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九)强强篇结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黑色竹楼的背后的空地上,站满了黑色,大家都在争先恐后的要求上场。“哥哥,让我上吧!”和麦麦比游泳的小鬼期盼的看着黑色领队,本来因为年龄不足而不能上场的他,现在却抓住这样一个机会,绝对不要放过。领队低着头沉思着,丝毫没有考虑弟弟的要求,年龄倒不是问题,最重要的是比赛的胜率……到底让谁补上空位呢?虽然年龄较长,可是面对如此重大的比赛,心里也难免紧张,而且这也是自己最后的一场比赛了,自己这么多年的辛苦努力,真的不想白费啊……到底要选谁呢?!就在大家吵闹着互相争执的时候,忽然传来一个闲闲的声音,“我来报恩了。

”大家都奇怪的转头望去,看谁在这个时候说了句这么不搭边的话,结果发现是强带来的两个外地人,开口的正是木。领队也转头看过来,眼睛里闪过一丝惊讶,他们……“报恩就不需要了,因为我们可不是在玩水上游戏。”领队想都没想就回绝了木的要求,开什么玩笑,又不是选美比赛,要这两个花瓶做什么?==一帮人也不感兴趣的转回头去,继续他们的讨论,这些外地人凑什么热闹啊。龙也没有不高兴,而是看着领队轻松的说着,“放心,我们会玩的很认真的。

”竟然真的当这场比赛是游戏。这句话显然马上引起了大家的公愤。“外地人,你懂什么啊?!这场比赛有多重要你知道吗?去去去,别来添乱了。”“瘦成一条杆似的,还讲大话。”“漂亮的脸去贴人家的脚板,也太可惜了吧,哈哈。”不知死活的开着龙和木的玩笑。龙和木还是没有生气,有很多时候,和人辩解是多余的。而此刻黑色领队却是严肃的看着龙,感受到他身上的气势,这样白净斯文的年轻人竟然有着让人压抑的气势,岛上的少年还太嫩感觉不到,但自己分明能体会。

看来他们两个表里不一的可能性很大。“元,川,你们两个去和他们……”领队忽然想不出该用什么词来表达自己的意思,让他们去和龙们切磋一下,或者直接点,就是想让他们打一场试试,真难表达呢。不过大家还都是这方面的聪明人,被点名的两个一听到命令,马上走出人群,一脸兴奋,领队这个时候让他们去教训这两个外地人,一定是准备让他们上场了!所有人都笑了,也该给这两个不懂事的外地人一些教训了。龙忽然歪了下脑袋,对木说,“啊,忘记带手套下来了。

”木笑了,“那就让我来解决吧。”……………………………………因为是最后的对决,所以大会让选手们充分准备,半个小时以后广播里才再次响男声,“两轮预选已经结束,‘金舟游龙’赛正式开始,请参赛的船只到指定的赛区集中,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无关船只即时离开。”原来现在才是真正的“金舟游龙”赛。最后进入决赛的有七支船队,黑,灰,白,蓝,红,金,紫。黑色岛屿本是‘金舟游龙’赛的发源地,也是历年来夺得冠军最多的岛屿,但近十年,各岛实力渐近,竞争十分激烈,黑色大有没落之势;灰色岛屿一直秉承着对对手绝不手软的态度,每回比赛被他们打成重伤的选手数不胜数,名声狼籍,很多队伍都害怕与之交手;白色岛屿是近两届的冠军,近年来十分重视对水上人才的培养,是新势力的代表;其余几个队伍也是近些年来新冒出头的强队,每次几乎都能打进决赛。

总的来说一句话,竞争激烈。“他们动作好慢哦,比赛都要开始了,他们去哪里上厕所了啊?”麦嘀咕着。小灰眼尖的在黑色堆里发现了他们,不禁摇摇头笑了,“动作一点都不慢啊。”下一秒,麦的注意力就被江面上的两只快艇吸引过去了,只见两只快艇上的人把两条串着很多球的粗绳扔到了水上,一大堆的球漂浮在水面上,接着两只快艇分别拉起各自的绳子一端,快速的开了出去,一时水花四溅。当估计开到100米远处停了下来,那里固定着一块大竹筏,而竹筏上还插着一面十分巨大的金色旗帜,如果视力好的人还可以发现,那旗帜上是条龙的图案。

这时快艇上下来两个人,把各自带过去的粗绳绑在了大竹筏的两边,和那边遥相呼应的是,起点处的人也把水面上两条绳子的另一端固定好。这样一来,就形成了一个尖三角的比赛区域,一开始还是7艘船并排的宽度,但越往前,区域就越小,当到了终点时,就只剩下一条船的位置了,意思很明白,就是在这段水路上分胜负。比赛进入最后时刻了,各队的选手已经上了事先准备好的船上。一样式样的小船,船身的颜色已经代表了各自的队伍,彼此船的间距都很小,几乎是一步就能跨到别人船上,不过这也是比赛的一部分。

从前面的比赛就可以知道,水上竞争赛没有多余的规矩,只要打败别人,取的胜利就可以了。黑色两边是灰色和蓝色。领队站在船头,强在船尾,而龙和木都在倒数二,三位上,此时三个人正在聊天。强似乎早就习惯了这些家伙不按理出牌,所以对他们两个的突然加入并没有太多的惊讶,他只是说了一句话,“我是一定要赢的,你们不要拖我的后退。”木翻了个白眼,有种好心没好报的感觉,“喂,赢了这场比赛,我们小时候的事就一笔勾销啊,我不欠你了。”龙回过头来,面无表情的说,“我只是还你奶奶招待的人情罢了。

”说完又回过头去,继续检查他的衣服是否是真的全新的,虽然领队一再保证没人穿过,可是还是感觉不太好……==强别开脸,这些家伙到底明不明白这场比赛的重要性啊,好象是来坐船出游似的,真的没问题吗?虽然他们的身手自己也有些底,可是在不平稳的船面上……大家都已经就绪了,岸上也开始安静下来,期待着这场比赛的最后j□j时刻的到来。“喂,黑色乌鸦,我们打个赌吧,如果你们输给我们,就把你们竹楼上的那个长头发女人给我们,怎么样?敢不敢赌?”旁边灰色船尾的最后两个猥琐的强壮男,竟然手指着旁边的竹楼,和龙他们打起了商量。

三个人一起抬头看向他们手指的方向,是……小灰。而小灰也正看着这边,无比灿烂的对他们挥着手,阳光下漂亮的脸是容易让人注意。见他们几个没反应,另一个男人加上了自己的条件,“如果我们输了,我们竹楼上的女人随便你们挑,怎么样,很公平吧?”说着手指灰色的竹楼。几个人又看过去……呃……公平个P!灰色竹楼上的女生个个像被大象的脚踩过似的,简直惨无人睹……亏这些人能想的出这样的筹码……==“那,你们不开口,我们就当你们答应了啊,嘿。

”男人仿佛当自己们已经赢定了似的,口无遮拦的继续说着,“看那女的皮肤,摸起来一定很滑,超赞的,哈。”“是啊,我都等不及比赛开始了!”灰色一船的人都放浪的笑起来,好象在提前庆祝比赛的胜利。完全没有注意到旁边阴沉的气氛。“比赛正式开始。”随着广播里男人尾音的结束,平静的水面上瞬间炸开了,岸上的人再也按耐不住兴奋,开始大声的为自己的队伍加油,而各岛不同的鼓声也响起了,一时间,感觉天都快被吵穿了。不过这样的气氛,也让选手们热血沸腾起来。

不过,突发的情况让人措手不及。在开始的一刹那,龙和木就同时出脚,一人一个,将刚才那两个讨论小灰的恶心男踢飞了,因为船都挨的很近,所以两个人并没有落水,而是直接飞到旁边的船上去,压倒一片人……虽然比赛的激烈性大家早有心理准备,可是开始一秒后,就马上发生这种情况,还是让人太惊讶了。于是比赛一开始,所有的目光就集中到了灰色这边,特别是起脚的那两个男人……很强的感觉。虽然旁边的队伍也都楞了一下,但是随即也行动起来,开始向最近的队伍进攻。

因为船靠的近,不容易落水,所以此刻的强复活了,他第一个目标就是——上一轮痛扁他的人。而那个不自觉的家伙还以为上一轮输给强是因为一时大意,所以竟然也在找强。强跳上了旁边灰色的船,根本没有考虑对方的人数,而是直接从船尾打到船头的,一拳一个,快速的行进着,待轮到那个人时,拳头几乎是没有停顿的一下就挥了过去,那个人估计还在准备动作,根本没想到强的速度这么快,就这样,抱着不甘心的怨念飞在半空中了,几秒钟后,砸在旁边船上,压了不少人,结果被那船上的人合力抬起抛向水中了,灰色果然是招人厌恶的队伍。

只花了一点时间,强一个人解决掉了灰色,另一边,因为8个人都站起来实在太挤,所以龙和木两个人选择悠闲的蹲在船尾,看着前面的黑色与白色大战,等人少一点再上吧,这样太拥挤了,很脏的……==而每个队都有三名队员在划船的,当差不多解决了邻边的船后,就开始划出起点,向前迈进了。一边划一边打。“喂,你准备搭下一班船啊?”木蹲在船尾朝还在不停扁人的强叫着,因为灰色的船已经慢慢的划出去了。强都不知道打到那只船上去了,听到木的叫声,转头一看,发现船已经划远了,马上转身踏着别人的船跳了过来。

好险,几乎赶不上……==(谁叫你打的这么爽。)回头看去,灰色竟然是今年第一支崩溃的队伍,算他们倒霉吧,碰到了强他们,估计这会儿还在纳闷呢,怎么就被灭在起点上了?冲出来的一共还有四只船,分别是黑色,白色,金色,紫色,能走到这里的,应该都是有些实力的队伍了,大家彼此都小心了一些,不敢轻举妄动了。而各个船上的人数也都不够8人了。黑色还剩5个人。每只船上只有2,3个人在划船,所有人都知道,这并不是龙舟赛,不是快就可以的,如果多派几个人划船,那几乎是给别人机会袭击自己,所以四只船速度都很慢,彼此保持着一定距离,等待时机。

不过越往前,彼此船的距离就越近,根本没有多少时间让大家喘息,四只船就被迫挤到一块了,当与彼此的距离近到伸手都可以打到时,再也没人忍下去了。最激烈的战斗开始了。“你外孙跟你一样,四肢发达的家伙。”白色竹楼上又飘来一阵讽刺,不过这次里面混了些酸酸的味道,白色老人史料未及的是,强竟然有这样的身手,真是想不到!原本以为那只是个挂名的继承人……强的外公望着那四艘船,没有说话,那个小鬼象自己吗?因为他母亲的原因,从小到大都没有好好看过他,不是没有想过应该对他好,毕竟这不是他的错,可是一看见他那张倔强的脸,就想起他母亲,心下便硬了,所以这么多年来,对自己这个唯一的外孙,实在是冷淡。

本来以为他在外地不学无术,不成材,这次叫他回来参加比赛,也只是为了挂个名,没想到……他会真的努力……强的外婆适时的侧过头看向老人。而麦和小灰也是全神贯注的在看比赛,再也没有人说一句话了。这边打的热火朝天。木跳上了紫色的船头,紫色队伍楞了一下,这个干什么?我们可是还有5个人啊,难道他准备一对五?!开什么玩笑,简直是看不起我们嘛!紫色选手沸腾了……而龙则跳上了金色的船头,手揽开被风吹乱的头发(不愿意包头巾,嫌脏--),悠闲的对一边的强说,“接下来你自己搞吧。

”黑色领队楞住了,他们两个人……太夸张了吧,竟然跳上别人的船头,以一抵众?!正楞着,却被身边的白色偷袭了,一下被打中,整个人撞在了自己的船头,白色准备乘胜追击,一下跃过来两个人,扑向领队。不过还没扑到,自己的后背就被人踢了一脚,顺势就压到了黑色领队的身上……“啊!好重!”黑色领队被当成了肉垫,顺着空隙瞪向强,这个家伙是在救自己吗?完全没顾虑到队友……==(这个人有集体意识吗?应该是向来没有吧……)强完全忽略领队的眼神,起脚便踢向另一个还站在自己船头的人,那人飞向水面,发出巨响,终于有人落水了!岸边又是一阵尖叫声……“砰”的一声,强应声跪在了船上,原来背后被人偷袭,而且竟然用的是浆!“犯规!怎么可以操家伙?!”麦的拳头狠狠的敲在栏杆上。

“这是一场没有规则的比赛,”强的外婆脸色也不好看,小吉的后背没有受伤吧?!虽然一开始就知道比赛的残酷性,但真正见到又是另一回事,那个孩子努力到让人心疼。只见强恶狠狠的转过头去,面对着偷袭者,眼光冷然到令对方后悔这一下子……不过为了比赛,对方用尽全力又把船浆挥了过来,强硬生生的用手臂挡住,所有观众的手都抽动了一下,被这种实木船浆打中手会断的!可是强丝毫没有感觉般的握住了浆,抬起左脚踢向对方,对方向后飞去,几乎是在水平面上滑翔了一段,最后才重重的落入水里。

旁边的救生船很有默契的开了过来,被强踢飞的人十有j□j是要晕过去的。而这边,黑色领队一拳过去,也把压在他身上的白色队员打落水去。紫色和金色的船再也没有跟上来……近两界的冠军白色队员,竟然震慑于强的气势,剩下的队员纷纷弃权跳进了水里,气的白色竹楼上的老人差点就掉下去了……船身刷着黑漆的小船载着剩下的三个人抵达了终点的竹筏,岸上传来欢呼声,没想到今年的比赛会这样一边倒。不过只要精彩大家也都乐意了。毕竟这样的飞人表演是往年看不到的!“你上去拿旗吧。

”黑色领队对强说。强看了一眼岸上喧闹沸腾的人群,看了一眼黑色代表队的竹楼,转头看了一眼那面金色的大旗,忽然开口说,“这是你最后一年了吧。”说完抬头看向他。这个人比自己更希望获得胜利吧。“你是继承人,我不是。”黑色领队虽然明白强的意思,但是仍旧不打算剥夺强应得的权利,要知道这一刻过后,强才能得到洗礼,他将得到前所未有的尊敬,这不是他一直想要的吗?强不耐烦的瞪着他,“你烦不烦。”说完轻轻抬了一下自己的手,领队这才发现,强的手已经全是血了,一定是刚才被浆打的,这么严重竟然没有吭一声,他的身体真是肉做的吗?(大家一起点头表示同意这个问题,感觉强是贴打的。

==)黑色领队还想犹豫,强已经转身坐到船上了,而岸上的人也是呼声阵阵,急切的等待着这一刻。终于他走了过去,双手拔起了大旗,举到空中,示意一切都结束了,黑色赢了!他的梦想终于在最后一年实现了。人群的欢呼声惊天动地的压来,龙和木还有强三个人各自坐在空荡荡的小船上,飘荡在水面上,一点也不想回到岸上去……人群黑压压的真恐怖……强躺了下来,望着蓝色的天空,有种轻松的感觉,一切终于都结束了。“啊,那两个人……是……”迟钝的麦麦终于发现了,结果又被小灰敲了一下脑门。

不过,比赛总算能圆满结束了。………………………………………………下午,在得知晚上岛上会有隆重盛大的庆功会后,一行人乘着没人就溜了。看着越来越远的岛屿,大家都沉默在各自不同的心事里,短短几天时间感觉经历了很多事情,真是有‘山中一日,世上一年’的感觉了。不过还是有个人一路碎碎念。“你们竟然自己去玩,不叫我!”“为什么不参加晚上的庆功会啊?一定很热闹很好玩啊!”“我还没叫那个小鬼做事呢!”“喂,你们有没有听我说话啦!……”“喂……”浪声盖过麦麦的不满,大家都充耳不闻,反正他叫累了也会停的……这个比海鸥还吵的小鬼,精力真旺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