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七十六章 历成泽(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三百七十六章历成泽(四)看着阿忆一天天大起来的肚子,我竟然有种莫名的满足感,特别是每天回家扶着她在院子里散步,或者蹲在她身边跟未出世的宝宝说说话。只是随着时间,阿忆的肚子越来越大,大的有些不正常,她却不愿意去检查。其实我是知道原因的,阿忆最大的心愿就是能看着宝宝出生,可她不知道自己的失明是先天的还是车祸造成了,好在除了肚子大别的都一切正常、转眼,离宝宝出生的时间已经不到一个星期了,每天下班我都会陪阿忆在院子里走走,陪她或者宝宝说说话。

然而更多时候阿忆都喜欢一个人坐在院子里静静地抚摸着肚子,望着天空,我知道她又在想自己到底是谁,想宝宝的父亲是谁。这几个月,我陪阿忆去回忆她的曾经,试着帮她引导,刚开始还好,时间一久她就开始头疼,甚至疼得满头大汗。我心疼她为了想起自己而折磨自己,我劝她不要再逼自己去想过去,告诉她,这或许是老天对她的安排。我承认,我这么做是为了自己,为了不让阿忆想起以前,为了能把她一直留在自己身边。父亲说过,幸福,爱情不是等待就可以得到的,而我这么做只不过是为了留住自己好不容易等到的爱情跟幸福。

宝宝出生前阿忆突然恢复了光明,这对她来说无疑是一个好消息,她最大的心愿就是看到自己宝宝出生。而我也是激动万分,因为我终于出现在阿忆眼睛里,我终于看到阿忆的阳光跟我想象的一样,闪耀着着异样的光芒。进手术室那天我陪在阿忆身边,看着她生产的全部过程,心疼她撕心裂肺的叫喊,心疼却又庆幸自己能够参与这样的过程,“阿忆,再忍忍,很快就好了。”我紧紧握着她的手,她的指甲抓烂我的手我也不觉得疼。阿忆吃力地点头,正要说什么,想说的话却在张口时化成了一声撕心裂肺的喊叫。

三个小时后,随着两声清脆的啼哭声,宝宝出世了,只是没想到会是一对双胞胎女儿,我给她们取了名字。姐姐是小忆,妹妹是小念。出院后阿忆依旧住在家里,最开心的莫过于母亲,当天小忆小念出生就跑到商场买了一大堆婴儿用品,回家后更是将照顾婴儿的照顾工作全部亲力亲为,连妹妹都忍不住开玩笑说母亲偏心。母亲说,“我什么时候偏心了?小忆小念是我的孙女,照顾她们理所当然。你家小宝不也有他祖母心疼么?”妹妹瘪嘴,拉着阿忆,“阿忆看到没,我妈可是把小忆小念当自己的亲孙子,我看啊,你就干脆嫁我哥给我们历家做儿媳妇好了。

免得我妈一天到晚担心我哥没人要。你看我妈为了担心自己唯一的宝贝儿子没人要,头发都白了多少,所以啊,你就答应吧。”阿忆沉默地看着怀里的小忆。沉默的眼神让人心疼,我却不愿意去阻止。我也希望阿忆能做我们历家媳妇,希望她能成为我们家的一员。看到一言不发的阿忆,向来少话的父亲也开了口说,“阿忆,不要觉得有负担,如果你不愿意做我们历家的媳妇我们也不会面前你。如果你是担心小忆跟小念,我可以告诉你,不管将来你和成泽在一起是不是会有自己的孩子,小忆跟小念都是我历家最疼爱的孙女,我们绝不会因为有了自己的孙子就对小忆小念厚此薄彼。

”妹妹见势,扯了扯我袖子说,“哥,你还呆着干嘛,爸都开口了你这当事人是不是也该说句话,还是你不希望阿忆留下。”我当然希望阿忆留下,可我舍不得看到她为难地样子,更不希望她的留下是为了报恩。我看着阿忆一会儿,正要说话,阿忆却先开了口,说,“伯父伯母,我感激你们一直以来对我的照顾。成泽是个很好的男人,和他在一起一定会很幸福,只是……可不可以给我一点时间,有些事我还需要一点时间去好好想想清楚。”转眼四年过去了,我看着小忆小念一天天长大,阿忆一点点向我敞开心扉,我真的很开心,觉得自己的离幸福越来越近了。

只要每天下班回来看着小忆小念,听到他们叫我干爹,或者看到阿忆带着小忆小念去医院看我我就特别的满足,所谓的幸福不就是有自己的爱人相伴么?这四年我也陪阿忆看心理医生,一边希望她能恢复记忆一边又希望她永远不要记得。不知道老天是不是觉得我单身太久,不管什么方法都不能让阿忆想起以前,渐渐的阿忆放弃了,相信我说的这一切都是上天安排的。那天晚上,晚饭后阿忆让我陪她出去走走,说有话跟我说。可是走了很长一段时间我们都没有说话,阿忆的沉默让我忐忑不安,却又不敢轻易开口问她。

可最后我还是忍不住问了。阿忆说,“成泽,四年前你说只要我愿意你就会娶我,会把小忆小念当自己的孩子一样疼爱,那现在呢,是不是还跟以前那样?”“什么?”我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我真的是欢呼雀跃,“阿忆,你的意思是你终于肯答应嫁给我,做我的妻子了吗?”阿忆点点头,说,“如果你不介意我没有过去,不介意小忆小念不是你的女儿,只要你将来不会后悔,我们结婚吧。”我惊喜地看着阿忆,激动地捧着她的脸,语无伦次的说,“我怎么会介意,你知道这一天我等了多久吗,还好我终于等到了。

阿忆,相信我,我会尽自己最大努力给你幸福,让你成为幸福的女人,让小忆小念成为最幸福的小孩。”我憧憬着自己即将开始的幸福,只是我不知道老天为什么要这样子跟我开玩笑。在我跟阿忆拍完婚纱照,定好教堂,请好宾客时,阿忆想起了曾经的一切,想起了自己是谁,想起了小忆小念的父亲是谁,只是不愿意伤害我而迟迟不肯告诉我她恢复了记忆。“我的傻姑娘,为什么不告诉我呢?”我捧着阿忆泪流满面的脸,轻声说,“你该告诉我知道才对,为什么要隐瞒呢?如果我没有发现你打算隐瞒我多久,一辈子吗?你怎么这么傻,你忘了自己一直希望恢复记忆吗?阿忆,我感激你的隐瞒让我有继续做梦的权利,可如果你因为我而不幸福,我也不会安心的你知道吗?”“成泽我……”“什么都不要说,”我摇摇头,忍着心里拉扯的痛说,“你回去吧,回到你家人身边,你离开四年他们一定很想你,你也该带小忆小念回家看看她们的父亲。

不用担心我,我会过得很好。阿忆,虽然你已经不是阿忆,可我会一直记得你,所以你走了阿忆也永远不会消失。”“成泽,对不起,对不起,真的对不起……”第二天我亲自买了去北京的机票,三天后亲自将自己的爱人送上飞机。阿忆答应过我,如果小忆小念的父亲已经忘了她或者有了另外的陪伴,她会回来完成我们的婚礼,可是我知道阿忆走了就再也不会回来,我没见过那个叫莫离的男人,可看到他找阿忆的新闻,我相信即使阿忆一辈子不回去他也会等一辈子。

我没有别的奢求,只求阿忆能一生幸福。至于我,我会把阿忆藏在心里,继续寻找属于自己的阿忆,我相信我会找到。第五文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