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楔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1章正文第1节第1章:楔子宏大庄严的教堂里,近千人都在翘首期盼着新娘的到来。【绝对权力..】这些人当中,有三分十一的人不是宾客,而是记者。为了维持秩序,光是保安就动用了五百余人。“来了来了,新娘来了!”当舒舒穿上百万婚纱,带着千万个不情愿来到教堂红地毯的时候,那张她最讨厌的脸正在红毯的那一头,摆着同样的臭脸等着。连续不断的镁光灯令舒舒极不适应,幸好有面纱比较厚实,不然她僵硬的臭脸一定会被拍到。她停在原地,怎么都不肯走进去。

被她挽着胳膊的刘子业,伸手拍了拍女儿的手,劝道,“舒舒,乖,爸知道你不愿意,但想想你妈妈吧……”他用力地拉着她走,在旁人看来,仅仅是慈祥的父亲在叮嘱要出嫁的女儿。真是一步一脚印,一步一荆棘啊,人家结婚都把红地毯形容成迈向幸福的光明大道,而她,简直就是一步一步走向地狱,她还必须走。红毯的那一头,站着英姿挺拔的新郎,他有着一米八三的模特身高,一套黑色的西装更加勾勒了他修长的身形。英气的剑眉,深邃的双眼,高挺的鼻梁,以及那性感的嘴唇,简直就是妖孽一枚。

可是可是,他确实是一枚妖孽,一枚极度惹人厌的妖孽。凌乔板着脸,定定地看着这个死去的爷爷给他找的媳妇。什么跟什么嘛,头纱要不要这么朦胧啊,又不是旧社会的红盖头,一点都看不清,真是扫兴!要不是为了凌柏集团的继承权,打死他都不会在二十九岁的黄金年龄结婚,更不会娶这个从来没见过面的刘舒小姐当老婆。他的老婆,必须艳压群芳,必须天使脸蛋,必须魔鬼身材,看看看看,前面那个是什么东西啊,穿着高跟鞋还不到他的下巴,低胸的婚纱,魂淡,胸前什么都没有,还低胸,真丢脸!正因为那块厚实的面纱,凌乔并没有认出她,其实他们两个并非素未谋面,而且还有很深的渊源。

凌乔不屑地翻起了白眼,却在目光接触到凌奶奶警告的眼神时,又乖乖地安耽了下去。他的奶奶——凌汪美玉,是他这辈子唯一一个不敢忤逆的人。刘子业拉着舒舒的手,郑重地交给凌乔,“好女婿,我的女儿以后就交给你了。”现场顿时沸腾起来,几百台摄像机相机手机齐齐对准了这对新人,镁光灯闪烁不停,都在为这对新人见证这激动人心的时刻。凌乔握住舒舒的手,感觉到她的手指一阵冰凉,他心里突然痛快了许多,哼,刘舒是吧,今天开始你将受到我凌乔的好生照顾,你慢慢接招吧。

感觉到手一紧,舒舒也用力回击,她手小,可是力道可不小。混蛋凌乔,傲慢无礼的家伙,以后你要是还跟以前一样天天传绯闻,我立刻跟你离婚!凌乔嘴角淡淡地一笑,狠狠地将舒舒的手往臂弯里一夹,故意说,“老婆,跟我走。”牧师说了一大堆话,他们也说了各自的誓词,交换了戒指之后,新郎可以亲吻新娘。可是,凌乔很不给面子地说,“老婆,你太矮了,为了我的脖子不脱臼,我们还是回去坐着亲吧。”舒舒深吸一口气,拿起手里的捧花直接往凌乔头上打去,场面一片混乱。

教堂的仪式结束之后,凌乔就不见了人影,反正已经礼成,晚宴什么的他才没嫌工夫参加。凌奶奶的目的已经达成,晚宴没了新郎照样办得妥妥当当。她命司机将新娘送回了凌乔的椿树别苑里。位于T市近郊的椿树别院是一座私人豪宅,晚上,已经卸了妆的新娘——舒舒坐在客厅沙发里看电视。她穿着一套洗得发白的卡通睡衣,将头发扎起,在脑后梳了一个包包头,还戴着一副黑框大眼睛,一副居家装扮。她不知道自己的新婚老公凌乔什么时候回来,或者是不回来,她只知道自己已经成了这座金笼里的小鸟。

因为不重视,所以她一点心思都没花,什么狗屁洞房花烛夜,混蛋凌乔休想碰我。不回来就算了,我还乐得清闲!舒舒正准备回房睡觉,大门突然打开了。她转头看去,只见凌乔喝得宁酊大醉回来,还带着一个陌生的女人。凌乔一进门就迷迷糊糊地看到了舒舒,指着她大骂,“丑八怪,矮子,你也配当我凌乔的老婆?你也不看看自己,长得什么猪样!嗝……”他打了一个饱嗝,踉跄一下,幸好身旁的女人扶着,“欧莎,你看到了吧,她根本就不如你,你就别跟我生气了啊。

”不得不承认,欧莎长得非常漂亮,精致的妆容,妙曼的身材,像极了一个电影明星。她一边扶着凌乔,一边看着舒舒,心里的防备顿时打消了。她笑了笑,只不过是一个庸俗的女生而已,我真是多虑了。她甜甜地说,“乔,你喝醉了,我扶你回房去。”说着,她熟门熟路地扶着他走上二楼。站在精心打扮的欧莎面前,舒舒跟她无疑是天壤之别。舒舒从头到尾都没有跟她比较的意思,但当下的情况是——她的丈夫,在新婚之夜,带了别的女人回来。欺人太……甚,凌乔,不带你这么欺负人的,我再不济也是你刚刚娶进门的妻子,你以为我愿意嫁给你?但我也不会过分到立刻出轨啊!你这个混蛋,说你猪狗不如简直是诋毁了猪狗。

舒舒怒气冲冲地跟了上去。房门没关,擦的,刚进去的两人正在上演脱衣秀,那个叫欧莎的女人满脸陶醉,而凌乔,喘着粗气在欧莎胸前咬啃,两人忘我地相拥着倒在了婚床上。疯了疯了,舒舒顿时炸红了眼,她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些,而今天,在她结婚的今天,突然有人在她眼前上演激情戏,这个男人还是她的新婚丈夫,她实在接受不了。舒舒捏紧了拳头冲进房间,一把抓起桌上摆放着的红酒,“凌乔,你这个混蛋!”她大喊一声,举起红酒瓶,奋力往他后脑勺砸去。

“额……”凌乔身体一僵,酥软地瘫倒在床上。酒瓶碎了,暗红色的红酒全部洒在婚床上,以及凌乔的白色衬衫上。欧莎大惊,“刘舒,你疯了……”欧莎用力将凌乔扳过身来,手上沾满了鲜红的血,“啊,乔,你怎么了,乔,乔……”“乔你个头……”舒舒拿着手里的半截酒瓶,又狠狠地砸向了欧莎,“奸夫淫妇!”欧莎应声倒在凌乔身边。周围变得安静下来,舒舒恢复了理智,她失手扔掉了手里的半截红酒瓶。天哪,我做了什么,我杀了人!亲手杀了偷欢的新婚豪门老公和狐媚小三?!-----------------------------------------------------------------------------------------------nul请牢记我们的网站残月轩小说城。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