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自己的新文《小户嫡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自己的新文《小户嫡女之高门锦绣》http://www。xxsy。net/info/475182。html重生醒来,莫离成了小户之家的嫡长女。家有无良继母,骄纵继妹,以及面看温柔十分,实则心机重重的各位小庶妹。攀附权贵的父亲势必是要将她嫁给商家的病秧子。左右都是要嫁人,她随意,何况当寡妇也是不错滴。但是,看着那张比自己还要明媚动人的男人脸,一向沉着的莫离着急了:“相公你怎么还不死?”他不但没死,还上得朝堂下得厅堂,贪污受贿样样再行。

莫离虽然不是忠良之后,可也不是奸妄小人,我拿什么来调教你,我的狼心狗肺的相公?希望亲们收藏··阅读提意见呜呜·这已经是莫离到莫家的第三个年头了。三年前莫家的嫡长女染病,莫老爷在外出任,继母那里又故意拖延,因此便枉了性命。莫离当初穿越到她的身上之时,因不晓得那些前尘旧梦,便只谎称失忆,记不起从前的事情来了。本就是染伤寒的,当时本尊断气的时候,正是发着高烧,所以失忆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继母王氏见她又活过来了,只觉得是空欢喜一场,不过得知她不记得以前了,只认为是烧坏了脑子,心里这才欢喜起来的,很长时间都没有在来为难。

亏得那个时候莫离还以为是这个继母是好相处的,不过有道是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时而久之的,莫离也瞧清楚了,这王氏是个什么样儿的人。莫家在兖州城里,那是书香三代,出过进士,而莫老爷却只是考了个状元,因此家里出了些银子,捐了个小官,该来也是他祖上有得,现如今他已经是兖州的知州大人,算是正六品了。既然是这样的人家,所以姑娘们养的也是十分的仔细,在兖州城里那算是正经的大家闺秀了,琴棋书画样样通,上的厅堂下得厨房。

但可怜莫离这个嫡长女,因生母去的早,父亲儿女众多,无暇顾及,而那继母王氏便不给她请先生,连着普通的女红也不许她学,想是故意让她以后到了婆家上不得台面。而莫离的祖母出生低贱,原本是个丫头,只因生了莫老爷,抬成了妾,恰好那正室夫人又去的早,她就顺利成章的带着自己的儿子当起家来。因此比起莫离那个咬文嚼字,但凡都要依照规矩的媳妇,她反而更加喜欢这个后来居上的王翠华。王氏娘家是个兖州商贾,勉强识得几个大字,也正是这样,才得那莫老夫人的喜爱,两人算是有共同话语。

不过不得不说,莫离的母亲是个有先见之明的女人,好像早就料到自己去了之后,继室待女儿不好,所以早早的就先给她准备好了两个嬷嬷。庆嬷嬷如今已经是五十左右的年纪了,算得上是莫离的教养嬷嬷,做得一手好菜不说,而且那女工是无人能及的,而另外一个岚嬷嬷,比庆嬷嬷小个五岁,样貌长得十分的好看,便是如今年过不惑,依旧是风韵犹存,莫离也不晓得她到底姓个什么,只是听身边的瑛姑姑说,岚嬷嬷年轻的时候嫁过人,后来不知道怎的,跟在了莫离母亲身边伺候。

瑛姑姑是当时莫离母亲身边的丫头,容貌是算不得美貌,可是却十分的端庄,而且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只是因报答莫离的母亲,因此便为嫁人,而是一直与两位嬷嬷留在莫离的身边伺候。而岚嬷嬷因莫离以前染伤寒的那一次,王氏迟迟不给寻医,因此这便也开始学起了药理,虽然是学的有些晚了,不过伤风感冒什么的,她也是能治好。莫离对那个未曾谋过面的‘母亲’非常的敬佩,但是却对她为自己安排下的来一件事情不满意,就是跟大秦商家十四爷定下的亲事,不是莫离嫌弃这十四爷是个药罐子,而是他的家世强压自己几层,自己一个小知州的女儿,在那样的人家,怕是不好过呀。

眼下她已经及笄过了十五,商家却又迟迟不来提亲,也不晓得是做何打算。莫离心里是高兴的,巴不得他们就这么托着,一直等到那商家的十四爷去了,可是庆嬷嬷却是着急了起来,这日又忍不住的嘀咕起来,“那商家究竟是什么意思,也不说一声,总是把姑娘这般托着也不是个事儿。”青杏一面帮着莫离研墨,一面却是笑着回道:“我看着这般也是挺好的,嫡长女未曾出嫁,下面的都给压着。”青杏是莫离的贴身大丫头,做事情十分的麻利。而她这说的压着下面的,正是说王氏的女儿,莫家的二姑娘莫雪。

这莫雪与莫离算是同岁的,八岁的时候就定了亲,许给了兖州城苏家的二公子,苏家也是书香世家,那二公子又是嫡出,去年还中了举人,因此王氏是很喜欢这么亲事的,巴不得女儿赶紧嫁过去。只是就如青杏说的那般,长女未嫁,次女怎敢先嫁,这样岂不是惹人笑话。庆嬷嬷听到她这话,扑哧一笑,“这倒也是,听闻那苏家二公子屋子里已经收了三个通房,想来夫人那边是担心妾室先把庶子生在嫡子前头,因此才想着赶紧把二姑娘嫁过去吧!”“苏家是正经的人家,想来不会坏了规矩的,只怕是二姑娘念嫁吧!”青杏说着,忍不住呵呵的笑起来。

莫离也笑着摇了摇头,“瞧你个死丫头,怎说出这番不要脸皮的话,若是叫那边的人听见,看不打死你。”“这会儿夫人陪着苏家的客人呢,哪里有空儿来管咱们。”青杏不以为然道。庆嬷嬷经莫离这一提醒,才想起来道:“我看着那雪梨多是得提防着些,瞧她每天正经事不做,就那双眼睛沾着姑娘。”莫离身边本就还有三个年轻的丫头,半年前莫离病过一次,那王氏却不知道哪一日起了好心,竟然说她这里丫头太少,怕是伺候不过来,因此送了一个与她,莫离给改了名字唤雪梨,这一留便到如今。

“什么叫不做正经事,替夫人盯着咱们姑娘就她的正经事情。”房门推开,便见着岚嬷嬷进了屋子里来。众人一听,都哄笑起来,只道:“说的正是正是。”莫家的吃饭的时候,除非有什么要紧事,若不然都是一家子到饭厅去吃饭的。一家子的人,围着一张大大的八仙桌,正位上坐着的正是莫家的老夫人,而莫老爷跟着王氏各坐在一旁,王氏右边挨着过去就是连着莫离和王氏所出莫雪。然后就是其他妾室所养的三个庶女。右面则是王氏的儿子,也是莫家这一代唯一的男丁莫霖,如今才六岁,又算得是莫老爷的老来子,加上莫家又是连着三代单传,所以对他都很是宝贝,所以平日里就很是娇惯,如此反而把这莫霖养得跟个什么似的,如今都已经六岁了,吃饭还要乳娘在一边喂着,是不是的在侧过身去给一口奶。

莫离到饭厅,见着莫霖正坐在小板凳上吃奶,已经见怪不怪了。直径上去给莫老夫人请了安,又给莫老爷跟着王氏问了好,这才入了座。莫老爷这人虽然不管家里的事情,不过却十分的注重规矩,因此那莫离坐下来,便该着其他的弟妹给她招呼。吃过了晚饭,才出了厅房,转到回廊准备回自己的小树园,却叫那转角处给莫雪拦住,“莫离。”莫雪背地里从来不叫莫离姐姐,而是直呼其名,此刻看她的那脸色,着实不好。莫离倒是好耐性,一面打量着她那并不客气的表情,笑问:“二妹妹怎么了?”“我怎么了?”莫雪提高声音,“商家这么久没有来提亲,难道你真不懂是怎么回事?”“二妹妹若是晓得其中的原由,倒不妨与姐姐说说。

”莫离微微一笑,似乎根本没发现她的不善。那莫雪鄙夷的打量了她一眼,“你大字不识一个,女红又不会,这样的姑娘,谁家愿意要,若非我看在父亲的份上,怕是早来退婚了,如今人家给你留着脸面,让你自己主动退婚,你却还托着人家的十四爷,真当自己是个什么了。”她的话音才落,那庆嬷嬷便冷脸瞧过去,“夫人平日里都是这么教养二姑娘的么,嫡姐的婚姻大事什么时候也轮到你来指指点点,你的眼里究竟有没有老爷跟着夫人?”庆嬷嬷素来是在外是个很严厉的角色,所以此刻听到她的话,莫雪不禁有些没了气场,只是转念又想到今日娘亲的话,若是莫离还不赶紧出嫁,那她也不好先出嫁了,免得惹人笑话。

可是那苏家二公子屋子里的几个通房,若是自己不早些嫁过去,如何惩治她们。再者若是他们真的像是娘说的那般先怀上了,那自己以后可怎么办才好。因此不禁朝那庆嬷嬷瞪过去,“你只不过是一个奴才,却敢跟着我一个姑娘如此说话,哪里又懂得半分的规矩。”说着,将下巴往上抬了抬。莫离闻言,也不恼,只是和颜悦色的提醒道:“二妹妹,庆嬷嬷是咱们家正经的教养嬷嬷,官府那里拿了碟的,你对她如此出言不逊,那便是对官府的不尊。”莫离唤那王氏,一直都是夫人。

在大秦,正经的教养嬷嬷都会在官府立下户头,然后经过层层考研,才能成为拿到碟。而在莫家,就庆嬷嬷一个拿了碟的。果然,听到她的这话,莫雪的气焰就下了去,却不低头,恨恨的朝着莫离不甘心的瞪了一下,这才愤愤的转身走了。见着她远了,那庆嬷嬷忍不住小声责骂道:“果真是个思嫁的,这么恨不得立马去苏家。”“好了,嬷嬷别恼了。”莫离呵呵一笑,劝说着庆嬷嬷一起回了小树园。,求求一切能求的·····除了男人孩子···收藏收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