柜乙:“我也可以上门,而且还可以带着我的两个小妾来帮小姐分担家事。

”叶梨:“小妾?分担家事?你也可以滚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